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旅游 >> 法国 >> 旅游指南

塔希提:享受鲁宾孙漂流式的热带天堂(组图)

www.oklx.com 2010年09月24日   新浪旅游网    
导语:塔希提所处的社会群岛可是一个享受鲁宾孙漂流式的热带天堂。也别管什么理由了,在它被现代文明彻底攻克之前,赶紧去留下你的足印吧。

乘游艇前往酒店的路上,一派热带旖旎风光(图片来源:时尚网)

乘游艇前往酒店的路上,一派热带旖旎风光(图片来源:时尚网)

  电影里,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与戴花的土著女子正在浪花翻涌的沙滩上缠绵。下一秒,电闪雷鸣。他迎着风浪驾船出海去营救心上人,神色如岩石般坚毅,而镜头则摇转到被狂风拨弄得无比凌乱的棕榈树影。在从洛杉矶飞往塔希提的航班上,这部拍摄于1962年的老电影《叛舰喋血记》被播个没完——它是对塔希提及其周边诸岛最经久不衰的好莱坞式宣传,关于一个冒险和享乐的流放天堂。

  坦白说,法属玻利尼西亚和它的118个岛屿本不在我的行程表上。但在美国的摩登都市间独自旅行了3个礼拜之后,我对所谓的现代文明世界备感疲倦,又恰好在旅馆的交换书架上翻到了本《孤独星球》,被其中美丽的图片和煽动性的文字所蛊惑——“塔希提所处的社会群岛可是一个享受鲁滨孙漂流式的热带天堂。也别管什么理由了,在它被现代文明彻底攻克之前,赶紧去留下你的足印吧。”上网一查机票,竟然有淡季折扣,于是拎上包就这么飞到了太平洋的中心。时值雨季,尽管我满心期待,却未能幸免一场瓢泼黑雨。飞机在乌云密布的岛屿上空跌跌撞撞地盘旋了半个小时后,终于有惊无险地降落在Faa'a机场湿滑局促的跑道上。

  1767年,英国航海家瓦利斯(Samuel Wallis)登上了塔希提岛,法国探险家布甘维尔(Louis-Antoine de Bougainville)和大名鼎鼎的库克船长(Captain James Cook)也接踵而至。他们向世界揭示了这个“海上仙岛”的存在,但更多的人却是借高更那些肉欲而热情的后印象派油画(画中人大都是头插扶桑花、赤身露体的土著女子),而对塔希提生出了莫名的迷恋和想象。在首府Pape'ete的街头巷尾,不难找到那本取材自高更在南太平洋岛屿上的“艳遇”写成的小说《月亮与六便士》,我也不能免俗地买了一本作为旅行读物,并在抵达的次日清早兴致勃勃地去参观当地的高更博物馆。

  讽刺的是,尽管高更在塔希提生活了足足12年,在此汲取的灵感也将他的绘画事业推上了顶峰,但这个纪念高更的博物馆却无力收藏哪怕只是一幅他的真迹(藏品全都是复制品)。高更是不是塔希提的骄傲可谓见仁见智,我却不免怀疑毛姆在创作时似乎过于崇拜而神话了他,有意无意地回避了那个身在荒岛却心念欧洲、在乎着巴黎沙龙的评论声音的高更。

塔希提舞蹈强劲有力,漂亮的服饰、装扮和花环是她们的特征(图片来源:时尚网)

塔希提舞蹈强劲有力,漂亮的服饰、装扮和花环是她们的特征(图片来源:时尚网)

  高更博物馆虽不甚精彩,但驱车沿着蜿蜒的海岸公路环岛游,自然风光可谓分外旖旎。偶有阵雨,但待雨住时,轻薄的白雾在山谷间腾挪飘移,又被光柱射穿,魔术般消散在翠绿椰林的深处。半路偶遇的一个当地闲人,还好心地指引我去看散布全岛的神秘图腾——Tiki(玻利尼西亚土著神话中人类的祖先),其中最壮观的一尊高达2.7米、重约2吨,令我不由自主地联想起复活节岛上的巨石人像。据说这些Tiki的脾气很大,不喜欢挪地方。倘若有人不识相地移动了它们,不幸就会降临。黄昏时分,我来到了路的尽头——Teahupoo。这儿有一片火山灰和冷凝的熔岩被海水冲刷成的黑色沙滩,与白色的潮汐彼此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冲浪好手喜欢来这儿驾驭澎湃的浪头,我却只想在此静待红日西尽。

