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碑亭

     

  东南碑亭建于清雍正年间,重檐歇山顶,海水江崖石雕地面,亭内立雍正、乾隆“父子碑”,碑阳为雍正十一年(1733)《历代帝王庙碑》碑文,满汉合文,碑阴为乾隆五十年(1785)《历代帝王庙礼成述事》文,汉文。. 趺座高1.37米(宽2.06米),碑身高4.13米(宽1.92,厚0.745米),碑额高2.03米(宽2.08米,厚0.89米),通高7.53米。

  雍正帝在北京历代帝王庙修缮完工之际,前来亲祭。他的祭文后来刻立成碑,即《御制历代帝王庙碑》。此碑如今还立在大殿东南侧的碑亭里。

  他在碑文中,首先指出明朝初年,大臣们讨论祭祀礼仪时,不能准确地理解崇祀历代帝王的本质意义,于是发生一些偏差,比如崇祀的只限于创业的君主,配祀的也仅仅是少数开国元勋。

  雍正帝在位只有13年,上承康熙开创的大业,下启乾隆铸造的盛世。他认为:创业难、守业更难。为此,他巧妙地打着已故父皇康熙帝的遗愿,郑重地表示,皇考(指康熙帝)大公无私,公正地看待历史上的各位帝王和辅臣,深感以往的祭祀典制应该修订。所以康熙六十一年他颁布御旨,命大臣们实事求是地进行讨论,把结果禀告上来。然而,康熙帝未能来得及等到回禀就驾崩了。于是,朕审定大臣们讨论后提出的意见,从原崇祀帝王21人,增加到143人;配祀的功臣从原39人增加到79人。

  雍正帝谦恭地表白:康熙帝用意之深邃、立论之正确,他的高明远见是后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关于增加守业帝王功臣这件事,雍正帝引经据典地阐述了他的看法。

  他说:三代以上,象夏代启王毕恭毕敬地继承王业,象商代的太甲、太戊、武丁,周代的成王、康王、宣王,他们的事迹都为史册增添了光采。三代以下,英明睿智的皇帝或是接连而生,使德教相续,出现太平盛世;或是间隔出世,也能使治国功绩如日光重明。这都能使天下平安,提高全体国民的生活,过上安乐富庶的日子。他们精辟的言语载于翔实可信的史籍,他们制定的法则政令也是极好的规范。

  接着,他又分析道:凡是继承功业、遵守成法的君主,也许是运气和机遇各不相同,遇到的艰难、顺利也就不一样,但只要不属于道德堕落,都应该象康熙皇帝所说的对他们尊崇安抚。至于那些历代功臣,也都是山川灵气所凝聚的辅佐大臣,功在社稷,他们比之一开始就追随开国皇帝的那些杰出人物,又有哪点逊色呢?倘若明明应该享有的祭祀久久得不到的话,这种缺憾就太大了。

  雍正帝为了表达得更充分,就以舜帝为例讲了“羹墙”的典故。他说:钦佩尊崇先哲的明智,景仰企望先贤的美德,他们那种完美的德性能激励人们象舜帝思慕唐尧一般的魅力。

  相传,尧帝去世之后,舜帝三年内总是忘不了尧帝的形象。每当吃饭时总看见尧帝的影子在面前的羹汤里,坐着又能看到尧帝的身影在眼前的墙上。于是后人使用“羹墙”比喻思慕之情。

  在碑文的最后雍正帝赞扬父皇康熙帝主持厘定的祭典,公正适当,周全详细,实在是千万世无人能及的宽仁之心,又是千万世不可更改的定论。如今历代帝王庙已修茸一新,我特意来叙述事情的原委,把它镌刻在青石上,藉以昭示久远。

北京历代帝王庙景区的其他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