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旅游 >> 韩国 >> 旅游指南

巴厘岛:月光下那幽幽的花香情缘(组图)

www.oklx.com 2010年09月21日   新浪旅游网    

巴厘岛的温柔风景
 
巴厘岛的温柔风景

  从澳洲刚回来不久,又有四天时间去巴厘岛旅行,帕斯的夕阳海岸,落日的印度洋还回荡在脑海,这么快又可以再重温一次,而在巴厘岛重温印度洋的夕阳西下却是交织着“信仰的奇观,魔力的魅咒”。我想巴厘岛更具有一种精神的深度。早早的就开始准备,在我的想像规划之中这四天是这样度过的,第一天到的时候是傍晚下了飞机就直奔库塔的金巴兰海滩,(库塔和机场非常之近)这里的海滩和落日是全岛最美的。

美丽巴厘岛
 
美丽巴厘岛

  在海边露天的酒吧或餐厅,边吃着美食边观赏日落,看各种的人,再惬意不过了。第二天租一辆车,最好是吉普,远离闹市向东巴厘的乡下,于晨雾的薄阳中穿行过Muncan广袤无垠的水稻梯田,最好能赶上一个农贸集市,体验巴厘人的生活。

  中午赶到Tulamben潜水。落日时分回来,又可以一睹夕阳下的水稻田,一定美仑美奂。第三天去乌布做一天的艺术之旅。去Monkey Forest Road,看猴子爬在的古庙石像上,当地人平静安详的坐在大榕树下,动物,人和神明自然的融合交流。也许一幅画,一座雕像,一块布,一只银制的手饰,让我迫不急待的以身相许。到晚上一定要享受SPA,用巴厘岛天然的精油挥去这几天的疲劳。

  第四天的清晨如果有时间我还会去海边走走,下午离开巴厘岛。带着美好的记忆和搜罗来的艺术品。

  我始终觉得神游是旅游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有时是一种准备有时是一种弥补。上中学的时候,和自己最好的朋友躺在床上,面对着世界地图做一番结伴旅行的狂想。简直是快乐无比。“回到现实来吧”这是老师在讲台上向对着窗外浮想连翩的学生的呐喊。真正的旅行开始了。


巴厘岛
 
巴厘岛

  第一天起个大早赶8点多的飞机,早饭也没吃。到了机场,却被告知航班取消,忍饥挨饿交涉了半天,最好的结果是赶上9点多去香港的航班,从香港飞新加坡,而从新只有两个航班去巴厘岛,本来可以赶上一点的现在只能赶上下午四点多的了。整整一天都在飞机乘转中度过,晚上十二点才到入住的饭店,在巴厘最南边努萨杜的WESTIN RESORT。出租车开进大门的时候居然还要检查车下是否有炸弹。

  房间不错,对着游泳池也能看到一点大海,晚是晚了但一天的时间还是要挣取一点回来的,所以老公决定一家人去游泳池游泳。水不凉,竟是温的,好像还微微有点咸,很舒适。我说这一定和海水有相通,老公说不会的一定是每个人到海里游游又再回到这里泡泡,这才泡的有咸味。第二天起的很晚,在离海不远敞开的大凉亭里用餐,大雨倾盆而至,还没坐下就被赶到另一处室内的餐厅,但大雨还是带来了凉意。

  在这离赤道很近的地方阳光和鲜花一样让人发晕。远望了一下海,没有什么动人之处,沙滩的沙也不好。去过的海边,有的日落壮观,有的日出惊人,有的海水色彩动人心魄,有的沙滩细白―――总会翻出自己最美的几页,而这片海留给我的那页会是什么呢?

  想像总是有着完美无憾的乐趣,而现实总是充满着偶然的乐趣,旅行中这两者对于我都很重要。想像中我可以随心所欲,可现实是我只能在下午饭店提供的旅行线路中选择去乌布,坐在宽敞的大巴士里,看两边的风景,丛林鲜花掩映的民居小楼,放满各种雕刻品的沿街作坊。骑摩托车的巴厘人,大榕树下的小集市,穿筒裙的男人女人。

  陈旧古老的寺庙,斑驳残破的神像。随处的墙壁屋顶都可以是杂树生花。我们先去的是一个做蜡染布的作坊。凉棚下有几个坐在那里描画的女人,手里拿着像鸟嘴样伸出的小壶不时的在旁边滚热的金黄色的蜡液中蘸一下,然后仔细的描着布上已经勾好的线条。他们画的时候是全凭个人想像的。那些线条曼妙沉静的铺开去,一如那个在我裙上随意用蜡液就画出美妙蝴蝶和鲜花的女人,从侧影看去乌黑的长发挽起来,一只手撑着布,一只手慢慢地移动,浑身充满了一种沉静与安详的气息。里面有一间大房子陈列各种花样蜡染的布,数量很多大约都是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了。

  上车又开了一会儿到另一处木雕工艺品的作坊看他们工作,离地一米高的宽宽的屋檐下遮阳的帘幔低垂女人坐成一长排,慢慢悠悠的做着手上的活计,看见我们进来都裂嘴憨憨地笑,三个男人坐在靠前的另一边,其中一个面前是一个半人高的天然树根,已经正在他手下一点一点幻化成艺术品,他的手是被灵感想像牵动着的,眼睛不曾离开过他的手。很大的几间屋子放满了各种木雕,墙上还有几幅大的油画,无论是木雕还是油画都不错,只是奇贵,全是美元结算。知道自己没时间穿梭在乌布的大街小巷去品味和讨价还价那些有意思的艺术品。就当在这里浓缩的欣赏一下也好,但我出的价格他们是决不接受的,罢了。留着卖给日本人吧。日本人在巴厘的口碑好是因为大方。

