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国际航线安全牵动各国神经:民航如何确定路线

http://jipiao.oklx.com 2014年07月30日       

马航MH17客机失事地点,正处于乌克兰东部战乱冲突区域,动荡地区的飞行安全问题由此凸显。根据国际航空安全规则,如果民用航班受到军事冲突威胁,有关国家监管部门应划设禁飞区。各国政府应在评估空域风险方面发挥积极作用,确保国际航线安全。

  航空公司可以从批准的数条航路方案中做出选择,成本往往是最主要的考虑因素

  7月29日,国际民航组织召集全球航空公司代表举行关于冲突地区飞行安全的高级别会议。主要议题是国家自主权与国际管控之间的矛盾,以及如何采取切实措施保护飞经武装冲突地区上空的商业航班。

  民航飞机的飞行路线,究竟是怎样确定的?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代表全球200家航空公司,该协会官员阿尔伯特·钟告诉本报记者,民航飞机的航线一般是按照相关国际条约和协约所确定,而在飞行过程中主要由空中导航服务商所提供的信息来决定。在不同国家和地区会由不同的空中导航服务商来提供导航信息,这些导航服务商可能是政府部门、有政府背景的企业或者是一些私人公司。目前在欧洲共有37家空中导航服务提供商,向欧洲空域内每年多达1000万架次的航班提供导航服务。

  事实上,对于航空公司而言,始终存在着一个最优航路的选择问题。根据规定,航空公司飞机的每条航线都必须在规定的航路中飞行,有时候同一条航线可以有多条航路供选择。航空公司可以从政府空管部门批准的数条航路方案中做出选择,选择的依据包括飞行成本、当日天气、地形等因素,从中计算出最少飞行时间的最优航路,供飞行员参考选择。

  有着近40年驾驶民航飞机经验的航空咨询专家史蒂夫·阿布都机长告诉本报记者,在实际操作中,成本往往是最终选择飞哪一条航路的主要因素,“当天气和地形都不是问题的时候,航空公司总是尽可能选择两地之间的直线飞行航路,因为这对所有人都有利。”

  阿布都告诉本报记者:“一般在某条航线上飞行的航班,会对所有该航线上的空管部门和导航服务商发出预先通告,只要他们没有和其他飞机发生冲突,一般请求都会被批准。”

  如果遇到紧急情况,飞行员需要向区域空中管制部门报告,获准后方可更改航线

  马航MH17空难事故发生后,乌克兰空管机构于7月18日早间宣布关闭了乌克兰东部领空,马航也在同日的声明中称,旗下所有欧洲航班将改变常规航线,飞行替代航线。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除马航外,至少有7家亚太航空公司,以及包括德国汉莎航空和法国航空在内的欧洲航空公司,均宣布避飞乌克兰东部空域。

  此类更改航线的举动对航空公司来说并不简单。经由乌克兰东部是东南亚国家往返欧洲最便捷的航路通道,而任何大规模的航线调整都势必加重航空公司本来就已高昂的燃油成本。

  “当飞机经过某些受限制空域时,导航服务商会向飞行员发送按照国际民航组织统一规定的‘航行通告’,通知飞行员该受限空域的地理界线、高度和时间,这其中也包括了有可能遭遇袭击的军事冲突区上空,而飞行员会根据导航服务商提供的这些信息来决定其飞行航路。”钟告诉记者。

  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航空安全研究所所长舒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因战乱等紧急情况需要调整航线时,飞行员需要向区域空中管制部门报告,在获准后方可改变航线。

  相关各方须采取积极有效措施,确保遭受冲突影响空域内民用航空器的运行安全

  值得关注的是,亚欧之间一些客运量较大的航线,会经过中东的动荡地区,比如伊拉克或叙利亚。那么,究竟谁该负起航线安全的责任?

  “一般某国政府划设的禁飞区都会在世界范围内公布,航空公司都会清楚禁飞区的位置,不会进入禁飞区。对于限制飞入特定高度的限飞区,虽然不禁止民用航空器飞入,但航空公司会进行安全风险评估,一般不会飞入。”舒平说道。

  欧洲航空安全组织官员埃文斯·吉拉告诉本报记者,在马航MH17空难事发前,每天有200多个航班穿越该地区上空,即使是在马航MH17坠毁的同时,也至少有新加坡航空和维珍航空的两个航班,在距其不到25公里的半径内飞行。

  在马航MH17空难发生后,国际民航组织向191个成员国和地区发布了一份声明,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就战区上空的潜在飞行危险及时向航空公司发出警告,确保遭受冲突影响的空域内民用航空器的安全。


  总部位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国际民航组织,是全球范围内航行通告信息的交流中枢。根据该组织所设立的国际航空安全规则,如果民用航班受到军事冲突威胁,有关国家的监管部门应划设禁飞区,但各国政府保留自主进行安全分析并决定何时采取行动的权利。

  国际民航组织强调,各国所承担的义务,不应当与国际民航组织获悉对民用航空运行存在潜在危险时,随时发送的安全信息混淆。同时,如果运营航班决定绕飞遭受冲突影响的某空域时,有关当局有必要考虑和缓解因此带来的安全风险,以及对其他区域航路可能造成的影响。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总干事汤彦麟在近期发表的声明中称,各国政府应在评估空域风险方面发挥积极作用。“我们要竭尽全力确保悲剧不会重演,政府应当主动承担起评估飞行领空安全状况的责任,而航空业亦会通过国际民航组织全力支持各国政府。我们认为,乘飞机出行仍然是安全的,全球航空运输业人士都将努力使其变得更安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