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评:“五粮液机场” 一个还没被批准的诉求

http://jipiao.oklx.com 2012年05月26日       
  在今天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时代背景下,机场无疑是最重要的广告场所,如果展开大胆幻想,机场名字就是这个广告场所最耀眼的钻石。  近日,四川宜宾市政府发布消息称,宜宾机场将搬迁并命名为“五粮液机场”。人们进而获悉“五粮液机场”可能并不是第一家以企业命名的机场,去年与宜宾近在咫尺的贵州省仁怀市政府就曾发布消息,称遵义茅台机场选址仁怀市高大坪乡银水村,“茅台”将成为机场的名号,不过,由于“茅台”本是地名,“茅台机场”只能说是疑似以企业命名。由于“五粮液机场”是毫无疑义地以企业命名,因此引发了舆论高度关注,各媒体纷纷发表评论,普遍采取了否定性立场和态度。但我以为,“五粮液机场”作为一种企业和地方利益的诉求来说,是完全正当的,症结并不在于进行这一诉求,而是在于是否正式批准。  无论在何地,即使在北京、上海那样的超大城市,建设民用机场都是当地的大事,机场是该地与外界建立连接的重要孔道,自然也就会诱惑起一系列的欲念。在今天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时代背景下,机场无疑是最重要的广告场所,如果展开大胆幻想,机场名字就是这个广告场所最耀眼的钻石。就资本贪婪的本性而言,“五粮液机场”是个可以令自己热血沸腾、充满激情的广告计划。企业需要理想,更需要实施,去获取自己想要而他人不敢想象能得到的东西。到底能不能获得“五粮液机场”这一命名,企业进行的是游说,而立场在于政府。  “五粮液机场”的游说获得了第一步的成功。宜宾机场迁建项目当然属于政府项目,当地政府接受了“五粮液”这个字号,并以这个字号申请建设工程项目立项。当地政府醉了,因为,如果放弃以地名为机场名的规范命名法,那么选择一个酒名为名字,在历史文化角度只能说是庸俗不堪。宜宾并不是没有名传中国的历史文化资源可选择,宜宾旧称叙府,当年蔡锷护国战争主战场就在今天的泸州-宜宾地区,战史上称为泸纳之战(泸州-纳溪),也称为叙泸之战(叙府-泸州),护国战争后升任旅长的朱德有数年占据、征战在叙府-泸州一带。不过,也不能说当地政府完全醉了,因为,这些年来,以“五粮液”为代表的酒业既是其第一支柱产业,也被当作了地方第一名片,地方政府与企业有着共同的眼前利益诉求。  当然,地方政府也还是政府,理应考虑法规的严肃性。然而,地方政府毕竟只是地方政府,更重要的是它并不承担批准机场命名的职责,而只承担申请命名的职责。现有的“五粮液机场”这一名字对于国务院相关部门来说,更不需要承担职责,因为,地方政府递交的只是宜宾机场迁建项目的立项报告,批准该报告并不等于批准“五粮液机场”这一名称。就立项来说,“五粮液机场”至多只能说是暂名,机场正式名字必须要专门申请并由专门的审批部门审批。有报纸问“用名酒命名机场,合适吗?”引用《民用机场使用许可规定》“运输机场名称应当由机场所在地城市(或地、州)名称后缀机场所在地具体地点名称组成”,也其实是箭不对靶。更重要的是应该引用《民用机场使用许可规定》第三条,告诉公众民航总局“负责运输机场名称的批准”。也就是说,企业和地方政府进行利益诉求是正当的,自然就会折腾,但是,不管怎么折腾,最终批准权在民航总局。民航总局如果不批准“五粮液机场”,就也是正当的;如果批准就是违背和推翻了自己颁布的法令,必须独自揽下发生不正当命名的全部责任。   (《华商报》原文地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