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吞吐量低落 重庆“四小”机场如何走下去?

http://jipiao.oklx.com 2012年05月08日       
  今年2月,中国民用航空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简称“民航局”)局长李家祥在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十二五”期间,我国民航业将新建机场45个,新增飞机1900多架,总投资达1.5万亿元人民币,和“十一五”期间相比,增幅达到50%。  今年3月1日,重庆市巫山神女峰机场建设项目,在国务院获批。同时,按照重庆市“十二五”规划纲要,“十二五”期间,重庆市的机场建设,除了新开工并建成江北机场第三跑道、东航站区,还将建成巫山机场,完成万州机场的改扩建,并推动武隆等支线机场前期准备工作。  但去年底,来自相关部门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全国100多个已建成的支线机场一直呈现亏损状态,包括重庆市已建成的2个支线机场。  与此同时,国内支线机场的数量却不断增加。  在重庆市机场“一大四小”(“一大”即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四小”即万州、黔江、巫山、武隆四个支线机场)的布局中,“四小”要如何走下去?艰难起飞  1990年,修建了5年的重庆江北国际机场(简称“重庆机场”),在这年冬天闪亮登场。得益于这个当时在国内条件一路领先的空中平台,重庆的市民能“飞”出去了,外地的旅客能“飞”进来了。  趁着这股东风,修建黔江舟白支线机场提上了议事日程,并在1993年获得了国务院、中央军委的批复。“这是重庆修得最曲折的一个支线机场,前前后后花了整整17年。”重庆市发改委一位相关负责人感叹。尽管得到了批复,这个项目却因为诸多原因,长期搁浅。  2003年12月,黔江舟白机场(简称“黔江机场”)重新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  而同年,位于重庆市万州的支线机场如“后起之秀”般,早已在当年上半年开始试运行。  两年后,黔江舟白机场总算等来了“春天”———总投资5.08亿元的该机场,在距黔江主城区仅3公里的舟白镇动工,去年3月完工。  这是一个建设规模为4C级民用支线机场,跑道长2400米,能够满足波音737、空中客车A320等主要机型的起降。  去年7月的一个傍晚,一架空中客车A320飞机飞行了40分钟之后,降落在黔江舟白机场。  事实上,这天只是机场通航前的首次试飞,但机场周围却站满了当地群众。“机场修了这么久,第一回看到飞机在黔江降落。”住在黔江新华东路的刘源一手抱着长焦镜头,一手拿着手机,兴奋地在黔江舟白机场外拍照。喻贵荣则是专程坐摩托车从黔江城区来看这个新机场。她是彭水人,本来是来黔江培训的,但听说今天有飞机要飞来这个新建成的机场,便兴冲冲地奔来,“以后航线开通了,我要坐飞机去主城耍一圈。”  4个月后,黔江舟白机场正式通航,当地居民期盼了17年的空中之梦,终于真切地变为了现实。按照规划,该机场建成初期,会以旅游支线机场为定位,面向武陵山区和渝东南地区,并辐射湖南、湖北等地,和江北机场、万州机场一起,搭起重庆的骨架航线。  黔江、巫山、武隆,这些区县的“荷包”并不鼓,然而为何要掷下重金在这里修建机场?  简单来说,“修3公里的高速公路可能只通达一个村,但是修3公里的跑道,能够通向全世界。”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这样来形容支线机场为当地带来的影响。  “从全国的支线机场来看,主要分布在旅游、矿产等资源丰富的地区,而支线机场的布局,正是为了促进旅游等资源的开发,实现当地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虽然巫山、奉节和巫溪都是国家级贫困县和三峡移民安置的重点地区,但这里的“宝”却不少———  巫山、奉节和巫溪三县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尤其是巫山县城半径130公里范围内,几乎涵盖了三峡及周边地区所有主要景点,使巫山成为三峡旅游带的核心腹地。”该负责人说,巫山与奉节、巫溪组成了渝东北金三角核心旅游区,外围还有长江三峡——张家界——神农架组成的大金三角旅游区。  然而,交通设施的落后让这些资源的开发受到制约。“一旦机场修建起来,来这里的游客便会增多,可以促进三峡库区旅游资源优势加速向经济优势转化,以此带动当地三峡移民就业,促进库区安稳致富。”  无独有偶,选择在武隆修建机场,同样也是希望借助国内世界自然遗产地这个旅游资源,来带动当地经济发展。  地址敲定,若机场建起来,又应当如何运营?吞吐量低落  截至目前,国内的上百个支线机场中,只有云南省的10多个支线机场在盈利。其它的支线机场要么亏损,要么直接停飞。  通航不到半年的黔江机场,去年的旅客吞吐量为1700人次,只有飞重庆主城的航线,做到这个数字,已经很不容易了。“每个支线机场通航的头几年,吞吐量总是会低落的。”重庆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说,这就好像新开了一家商店,一开始来的人以“打望”参观居多,慢慢了解了,消费习惯便培养起来了。更重要的是,“在国内,像黔江机场这种一建成便通航并且没有停飞的机场,并不多。”