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民航局重拳整顿航班延误

http://jipiao.oklx.com 2013年08月02日       
航班延误成为中国航空业顽疾,为了提高航班起飞频次,增强空管管控协调能力,减少人为造成的航班延误,民航局提出“不限起飞”的举措。这意味着八大繁忙机场,除了天气和军方活动以外,不再受对方机场管制影响而推迟起飞。这一举措能否缓解航班延误?

  民航局重拳整顿航班延误


  航空公司称晚点原因自身仅占两成


  分析人士表示,民用空域资源不足、空域拥堵是造成中国民航航班正常率难以保证的基本问题。解决航班延误、缓解空域拥堵问题,空域改革已是时不我待


  ■本报记者 胡仁芳


  你尝试过在密闭的机舱里等待长达七、八个小时的痛苦吗?对于多数旅客来说,只要你有经常乘坐飞机出行的需要,都会遇到在机舱里呆上多个小时等待飞机起飞的情况。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情况正在向着一个有增无减的趋势发展,因流量管控,旅客在机舱里呆的时间越来越长,飞机晚点旅客在候机室里闹事的情况随之也越来越多。这个问题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


  近日,有媒体报道,今后,北京首都机场、上海虹桥、上海浦东、广州白云、深圳宝安、成都双流、西安咸阳、昆明长水等八大机场将不受流量控制,不限航班,不限起飞时间。目前,上述八大机场已执行除天气和军方活动外,不限起飞的举措。


  “不限起飞确实可以提高航班正点率,却同样不能避免飞机不得已需要在空中盘旋,旅客由地面等待变为空中等待。”有不愿具名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解决航班延误、缓解空域拥堵问题,空域改革是关键。


  而在整个无休止的航班延误中,不管责任在谁,航空公司都是首当其冲被旅客“埋怨”的对象。“其实,机组人员同样不知道飞机什么时候能够起飞,只是在等塔台的答复,塔台说是流量管控继续等待,我们就告知旅客同样的原因。飞机延误,航空公司的压力也很大。”有不愿具名一家国有航空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可以说,航班延误已经让很多人深恶痛绝。上述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坦言,航班延误问题,牵扯到空管、航空公司、机场运行的每个环节,真正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各方共同努力。


  不限起飞治标不治本


  在候机室里等待时,工作人员通过广播形式告知飞机即将晚点,用的最多的原因莫过于流量控制。所谓流量控制,是指相关工作人员根据航路和机场的地形、天气、通讯导航等条件,以及管制间隔规定,对某条航路、某个机场同一时间内所容纳的飞机架数进行必要的限制。


  更为关键的是,我国近几年的平均航班正常率逐年下降。根据民航局公布的《2012年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2012年我国平均航班正常率为74.83%,低于2011年的77.2%,是我国近五年来的最低水平。


  航班延误已经成为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近日,八大机场已执行的不限起飞举措也是基于延误这个问题。所谓航班不限起飞,是指按照航班原定起飞时间,实现在旅客登机后第一时间放行起飞,不用像以前一样在地面等待。据悉,上述八大机场的航班起降量约占全国的50%,民航空管局正在跟踪不限起飞的试行效果。


  “不限起飞可以降低人为原因对航班正点起降的影响,提高航班正点率。关闭舱门后,旅客在飞机上长时间等待的现象也会减少。”上述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告诉记者,不过,带来的新问题也不容忽视。原来飞机是在地面等着,不能起飞,现在这个措施实施后,必然会出现的问题是可以准点起飞,但准点降落就成了问题。你先在上面别下来,空中滞留的时间多了。


  记者了解到,以虹桥机场为例,一个小时内高峰期时会有几十架飞机出港,即便有两条跑道,由于间距问题,也不能同时起降,空中盘旋和排队就不可避免了。“如果说今后飞机地面等待时间减少,空中等待时间加长,对于航空公司来说,增加的不仅仅是燃油费用的成本,环境问题以及安全问题都会出现。”上述国内一家国有航空公司内部人士表示。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比如,飞机从上海飞北京,大约需要一小时五十分钟,不到两个小时,这一飞行路程的耗油量航空公司是可以精准算出来的。如果考虑到因为多种因素降不下来,机组就会选择一个备降场,可以选择在石家庄或青岛,还需要准备备份油。这些都会增加航空公司的成本。


  针对同样的问题,另外一家不愿具名航空公司人士补充道,“正常的航班加油,飞几个小时就加几个小时,若考虑到无法降落的情况,就得需要之前考虑备降场、油量的问题,并提前安排。但是,很多时候你也并不知道需要在空中盘旋多久,这样安全性也会有一些问题”。


  不限起飞措施实施后,各家航空公司陆续收到提示信息,八大机场除了特殊情况外,地面不再出现放行流控,航班可按时离港,但机组需多带燃油,以防空中流控等待,避免因燃油不足返航备降。


  上述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坦言,航班延误的问题,无论是社会,还是旅客、航空公司、媒体都高度重视,这是一个好事。相关部门也很重视,也在出台一些措施。但是,空域管制的问题不解决,类似不限起飞等措施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航空公司很受伤