  形若一只展翅鸽子的小岛Mo'orea,距离塔希提不过20海里,于是我体验了人生中最短暂的一次飞行——仅仅只有10分钟。在找到旅舍安顿好之后,我便和来自西班牙的室友Nina一起跟着旅馆老板Toru去山间找些清凉。一路上,Toru自豪地向我俩展示自己的文身,那可不是一两个,而是画卷似的覆盖在躯干和四肢上。Toru解释说,文身在玻利尼西亚土著文化中象征着不同的族群、身份和个性,每一个岛的居民都有着各自独特的文身;随着年龄增长,最终全身的皮肤将不会有一块空白(脸部也不例外)。

  在发现我连一个文身都没有之后,Toru皱皱眉,义不容辞地要带我去文身,甚至搬出古老的神话来强化自己的论调——海里的鱼因为神衹赐予的文身而多姿多彩,人类作为神的子民,应以文身向神的审美致敬。他还特别检查了我和Nina的双手,然后撇撇嘴,说:“你们一定不会煮饭做菜。”理由是女子的双手上若没有文身,就不够资格进厨房。我的天。

  尽管我和Nina都一致认为Toru对文身这回事实在太过执着,但我们也承认他确实是个好向导。若没有他的引领,我们肯定不会知道沿路所品尝的那些美味诱人的菠萝、木瓜和葡萄柚原来全是舶来品。当然,白人殖民者也带来了诸如加拉帕戈斯象龟这样食量大、寿命长、没天敌的“害虫”,对当地的原生态环境造成了威胁。登上视角极佳的观景台,将全岛最高峰Tohiea、峻秀奇丽的Rotui峰和库克海湾尽收眼底,我情不自禁地去想象声名显赫的库克船长当时立足于此的感觉,并鬼使神差地问Toru知不知道库克船长的冒险故事。没想到他不屑地从牙缝中蹦出几个字:“就是那个割掉我祖先耳朵的狂妄鬼吗?!”我得承认Toru所说的是事实,虽然库克船长在多数时候对土著都很友善,但他偶尔残暴的一面还是被一丝不苟的历史学家霍华德(David Howarth)写进了《塔希提:失落的天堂》一书。

  在过了几天骑着环保踏板车四处悠游、欣赏月光下曼妙土著歌舞的懒散日子之后,我惆怅地飞离了Mo'orea。下一站是Bora Bora,整个社会群岛中物价最昂贵、旅游业最发达、可能也是美誉最言过其实的“天堂小岛”。戴着用红白相间的Tiara花编成的芬芳花冠,我被彬彬有礼的星级酒店侍应生引入了立于莹蓝水面的独立度假屋。我有了自己的私人水上露台、面朝大海的明亮浴室和可以细观缤纷热带游鱼的玻璃地板。

  每天清晨,戴花的美丽女子会划着独木舟为我送来丰盛早餐;待第一颗星亮起,她已在沙滩上摆好以亚麻布铺就的餐桌,点上烛台,倒好红酒。一切都太完美了,完美得都快与世隔绝。唯有通过报纸,我才知道原来“世外桃源”的珊瑚礁群正在逐渐褪色和死亡、当地的孩童自发回收游客留在海边的垃圾,以及岛屿南侧那门煞风景的美军大炮……这全都是真实世界留在Bora Bora的伤口。

蔚蓝的塔希提

蔚蓝的塔希提

  百无聊赖之际,我临时决定去Maupiti岛逛逛。没有座位号的螺旋桨飞机小得可以直接走进机长室和他问好。勉强称之为“机场”的Maupiti机场,则随意得像一个小凉亭,没有行李传送带,甚至都不必安检。待几艘前来接机的私家汽船离开之后,整个机场所在的迷你小岛上除了我,几乎就空无一人,只剩下椰林的树影婆娑。在机场开纪念品店的当地女子Boe看我孤零零一个人,又没有预订住宿,便好心地让我和她一起回家。