今年,黔江机场更是获得由国家民航局补助的7300万元的资金。  而在万州机场,2003年通航初期经历了短暂的“开门红”后,好景不长,低谷期在2006年到来。  这一年,主城至万州的高速公路通车,3小时的车程拉近了两地距离,也拉低了万州机场的旅客吞吐量,“从2005年7.3万人次,陡降到2006年6.9万人次。”该机场一位姓龚的负责人回忆。  从2007年开始,旅客吞吐量又开始缓步上升,这位负责人把这归功于机场新增的飞广州、西安、北京、昆明等近10条航线,“拉近了万州与各个旅游城市的距离,增加了万州与各地的游客、商户的往来。与此同时,三峡库区175米蓄水后,万州及三峡库区的平湖美景,也吸引了大量的外地游客来旅游。”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冬天,本应该是机场客流的淡季,然而万州机场的客流却迎来了一个小高峰,每个出港航班的客座率都达到了90%以上。  去年,该机场的旅客吞吐量突破了24万人次,“如果不算机场折旧费和银行的贷款利息,我们机场已经开始有现金流了。”  这一年,万州机场还正式启动改建工程,计划从商务机场“变身”为三峡旅游服务的重点旅游机场,并打算在2-3年内,将万州建成三峡旅游的中转站、服务中心、区域旅游集散地。  这个庞大的计划会在2015年完成,其内容包括:飞行区道路从400米延长至2800米、增加联络滑行道1条、扩建航站楼及其他办公业务用房等航空口岸基础设施,达到国家民用机场4D级和航空口岸开放标准;新增机场设备设施主要包括:导航指挥系统、测距仪台系统、气象设备系统、安检设备系统及其他配套设备等;配套建设公用工程主要包括:供排水、供电、供气系统;配套建设附属工程,主要包括:消防、环保、绿化等。  建成后,“连波音737、空客320、321等大飞机都可以在万州机场满客起降。”而该机场的全年航班量计划可达到1.5万架次以上,旅客吞吐量100万人次以上,货邮吞吐量20000吨以上。航线则会从现在的11条,扩展到全国主要经济发达城市航线,布局东北、西北等地区航线,同时还会开通万州至香港、台湾地区及日本、韩国和东南亚国家的国际航线,形成一定规模的航线网络。  谈及此,该负责人对万州机场的未来很是看好。  即使有看上去很美的数字,但仔细掐指一算,这两个机场的运营还是亏损。  然而,根据《民航机场管理条件》中的表述,机场作为公益性基础设施,不能单方面以经济效益的好坏,来评估支线机场存在的利弊。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一个支线机场成功通航后,能够改善当地的综合交通体系,促进对外开放,更方便当地百姓出行。“所以,对于支线机场来说,更看重的,其实是它的社会效益。”痛并快乐着  一边是不断增长的吞吐量,一边却是种种受困的瓶颈。  “债务,是重庆这两个支线机场最重的负担。”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解释,在机场的建设之初,由于没有实现全额资本金,导致机场建设时产生银行贷款。机场建成后,还本付息以及资产折旧等大笔费用给企业带来了较重的债务负担,“让机场在发展的道路上犹豫不前。”  中国民航大学教授李晓津表示,在机场建设中包括地面设施、消防、安保等一系列的标准,在美国、澳大利亚等支线航空非常发达的国家,支线机场的标准和干线机场就有很大的差别。目前国家的机场建设以及运营都有统一的标准,以求安全。但是统一的标准带来的问题,便是中小机场难以负担运营成本。  另一方面,人才的缺失也卡住了支线机场发展的“命脉”。“人才资源的紧缺,是其发展缓慢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解释,按照常理,一个机场在通航前,需要提前两年在民航类高校挑选部分学生去其它机场实习,既储备了人才也增加了经验,“即使这样,人还是不够用。”该负责人说,在黔江机场通航时,因为专业人才的急缺,不得不从重庆机场集团调配了大量人力到黔江机场帮忙,“直到现在都还很缺专业技术人员,如空管、通信、气象、机务、签派、安检、工程等类别。”不仅如此,机场通航了,要想正常运转,得有足够数量的航线。这就需要机场管理类的专业人才去和航空公司谈。而航线经营方面的人才,在这两个支线机场也是寥寥无几。他认为,如果想要解决这些问题,选择支线机场的管理者便非常重要。  2004年,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ichuan Airlines Co., Ltd.,简称“川航”)出手托管万州机场,采用经营权与资产所有权分离的方法经营,一年后因客观原因宣告“放手”。此后,万州机场开始对外招商,开出的合作方式有合资、合作、参股或控股等。  2008年,重庆市计划将万州五桥机场转让给重庆机场集团。然而,由于国家民航局对首都机场集团收购地方机场的做法存在不同意见,重庆机场集团收购万州机场一事宣告搁浅。  不久后,一位曾成功收购德国一机场的河南商人伸出“橄榄枝”,表示愿意参股重庆万州机场,但最后也不了了之。“现在,万州机场归万州区政府管。”机场姓龚的负责人说。  “其实最好的管理者可能是重庆机场集团。”市发改委这位相关负责人认为,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发展多年,积累了不少机场管理方面的专业人才,“能够对万州机场的发展、管理起到统筹兼顾的效用,更能成为它们可依赖可攀附的强大‘后盾’。”   (《重庆日报》原文地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