礌石堆

  在库房楼东西两侧的长城上,游人可见到一堆堆黑黄色的石头堆。这是珍贵的历史文物——礌石堆。这是四百多年前,守卫长城的将士们准备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用来打击敌人的“武器”。靠近垛口的礌石堆,还可以在上面架设火炮,射击来犯之敌。

  说起礌石堆的来历,还有这样一段有趣的民间传说。

  据说,那是隆庆年间,金山岭长城还没修好,朝廷拨给修长城的钱财就花光了。后来朝廷有旨,向附近的百姓摊派。有一个姓钱的地方小官,因为他见钱就眼红,不管多少,怎么也得想办法搂到手,所以人们给他起个外号,叫钱红眼。说来也真凑巧,这摊派钱财的差事就落在钱红眼的身上了。他甭说有多高兴。他觉得这正是他乘机发横财的好机会。于是他不顾百姓疾苦,加倍摊派,每天带一伙衙役走村串户,催讨钱财。认要不给,就打,就罚,甚至关进监牢问罪。这样逼得黎民百姓有的倾家荡产,有的逃荒要饭,有的卖儿卖女,有的悬梁自尽,那种惨状,真叫人目不忍睹。大伙都恨透了他,可谁也没法治他。

  这一天早晨,钱红眼还没起床,一个衙役就闯进屋里禀告:“老爷,有一个白胡子老头等在门口,要求见您。”钱红眼不耐烦地说:“告诉他,不见!这么早就来找麻烦。”衙役说:“老爷,您最好还是见一见,那白胡子老头说,他有一个好主意,能使您得到很多很多金钱,只求您得到金钱以后,随便赏给他一点就行了。”钱红眼一听,眉也开了,眼也笑了,忙说:“快让他进来!”说着,赶忙从被窝子里爬起来,穿好衣服,坐在那里等着。过了不大一会儿,衙役领着白胡子老头走进屋来。钱红眼急忙说:“你快说吧!”老头说:“老爷,有一个叫张三的人,最有钱,金银财宝无计其数。您只要找到他,就有用再向黎民百姓催讨修长城的钱财了。”钱红眼一听,眼睛立刻就红了,忙问:“他在哪?”老头说:“张三怕别人抢他的金银财宝,没个准地方住。今个在这儿,明个又到那儿。不过,他从来也没出过方圆百八十里的地方。只要老爷有决心找,保准能找到他。”钱红眼说:“好,他张三就是钻进老鼠洞里,我也要把他掏出来。那时,我一定对你有重赏。”白胡子老头听罢,笑眯眯地走了。

  再说钱红眼得到这个消息以后,恨不得立即找到张三。他忙忙叨叨吃了点饭,便带领衙役们出发了。他们来到张家庄,向人一打听,庄里真有一个叫张三的。钱红眼立刻高兴起来,赶忙带着衙役们走进张三家。一问,人家不叫张三,叫张山。那个被打听的人说话咬舌,他们听错音了。钱红眼说“真倒霉,碰见这么个人”。

  他们从张山家出来,又有一个人告诉他们,离这个庄30里远的王家庄,有一个叫张三的。他们连走带跑,赶到王家庄,找到张三一问,人家不叫张三,叫张善。告诉他们那个人,说话有点侉,他们又听错音了。钱红眼很生气,把衙役们好个训。

  他们从张善家出来,又听一个人说,离王家庄80多里远的范家庄里,有一个叫张三的。跑到那一问,这个人确实叫张三,可姓的不是弓长张,而是立早章。他们又扑空了,白跑了一趟。钱红眼说:“咳!他妈的,怎么那么凑巧,这事都让咱们碰上了。”

