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改变命运的机场——记天边的阿里昆莎机场

http://jipiao.oklx.com 2012年04月27日       
  “前两天西藏航空那边给我们的消息是,它们从2月1日起,把阿里——成都航线由现在的每周1班增加到每周3班。”2月2日,阿里航站站长陈清志在电话里这样告诉本报记者。而阿里机场自2010年7月1日正式通航以来,航班密度最高的时候也不过一周3班。  作为离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最远的地级行政区域,阿里地区机场开航被认为在改善当地交通环境,拓宽对外交流渠道中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但为何开航一年多还只有一条航线,淡季时甚至每周只有一个航班,民航的作用难道名不副实?  自阿里机场开建后,本报曾派出多批记者前往阿里,对其建设、开航等进行了详细报道。去年,记者作为本报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报道组成员再上阿里时,对阿里机场开航后的运营情况进行了采访,了解了民航进入阿里地区后给当地带来的变化,以及阿里民航人在高寒缺氧、物质与精神生活都单调的条件下,如何保障航班安全起降、不断提高民航服务质量和奋力拓展航空市场的情况。改变命运的机场  2010年3月10日,家住阿里地区措勤县的嘎玛石确兴冲冲地到了拉萨,他不是探亲,而是前来参加阿里机场新招聘员工的入职培训的。尽管此前一天接到通知说是3月17日报到,他还是没按捺住兴奋,提早到了拉萨不说,17日那天也是第一个报到的。“这份工作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不能有一点闪失”。他告诉本报记者,自己父母去世早,是姑姑把他带大的,读高中的时候养父养母也去世了,成为孤儿的他在进机场前没有正式工作,所以虽然跟女朋友关系很好,“但一直不敢结婚,因为我没有经济来源”。  阿里机场2010年7月1日开航后,嘎玛石确成为机场的一名消防战斗员,虽然只是短招工,但一个月的收入也有小3000元,“生活方面机场照顾得非常好,在食堂吃饭,一个月只要自己贴100多元钱就够了,住宿也有宿舍,总的开销不大。”正因为如此,他特别想把工作做好,跟女朋友结婚后也很少请假去地方上跟她团聚,倒是时间较宽裕的妻子到机场找他的次数多一些儿。  被阿里机场改变命运的还有才旺顿珠和贡觉曲桑。他俩的家都在阿里地区噶尔县的索麦村——阿里机场的所在地。本来在石油公司开车的才旺顿珠经过培训成为了阿里机场的特种车司机,一个月收入有4000多元;身为索麦村第一个大学生的贡觉曲桑,则在成都婉拒了当地电信公司抛来的橄榄枝,在家乡机场当起了设备运行员。  尽管从阿里机场开建的那天起,民航要招人的消息就在阿里这块面积有3个江苏省大、人口在10万左右的地方扩散,但这里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民航是做什么的。2009年10月,本报记者前往阿里机场采访机场建设指挥部时,就获悉他们招聘新员工将优先从阿里本地开始,即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工种直接在当地招募,对技术含量较高的工种,则通过定向委培的方式在当地招录一些大学生。  他们实际上也是这么做的,单是跟嘎玛石确一起被招录的阿里当地员工就有30多人。  更多的阿里人跟民航的关系发生在搭乘航班上。阿里航站站长陈清志告诉记者,去年全年他们的旅客吞吐量是9000多人,这当中既有年逾古稀的老人,也有跟着父母出行的孩童、公务商务旅客、在校学生、部队官兵和阿里各族群众。他们再不用像以前那样,进出阿里只能在“搓板”路上走两天两夜甚至更长时间,到达拉萨或者新疆的叶城(新藏公路的起点),现在搭乘飞机只要1个多小时就从阿里飞到拉萨了。