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新疆那拉提机场夏季鸟类生态及鸟撞预防研究

http://jipiao.oklx.com 2012年05月11日       
摘要:那拉提机场在每年6月至9月是鸟类活动频繁的季节,也是防止鸟击防范的重点时段。伊宁机场联合新疆农业大学对那拉提机场附近148hm2范围内3种生境4条样带调查,记录夏季鸟类共24种,分属于7目18科.古北界种占87.5%,其中北方型6种(25%),欧洲型5种(20.8%).按季节型划分留鸟14种(52.3%),夏侯鸟10种(41.7%)按鸟类的生境分布系数划分,广性分布的鸟类有蓝胸佛法僧和棕尾伯劳。通过对与鸟撞有关的夏季鸟类生态分析。提出了预防鸟撞事件发生的措施和建议。  关键词:那拉提机场;夏季鸟类;生态;鸟撞  1  自然概况  那拉提机场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以东12km处,海拔935m,占地面积148hm2 ,机场等级4C。气候属于温带大陆性半干旱气候区,但由于所处的巩乃斯河谷位于伊犁河谷东端的谷底地带,东、南、北三面皆为山脉屏障。南面除了高大的那拉特山阻挡南疆塔里木的干热气流外,塔什帕山与那拉特山之间的恰普河对巩乃斯河谷起着调节作用;北面阿吾拉山虽然低矮,但尼勒克谷地北面高大的博罗霍罗山阻挡准葛尔盆地夏季的干热气流和冬季的干冷气流,使得整个谷地都具有温暖和湿润的特色。年平均气温为8.1℃,年降水量480mm,是全疆降水量最多的地区之一。冬季积雪较深,平均20~30cm,无霜期140~180天。机场北面是一片草坡灌丛和麦田的交错带,西南和南面有居民区,东南是低山丘陵下的玉米田。由于伊犁河谷独特的地理环境使其成为新疆生物种类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也是重要的候鸟迁徙通道,出于安全考虑,将机场建在这个远离水源,生态环境相对简单的地方就很有必要了。  2  方法  2.1 生境划分和样带设置  调查时间为2010年7月,调查总面积为152hm2,根据地理状况及植被情况机场及其周围的生境类型可划分为,居民区,草坡灌丛,农田3种。设置样带时考虑到不同生境的块状分布和相互交错的特点,在机场周围设了4条穿越不同生境的样带。本次调查样带规格为1000mx50m,样带总面积为20 hm2,占调查面积的13.16%。  2.2 调查方法  沿设定的样带,以1.5-2 km/h的行走速度的观察记录样带两侧鸟的种类和数量[1].行走时配以高倍长焦相机辅助观察,结合鸟类的飞行姿势和鸣声等综合特征对具体种类进行确认,并记录数量。为了起飞降落安全,机场周围布置有拦鸟网,其中和样带重合部分鸟网上挂网的鸟类将计入种类调查表,而群落组成将各自单独计算。  2.3 计算方法  2.3.1 密度D 以个体遇见率表示.单位为只/h[2]  2.3.2 重要性值[3]  IV=相对数量成分+相对时间成分+相对空间成分  相对数量成分 = 某种鸟的个体数/数量最多的那种鸟的个体数 X 100  相对时间成分 = 某种鸟出现的调查次数/总调查次数 X 100  相对空间成分 = 某种鸟出现的样方数/总样方数 X 100。  2.3.3 分布系数[4]  ADC=(n/N+m/M) X 100%。  其中n为某种鸟出现的样带数.N为调查的总样带数CH为某种鸟;m为某种鸟出现的生境数,M为总生境类型数。  2.3.4 香农-威纳多样性指数[5]  H=-∑(Pi)(log2Pi)  其中,Pi=样本中属于第i种的个体的比例,如样本总个体数为N,第i种个体数为ni,则Pi=ni/N。  3  结果及分析  通过对那拉提机场及其附近3种生境4条样带的6次调查,共发现夏季鸟类24种,隶属于7目18科[6](表1)。  3.1 区系分析和地理分布型  鸟类的区系属性参考有关资料[7],那拉提机场所在的的伊犁谷地分布鸟类主要是古北界种类,其它动物界的种类也有渗透的情况。