  皮肤黝黑的Boe满头金发,还有一双透亮的蓝眼睛,戴着珍贵的黑珍珠耳环,双手上是漂亮的海豚文身。一半的法国血统令她看上去略显骄傲和成熟,其实也就十七岁而已,中学毕业后就在家帮忙,最拿手的菜式是把浸过果汁的鲜鱼肉和蔬菜做成沙律。因为母亲正在南太平洋的另一岛国萨摩亚度假,家庭旅馆就交由她全权打理。由于我是旅馆的第一位中国客人,Boe大方地为我免费升级入住屋顶镶锡的茅草度假屋,并邀请我一起参加周日的教堂礼拜。

  没有汽车、餐馆、酒店和银行,连家庭旅馆也只是寥寥几处,静谧的Maupiti仿佛和250多年前荷兰探险家发现它时别无二致。而这个小岛最近一次上新闻,是在1997年奥塞热带风暴横扫此地时。沿着堆满贝壳的海滩散步,有几条毫不怯生的狗,时不时地跟住我。不过贪吃的它们,一看到正在钓鱼的孩子便虎视眈眈地尾随过去,来不及等鱼从鱼钩上被取下,就囫囵吞枣地一口咬上去,又急着开溜,结果整个鱼钩都嵌进狗嘴里,惨不忍睹。被抢了猎物的孩子扯着鱼竿,一边追逐一边哇啦哇啦地大声咒骂。待孩子划船离去,对鲜鱼的滋味仍意犹未尽的狗儿只好跳进水里,扑腾着自己抓鱼。

  次日清早,Boe如约带我去有着红色尖顶、全岛唯一的基督教堂做礼拜。只见男人们穿着领口浆洗得发白的套装、女人们戴着装饰夸张的宽边草帽,喜气洋洋地齐聚一堂。他们一边咀嚼着椰仁干,一边谈论着今年西瓜的长势和采集珍珠贝的收成,仿佛一周一次的宗教仪式其实是为了社区聚会而准备的。Boe告诉我,岛民们集体投票否决了某家连锁酒店集团欲在Maupiti开业的计划(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当年,他们的先辈因为不懂得善用手中的权利,致使法国政府在这片美丽的列岛试爆原子弹,如今他们再也不会眼见自己世代生活的家园被污染而无所作为。

  Maupiti或许是第一个敢于说“不”的南太平洋小岛,希望它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抵达

  中国大陆可经东京或大阪转机至塔希提。塔希提、Mo'orea和Bora Bora三个岛之间每日均有多架航班直飞,而飞往Maupiti的航班为一周四班

  下榻

  人民币与当地货币太平洋法郎(CFP)的比价约为1:12,一般来说,塔希提诸岛上的家庭旅馆需花费CFP8,000 /晚,中档旅馆在CFP8,000-20,000之间,而奢侈酒店一夜的住宿费不低于CFP 20,000。

  Pension Motu Iti

  双人房CFP1,2000 /晚起

  BP 189 Maharepa, Mo'orea;689/550520

  InterContinental Bora Bora Resort

  双人房CFP 70,000 /晚起

  Bora Bora; 689/607600;

  Maupiti Village

  双人房CFP 10,000 /晚起

  Motu Tiapaa, Maupiti; 689/678008

  美食

  塔希提、Mo'orea和Bora Bora三岛上有很多餐馆和Café,从法式大餐、越南菜、日本寿司到素食汉堡一应俱全。不过在Maupiti就只能在家庭旅馆用餐

  La Corbeille d'Eau

  在塔希提吃海边烛光晚餐的首选,主菜CFP 5,000起

  Blvd Pomare, Pape'ete; 689/437714

  Chez Luciano

  分量十足的美味比萨,CFP 2,000起

  Cook's Bay, Mo'orea; 689/561520

  Noa Noa

  InterContinental酒店内的餐厅,主菜CFP3,000起

  Bora Bora; 689/604900

  户外活动

  当地潜水中心可安排各类活动,最令人难忘的莫非与海豚、驼背鲸和鲨鱼共游。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