记者结束在阿里的采访返回拉萨时,同航班的就有不少当地藏族群众。  由于阿里地区地处偏远,公共事业也相对落后,以往病重的人或者交通事故的重伤员,很难得到很好的治疗,但通航之后,重病患者只要满足航空公司的承运条件,就能及时地被转移到拉萨、成都等地,接受更好的治疗。自开航以来,阿里机场已经转运多位担架病人,可谓绝对的“救命机场”。为何一票难求  在阿里地区行署办公楼,分管民航的达娃副专员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一方面肯定了民航在阿里经济社会发展、边防巩固等诸多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另一方面,也指出了阿里航班量不够多、机票票价较贵的问题。阿里机场通航后,阿里地区地委、行署主要领导通过多种渠道表达了希望航空公司增投阿里运力的要求。  从阿里——拉萨的空中航行距离是1175公里,跟民航最黄金的京沪航线差不多,后者由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南航”)空中客车A380执飞时的经济舱全价票为1130元,且常有折扣;前者的经济舱票价为2850元,一般无折扣。单从票价来看,阿里——拉萨航线似乎是“钻石”航线,且不说票价的合理性与否,航空公司应该多飞才是,多飞多赚钱啊!但从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imited,简称“国航”)首飞的每周2班,到西藏航空去年进入后最多升至目前的每周3班,航空公司为什么不多投放运力呢?  在西藏民航从业多年的陈清志揭开了谜底。因为中国民航对安全的规定非常严格,每条航线都要选择备降场,飞机起飞时携带的油量应满足从起飞到到达第二备降机场,且在该备降场上空盘旋45分钟的要求。依据这一规定,从阿里机场飞往成都的航班,虽然客舱有128个座位,但能够销售的座位最多时不过80多个,夏天气温较高时,需要减载更多,最少时1班只能运送30多名旅客。航空公司在此情况下难以盈利,而其投入又较其他航线更多。以飞行员为例,因为阿里机场距离其他机场较远,本身气象条件复杂,国航在开航之初是以包括一名教员机长在内的3位机长阵容执飞的,即便现在,也是双机长保障,所以航空公司对加密该航线的兴趣不大。  陈清志说,他们作为航空公司在阿里的代理人,虽然无法凭一己之力弥合地方的迫切需求和航空公司的稳步供给间的缺口,但会向航空公司提供基础数据,建议其根据旅客流量变化和旅游季节到来的契机,适当增加运力投放。同时,也会给地方政府提供一些解决航班量不足问题的参考建议。  由于运力有限,阿里航站在客票最紧张的时候,要求旅客携带的行李不得超出机票规定的免费行李额度,“超出部分的,我们一律不收运,因为我们想的是优先保证更多人员的出行,由此牺牲一些货物运输的收益,也是没有办法的。”陈清志说。  阿里航站地面服务部副经理谭涛介绍说,他们每次是在航班起飞的前一天上午在阿里地区行署所在地的狮泉河镇的售票处进行旅客登记和了解总体情况,下午根据登记顺序正式售票。“虽然说是11时开始办理登记手续,但很早就有人在那里排队,我们一般从机场一到达那里就开始工作。”  没能在这里买到机票,但又着急想走的旅客,可以到阿里机场试下运气。谭涛印象最深的一位购票者是刚下了飞机,感觉身体受不了阿里的环境,当即买了机票坐飞机又回去了。“阿里山”上的奔头  在这片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的土地上工作生活,阿里机场人自然要承受很多外人想象不到的艰苦。  2006年就以水电工程师的身份到还未开工的阿里做机场建设前期工作的盛荣武,现在是阿里机场运行保障部的经理,呆了5年多总该适应了吧?“晚上肯定要睡得晚,睡早了睡不着。”高原反应通常在晚上最厉害,不到特别困的情况下,很难睡着。以前连感冒都没有过的他,现在经常生病,自己感觉身体大不如前。