  不得不说,在航班延误这个问题上,虽然对外公布的多数原因为流量管控,但是旅客首要抱怨的便是航空公司。再加上,民航局相关数据的佐证更使得航空公司成为众矢之的。根据民航局公布的《2012年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2年造成航班延误的原因当中,38.5%为航空公司自身原因,25.0%为流量控制原因,21.6%为天气原因,剩余14.9%为其他原因。


  “从我们航空公司角度来说,我们非常希望航班正点,不延误,这样就可以减轻我们很多方面的压力。航班延误使得我们各个保障体系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我经常接到旅客的电话,关于这样那样的投诉。其实,旅客和我们的利益诉求都是一样的。”上述国有航空公司内部人士如是表示。


  据他介绍,如果旅客都等在候机楼里,不上飞机,舱门没有关闭,在航班不能确定起飞时间、是否有流量控制之时,机组是没有办法向塔台申请起飞的。若飞机已经具备起飞条件,舱门关闭,油加好了,即使机长知道有流控,飞机不能按时起飞,但只要有放行的,就可以向塔台申请起飞,进入到排队阶段。


  “当机长不清楚什么时候会得到起飞通知,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做好让飞机尽快起飞的基本保障前提。至于到底什么时间能够起飞,旅客着急,机组同样也想知道。很多情况下,机组也是不知道的,只是随时进入到一个待命的状态。旅客只能问乘务员,乘务员只能问机长,机长只能不间断地问塔台,塔台答复‘等着吧’,飞机就只能继续等待。大家都不清楚,只能等,机组人员也一样。”上述人士说。


  当记者告知上述另外一家航空公司人员,航空公司占据航班延误原因近40%的比例时,他有些激动,“把这么大的原因比例归咎于航空公司是不正常的,这个我们大家都有体会,准点上飞机,关闭舱门,但是由于流量控制、军事演习、排队等原因,飞机就是不能起飞。从这里都可以预估出,起码有一半的原因是由于空域管制等因素造成的,与航空公司有关的顶多占据20%”。


  航班延误谁之过


  近期,因为航班延误,旅客与乘务员发生的冲突不断。与此同时,一张厦航两名乘务人员摆着糕点水果跪拜“正点”二字的图片,在网络上流传着。“其实,她们同样不希望延误,延误会造成她们的飞行时间超时。民航局对乘务员飞行时间有严格要求,本来正点的话,只要飞完这个航班,乘务员就可以去休息,但如果延误了两个小时,超过了规定的飞行时间,民航局是会对其进行处罚的。乘务员也很无奈,她们在地面的时间是不计入工资的,这样飞机晚点也会影响到她们的收入。”上述航空公司人士说。


  一般情况下,旅客只能问空乘或地面工作人员,认为他们就是负责人,实际上我们知道空乘是属于航空公司的,地面工作人员属于航空公司或机场,不属于空管,不可能了解航班起飞信息的。“乘务员只能去问乘务长,乘务长去问机长,机长只能听从塔台的指挥,塔台给的答复是流量控制,乘务员也只能向乘客转达同样的内容,也不可能去告知乘客有什么空军演习、领导通过等原因。”


  到底,航班延误该怨谁?根源在哪里?上述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直言,谁都知道这个问题的根源在哪里,就是空域划分问题。民用空域资源不足、空域拥堵是造成中国民航航班正常率难以保证的基本问题。解决航班延误、缓解空域拥堵问题,空域改革是必须的。


  解决延误需各方共同发力


  航班延误,延误期间对旅客的服务不给力,已经成为了这个行业的共性。


  “在等待期间,乘务员确实无法提供更好的服务。”上述国有航空公司内部人员表示,乘务员也不知道什么时间可以起飞,只能随时进入到一个待命的状态。假如十二点机舱门关闭,塔台告知暂时没有确定的起飞时间,可能需要等二十分钟或一个小时。所以,时间不清楚,即使是在用餐时间,乘务员也无法给顾客提供服务,因为极有可能在送餐的过程中,就接到起飞指令。那时收起餐具就没时间了,所以这就造成乘务员很难在不清楚的情况下给旅客提供服务。


  随着各个航空公司规模越来越大,飞机越来越多,而相应的机场和空域的配套设施赶不上,机场建设、机场跑道的建设赶不上,长此以往,发生航班延误的情况势必会越来越多。


  “现在民航局、航空公司、旅客,整个社会都在关注这个事情,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要解决航班延误,这个问题牵扯到空管、航空公司、机场运行的每个环节。解决航班延误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需要各方都要配合,共同努力。航空公司可以在运力编排,保障服务流程方面做的更好一些。同时,很多航班都是由机场保障的,空中管制管理效率有待进一步提高等等。最关键的还是要提高空域开放比例。”上述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坦言。


  硬件方面改善的同时,在上述航空公司人员看来,软件同样不可忽视。“以前,坐飞机出行相对属于比较昂贵的出行方式,现在票价越来越便宜,坐飞机出行的人越来越多,人员素质相对参差不齐。现在很多人只要一延误,就开始发脾气。而航空公司一直以来比较强调服务。”他建议“民航局可以建立一个黑名单制度,加强软件方面的制度建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