  后来还参观了一座印度教的寺庙和几处巴厘人家,那些密密麻麻的雕满花纹的墙壁,屋檐砖瓦,庙门廊柱,形态奇异的神像雕塑,混合布满着苔藓和热带气候腐蚀的斑驳古旧,在静静盛开的各种兰花,热带植物的点缀和遮掩下无不透着神秘。我无法从精神深度去了解巴厘,却可以从这空气中嗅到那份灵异,那种巴厘本身所散发出的魅咒。

  车最后终于开到了Monkey Forest Road,没停车窗外到处的艺术画廊,工艺品的店铺,餐厅,背包客住的小饭店,猴子,人群都从我们眼前掠过,有一片透过树从鲜花,可以看见一个身材欣长的金发女人,背着旅行包,在院子里和一只狗在玩,那里大概是个自助旅行的小客栈,夕阳已渐西下,温暖的金黄色笼罩着院子,也笼罩着旁边不远的一个全玻璃的三角顶的屋子,席地放着紫红暗绿的大靠垫,那大概是一个喝咖啡小憩的地方,夕阳下丛林中透明的玻璃小屋时尚而有情趣。来巴厘岛旅行,是适合在类似乌布这样小镇上找一家小客栈,住一阵子。这里庸懒而妖娆,有着迷人的魅惑力。

  车停在一个大的小商品市场边,但时间不多,这里东西都很好看又便宜,只要你会还价。在这儿我们都是百万富翁,巴厘的货币是卢布1000000卢布差不多是人民币1000元。巴厘人也很友好,再加上买东西都以万元来砍,很好玩。买一只好看的编织包才人民币25元,在地摊上找到一双缀着贝壳的凉鞋,有着印度洋夕阳的颜色。也很便宜。

  买了几只据说是用蜡做的盘子。卖它的小伙子会说一丁点儿的中文,我问用什么做的他说蜡蜡,也不知此蜡是彼蜡不是,老公说不像是蜡的做的,好看就好了。晚餐是在库塔最热闹的JI.Ablmanyu的一个餐厅的海滩上吃的。海风繁星乐队。还不错,只是我更喜欢海滩的推车上卖的现烤玉米棒。匆匆如我们的游客是很难领略这条街的狂热。不如第二天早一点到KUTA海滩,这里以美妙绝仑的赤道落日闻名。也是无与伦比的看人场所。

                        巴厘岛的异域风情

 
巴厘岛的异域风情

  第二天上午大部分时间消磨在RESORT里面,原来这里的长而宽阔的海滩并排着几家的RESORT,彼此没有围墙阻隔,沿海的一条林荫路贯穿下去一直到远处伸出海面浓荫覆盖的小岛上。因为这一带的海水很清,在阳光下,色彩层次还是很丰富的。靠海滩伸出去清浅的一大片,浪在很远的地方拉着长长的一道白边,因为清在近处就可以看到大团的水藻海胆,甚至许多鱼在游。人如果要游泳就不会太舒服,海水太浅,又没有冲浪的快感,还会踩到海胆,也会让海藻给缠住。

  所以我们乘着玻璃底的小艇开到海上去看水下的鱼群和珊瑚。在海里待了一阵,又去那个可爱的游泳池泡泡,果然和老公说的一样。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我们到了KUTA海滩,人群在日落时分涌踏来,在这片迷人的约10公里长的弯月形的宽阔长条海滩,布满了灰白色的细沙,随海水的起起落落,如明镜,倒映着天空绮丽逶迤。而沿海滩的一条街上可以看到各样的人,有晒的通体红透的欧洲老头,吉它乐手,做各种小玩艺的买卖人,就地躺下让人按摩的游客,各种的小吃......我吃到一种用不同热带瓜果削成片,放在碗里抹上一种略甜的酱,加点辣,再洒上点类似我们干虾酱的东西,味道好极了。

  这里印度洋的落日是热闹而迷人的,我却不得不早一点离去,因为早上在饭店预约好了晚上七点做精油的MASSAGE,就在海边林荫路的一边面对着大海。当我围着薄纱沿着小路如约而至,四周没有人,一轮圆月已经升上海天中间,月光轻泻在海面,透过鲜花,树影婆娑,和海滩边的石雕古灯,幽兰的海水闪动着鳞鳞波光,静谧温柔。前景,中景,远景,像一幅极优美的画,又让我想起那首“月儿出来亮汪汪,亮汪汪。。。”的旋律。

  海风轻抚,画中的我已经慢慢的随精油的花香在空气中弥漫舒展开来,那静谧温柔也随着这香气渗透入我身体的每一部分。最后一餐是全家人在月上中天的海边度过。明天就要和巴厘说再见了。

  临上飞机的时候穿过一片画廊,两边的画无不让我喜欢,大多是以夕阳的为主题的,黄昏稻田回眸的妇人,夕阳下的佛像庙宇,大海椰树,都是那么灵动朴实,没有扭捏作态,那是心灵自然而然的产物,所以感人。我的眼睛停留在一幅海中帆船的油画上,画布上每一寸都填满了不一样的色彩,画面却是那么纯净温柔,光影柔和交错,使画面和人的想像一样有无限的空间,怎么能画成这样,我曾对大海与色彩所有的快乐感受都完全融合在这画面里。但你原来是不知道的,看到了才会说原来就是这样的。老公在前面喊我,我向前跑去,又匆匆回眸再看了一眼。就像于这时间的荒凉无涯中,于千万人中相遇的那一个眼神,那一个人。原来如此打动你的心。就像巴厘,今生今世,我还会再来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