全北界分布的种有长耳鸮。而短趾百灵和棕斑鸠是分布于非洲大陆的旧热带界种。  由于此次调查的鸟类有20种属于古北界种(87.5%),为了更好的说明那拉提机场地区的鸟类区系,现其再分为几个地理分布型[8],分别介绍。  3.1.1 北方型  泛古北界分布种,有的种类向东跨过白令海峡进入新北界,或向南扩散到东洋界和旧热带界。那拉提机场附近分布的北方型种类很多,包括鸡形目雉科,鸻形目鹬科,雀形目的鹡鴒科和伯劳科的一些种类。北方型总计6种(25%)。  3.1.2  中亚型  繁殖区西起小亚细亚、外高加索、里海南部的伊朗、阿富汗和哈萨克斯坦等,东至中国西北地区,包括蒙古高原。由于干旱少雨,大面积的荒漠草原成了中亚地区的主要生态景观,其中多分布一些耐旱的种类。以往对伊犁谷地其它区域的调查中显示有毛腿沙鸡、巨嘴沙雀、粉红椋鸟等分布,但本次调查的区域没有发现,可能是相对周边更加温暖潮湿的气候及机场附近单一的生态结构造成的。  3.1.3欧洲型  繁殖区主要在与欧洲阔叶林动物区相关的欧洲大陆,分布区穿越欧洲大陆东至西西伯利亚,一般不到叶尼赛河流域,南抵北非、小亚细亚、高加索、咸海以及巴尔喀什湖,南部与中亚型地区有交叉。那拉提机场附近发现蓝胸佛法僧、欧夜鹰、紫翅椋鸟、红额金翅雀等。新疆为这些种类的分布的东限。 欧洲型是伊犁地区鸟类区系与其它地区相区别的重要特征,总计5种(20.8%)。  那拉提机场地区的鸟类以北方型为主,未发现泰加林种和东北型,也缺乏中亚型,欧洲阔叶林区系的鸟类向东延伸至此,且数量不少。伊犁河谷谷底的独特地理位置,以及机场周边的特殊环境使得该区域鸟类表现出以北方型和欧洲型为主的特征。  3.2  季节型  鸟类的季节型主要根据观察记录并结合有关资料[7]。调查发现的24种鸟类中留鸟14种(52.3%),夏侯鸟10种(41.7%),由于本次调查不是迁徙季节,未发现旅鸟。  3.3 与鸟撞有关的重点夏季鸟类分析  3.3.1 夏候鸟  主要有家燕、短趾百灵,它们活动范围大,数量多,飞行速度快集群性强、常在机场上空穿梭觅食。蓝胸佛法僧和戴胜虽然飞行速度并不算快,但体型较大,分布较广。特别是在四月份迁来和十月份迁走的时候,虽然本次调查不是迁徙季节,但据当地人的观察和描述五月份的时候该地区有欧夜鹰大规模集群的现象,“鸟击”风险很高。  3.3.2  本地居留鸟  主要是白鹡鸰和麻雀,虽然这些雀形目鸟类个体小飞行高度也比较低,但数量较大常出没于机场跑道上。再加上飞行速度较快的孤沙锥,“鸟击”风险依然存在。  机场围界以内,特别是升降带的草地由于无人干扰,为各种地表动物,如蚂蚁、蚯蚓、蝗虫、鼠类等提供了有利的生存环境[9],为鸟类提供了丰富的食物资源,使得机场鸟类中肉食性鸟类的种类和数量较多. 如红隼、燕隼等几种猛禽,虽然数量不多,但它们的飞行高度一般为0-200m,航程远,速度快,冲击力大。由于机场地面平坦容易发现猎物,且较少人为干扰,正是它们喜欢在机场上空盘旋觅食的原因。另外,长耳鸮等夜间觅食的猛禽,体型较大飞行高度30m左右。虽然目前那拉提机场还没有夜间航班,但为了应对未来的发展,这个问题也需要考虑。  3.5 综合防治措施及建议  环境对鸟类的吸引主要表现在栖息环境和食物条件上[10],而作用程度主要反应在食物链关系上,这为我们防止“鸟击”事故的发生提供了依据.空间异质性学说认为,空间环境越复杂,物种多样性就越大[11],那拉提机场的内部和外部环境都比较复杂,给鸟类提供了良好的栖息环境和丰富的食物资源.结合本次调查的结果,提出以下建议:  1.改善机场内外的生态环境,经常清理机场跑道旁的排水沟,杜绝一些两栖、爬行类动物的生存.消除一些肉食性鸟类的食物来源.夏季是机场内草坪生长旺盛时期,为昆虫提供了大量的食物来源和隐蔽场所,也招引了大量以这些昆虫为食的鸟类[12]。所以,定期修剪机场内的草坪对于控制机场内鸟类数量有很大的作用。  减少机场外农田的面积,减少以农作物为食的鸟类和啮齿类动物的食物来源,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或降低鸟撞事故的发生。  