冬天,他们部门去维修职工住宅小区的太阳能管道,防止其冻裂,管道里稍微有点残留的水,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气温下一冒出来点儿,就马上冻手套上了,“然后就拿手敲,或者用打火机烤,才能分开”。  身体的关还算好过,心里的关要难得多。即便家安在拉萨,也是离家千里之外,甚至一家3口住在3个不同的地方。谈起家人,他们往往压低声调,满是亏欠,毕竟太多与家人团聚的重要时刻因为自身职责所系,不能陪伴在身边。  出于安全考虑,阿里机场整个航站区都实行封闭式管理,但即便不封闭,出了阿里机场大门也可以说是无处可去。机场距离阿里地区行署所在地的狮泉河有50多公里。  对于陈清志他们这些阿里航站的管理者来说,怎么样能把这支95%以上为民航新人的员工队伍稳住,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毕竟他们的航班量少,员工的闲暇相对比较多。他介绍,他们几位站领导把自己的办公室都腾给了一线部门,方便各部门组织内部学习,航站每周一晚上22时30分也会开办业务讲座,以期提升整体员工队伍的专业素养。其他时间还会组织员工跳舞和打球,再加上民航西藏区局对阿里航站在生活和待遇上的倾斜,确保了员工有比较好的精神面貌。  嘎玛石确没有参加航站组织的国标舞学习,但他有自身民族优势,在代表阿里航站跟外单位的演出中发挥得不错,既唱了男声二重唱,又跳了藏族舞。而就像他所追求的进步一样,阿里机场也在不断提升自己。  陈清志透露,东航已经向他们发来委托地面服务和机务的代理协议,很有可能在今年夏秋航季就开通阿里—喀什—西安的航线。加上老航线成都—拉萨—阿里的加密,阿里机场将会比以往更加忙碌起来,“保障这么多航班,我们没有问题。去年我们最多时一天保障过4个航班。”他很有自信地说。记者手记:有一种青春叫阿里  对于热爱旅行、痴迷摄影的人来说,阿里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札达土林、古格王朝遗址、神山圣湖等一大批阿里独有的自然人文景观在向他们招手。然而,只有到了阿里,才会明白老天在厚爱这里的同时,也给每一位选择阿里的人出了考题,必须战胜自己,克服身体上的严重高原反应,接受物质和精神生活的相对贫乏,才能最终欣赏到阿里的美景。  相比以前的陆路进阿里,阿里机场开航为更多心仪阿里的人开辟了一条快速通道。但在每一名旅客感受到便捷、舒适出行的背后,是众多阿里机场人的默默付出。记者第二次到阿里机场采访时,住在有暖气的员工宿舍里,相比以前机场建设时的简易房宿舍、需要盖三床被子睡觉,条件改善了很多。不过,即便如此,氧气含量低、地理位置偏远这些最影响生活的因素丝毫未变。  是什么让阿里机场人踏实地守住自己的工作岗位?是记者上阿里前最想获知答案的问题。在阿里机场食堂吃第一顿饭时,记者把问题抛给第一次上阿里机场采访时就认识的副站长邹明波,他马上反问记者,“你觉得我们为什么留在这里?”在阿里机场采访的两天中,从航站领导到基层员工,没有一个人对这个问题给出豪言壮语的答案。阿里机场建设指挥部留下的“老人”说,他们更熟悉情况,还可以带带新人;从拉萨、从内地进阿里的人,尽管嘴唇和指甲青紫,也不向记者说他们在阿里有多难,有的甚至还把自己的爱人带上了阿里,有的已经或准备在阿里安家;家就在阿里的机场人谈得更多的是珍惜,全然不在意外面可能有更好的选择。  对于平均年龄只有20多岁的阿里机场人来说,把艰苦当做生活的常态,并不以苦为苦,保持淳朴的工作热情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将把自己的青春,甚至一生留在阿里。年轻人从来都不会停下追逐梦想的脚步,阿里机场人同样有展现自己的广阔舞台。伴随着阿里地区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旅游资源的逐步开发和阿里航线网络的日益健全,他们可以为阿里的发展释放自己的那份光与热。有一种青春叫阿里,它是坚守,是奉献,是高原之巅回荡的民航声音。   (《中国民航报》原文地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