  就这样,钱红眼带领衙役一连气跑了几十个村庄,始终也没找到张三。累得钱红眼筋疲力尽,但他钱迷心窍,找不到张三,他不死心。又带领衙役们到处找下去。

  这一天,钱红眼带领衙役们走到途中,实在太累了,就坐下来休息。就在这时,有一个人气喘吁吁地跑来,对钱红眼说:“老爷,听说你们到处找张三也找不到。这一回我亲眼见到张三了。他这会儿就在山那边金银沟里的白员外家,你们快去吧。要不,他又要换地方啦!”钱红眼一听,那高兴劲儿马上来了。他带领衙役们一口气爬过山,来到白员外家。只见院内有一人正在打扫院子,头上戴一顶出了窟窿的破帽子,身上穿着象蓑衣一样的破烂衣裳,脚上穿着一双露脚趾的破鞋。脸上积满灰尘,好象八九天没洗脸了。钱红眼问这个人:“你们这家里谁叫张三呀?”这个人说:“我就叫张三。”钱红眼有点不相信,张三那么有钱,一定是穿绸着缎的,怎么也不能是这样的打扮啊?可又一想,张三怕露富,是不会往好打扮的。常言道,清官骑瘦马,有钱不打扮。他很可能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张三。不过,这一次钱红眼接受了前几次的教训,怕再找错了张三,就问:“你姓哪个张啊?叫哪个三啊?”张三说:“我姓张灯结彩那个张,叫三座金山那个三。”钱红眼一听,这小子说话倒象是个有钱的人,肯定是要找的那个张三,就说:“张三,修长城的钱财不够用了,朝廷有旨,摊派你一千两黄金,你若立即拿出来还在罢了,如若不拿,马上把你抓起来问罪!”衙役们也狗仗人势,在一旁帮腔吓唬张三说:“快说,快说,你到底是出黄金还是进监狱?”张三一看这阵势,如大祸临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央求说:“老爷,我张三孤身一人,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全靠成天价走东家串西家,给人家打短工做零活,挣口饭吃。莫说这一千两黄金,就是一文钱,我也拿不出来呀!求大老爷开恩!”说完,趴在地上就扑通扑通磕起头来。钱红眼哪里相信,瞪着大眼珠子说:“你胡说,早有人告发金银财宝无计其数。”张三一边叩头一边说:“大老爷,我实在没有,那是有人陷害于我。不信,您打听一下三里五村的乡亲,谁不知道我张三是个穷汉子。”钱红眼见他不招供,急了,说:“你休想用花言巧语欺骗本官,衙役们,给我打!”衙役们立刻把张三摁在地上狠狠打了一顿。张三从地上站起来,一跺脚说:“有,我的金银财宝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就在我脚下的地里埋着,你们挖吧!”

  钱红眼见张三到底供认了,万分欢喜,赶忙叫衙役们用锹来挖。你说怪不,一锹挖下去,就挖出一大块金子。接着再挖,越挖越多。钱红眼一看挖出这么多金子,又多心眼了。他想,挖出来这些金子,满够修长城用的了。剩下的不能再挖了。让衙役们在这里看守,改日再挖出来运回自己家去。有了这么多金子,不用说自己这一辈子,就是下一辈,下两辈,下三辈,也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来报,蓟镇总兵官戚继光来到库房楼一带视察长城的修筑情况。钱红眼一听,更是喜上加喜。他想:“我亲自把这些金子献给戚总兵官,他一高兴,就会使自己官升三品,真是两全齐美。随后,他命令两个衙役就地看守,又命令其余的衙役抬着金子跟他去见 总兵官。”

  戚总兵一看,钱红眼送来的根本不是金子,而是一堆堆黑黄色的石块,气坏了,说:“我早就听说你是个贪官污吏,你坑害黎民百姓,逼得他们家破人亡。今天,你又用石头当金子来欺骗本官,真是罪大恶极,留你这们的害群之马有什么用?”随后,戚总兵命令随从的卫兵,把钱红眼就地斩首。百姓听到这个消息,无不拍手称快,纷纷感谢戚总兵为民除害。

  话又说回来,那白胡子老头是谁呢?是土地爷。他看到钱红眼作恶多端,无可 ,就用了这么一招制死了这个脏官。张三和报信的人也都是土地爷变的。

  再说钱红眼让衙役抬到长城上那一堆堆石头,士兵们要用来修长城。戚总兵制止说:“就放在长城上吧,将来敌人来犯,这些石头就成了我们打击敌人的武器。”

金山岭长城景区的其他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