2.采用人工驱鸟措施,例如超声波、空气炮等也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机场内鸟的数量,但要注意使用的频率,,采用移动式驱鸟,使有限的驱鸟设备形成多点分时段的驱鸟网络,发现情况及时解决。防鸟网比较有针对性,通过本次调查,有些鸟可能对鸟网的存在表现出适应性,虽然密度很高却能很容易绕过鸟网,防撞网对它们无法起到有效控制的效果,应考虑别的措施。  3.对机场鸟类的研究要有针对性的课题提出.明确机场周围的生境特点和机场主要鸟类的分布及活动规律.定期邀请专家对机场鸟类进行动态的监测,提出有针对性、实效性的鸟害防治策略,以确定防治的重点和工作的重点。  在专家调查的基础上,建立各个机场的鸟情查询系统,根据鸟类迁徙路线建立沿线机场观测站,实行鸟类活动监视预警制度,建立规范的鸟情巡视记录表格,科学、准确地记录鸟类动态情况.提倡应用GIS地理信息系统软件动态模拟鸟类在机场上空的飞行高度、路线、方向等飞行规律,然后进行综合处理,从而为机队的飞行提供有效的参考依据.通过标识为民航航行部门提供制定有效避免鸟类飞行路线、异常集结及高度层的预警通告。  降低环境多样性,直接间接破坏鸟类生存必需的食物和栖息地,才能减少鸟类的分布种类,降低种群数量,让机场的空域安全更有保障。  参考文献:  [1] 沙若兰德(英), 等.生态学调查方法手册[M].张金屯,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1997, 181-185.  [2] 吴征镒.中国植被[M].科学出版社, 1980, 1072-1375.  [3] Rollfinke B F, R H Yahner.community structure and composition of breeding and witering bird in wastewater-irrigated oak forest[J].Jwildl Manage, 190, 54(3):453-500.  [4] 丁 平,诸葛阳.浙江古田山自然保护区鸟类群落生态研究[J].生态学报, 1989, 9(2):121-127.  [5] Shannon E , Weaver W. The mathematical theory of communication [M]. Unv , IUrbana : llinois Press, 1949, 23 - 146.  [6] 赵正阶,中国鸟类志[M]吉林科技出版社, 2001.  [7] 侯兰新,周方其.伊犁地区鸟类调查报告[J].西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1996.10(2):23~27.  [8] 向礼郂,赵新春.新疆伊犁地区鸟类的研究[J].西北民族学院自然科学学报, 1991, 12(1):36~42.  [9] 庾太林,李汉华桂林两江国际机场夏季鸟类生态研究[J].广西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2, 20(2):95~98.  [10] 杨效东,魏天吴,盛才余.重庆机场草地土壤动物群落特征及其与鸟类关系的初步研究[J].动物学研究, 1998, 19(3):209~217.  [11] 孙儒泳.动物生态学原理(第三版)[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1, 352~361.  [12] 张尚文,庾太林.桂林两江国际机场夏季鸟类生态及鸟撞预防研究[J].信阳师范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4, 20(2):195~20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