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深航准空姐自杀 被曝遭潜规则(图)

http://jipiao.oklx.com 2010年04月22日   深圳新闻网    

  昨日上午,深圳机场A楼候机大厅里,一名四五十岁的妇女举着一个内嵌年轻女孩照片的黑色相框,向过往人员展示,引来不少旅客围观。照片上的女孩眉清目秀,素雅端庄,十分漂亮。照片下,印着一行黑体字:“深航干部‘潜规则’逼死空姐”。


  照片上的女孩就是这名“被逼死”的空姐。这个空姐就是一个月前,网络上盛传的“因工作和感情等多重压力”而在深圳机场旁的锦江之星连锁酒店上吊自杀身亡的深航空姐于丹丹。


  举着于丹丹照片在候机大厅控诉的,是于丹丹的妈妈魏学晶。


  19日,于丹丹的妈妈魏学晶、继父李彦章、70多岁的爷爷和叔叔、表哥等人,接到有关部门通知,再次来到深圳处理此事。在他们下榻的酒店,记者向于丹丹的家人详细了解了她的生前身后事,这才发现,于丹丹之死绝非“因工作和感情压力”那么简单……


  准空姐被酒店高管“潜规则”?


  1988年5月17日出生的于丹丹是沈阳人。妈妈魏学晶说,女儿从小乖巧伶俐,能歌善舞,各方面都很优秀,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都是班长,特别是美声唱法唱得很好,声乐通过了八级,曾考上沈阳音乐学院,但没去,而是于2007年上了位于天津的中国民航大学。去年,深航到中国民航大学招空姐,民航大学还没有毕业的于丹丹过五关斩六将被录取了,并于2009年8月27日与深航签订了预备乘务员培训协议。  


  8月底,于丹丹来到北京深航酒店进行培训前的实习。按深航方面的说法,在酒店主要是进行“服务理念”方面的实习,是“当服务员”。由于于丹丹在实习期间各项表现优异,人又开朗单纯,引起了北京深航酒店高级管理人员、实习阶段主要负责人陈伟忠的注意。魏学晶告诉晶报记者,在北京实习约一个月后,丹丹就曾告诉她,他们的实习负责人私下找她要QQ号。魏学晶曾让她不要随便与人交往,丹丹说,因为“他是我们的直接领导”,不好不给,所以告诉他了。


  于丹丹当时有个男朋友张成龙。张成龙提供的一份书面材料证实,“丹丹当时告诉我说,他们酒店一个经理对她很好,会没事带她去公园散步,教她学开车,还教了她很多东西。当时我提醒过丹丹。她说她明白,那个男人都可以当她父亲了,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很相信她就没太在意。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丹丹给我打电话要和我分手,说那个男人可以和他老婆离婚而选择丹丹,他们之间也发生了关系。”


  于丹丹的继父李彦章说,进入培训的准空姐(预备乘务员),只有50%的人可能成为正式空姐,陈伟忠是否曾以此为诱饵引诱或威胁过于丹丹,现在已不得而知。但于丹丹的妈妈魏学晶说,陈伟忠曾无数次对丹丹表示,可以给她安排好的工作岗位、好的班次飞行,甚至可以通过他在深航的关系把丹丹调到她的家乡沈阳。“他的另一层意思是,如果你不和我交往,我也有能力把你安排到不好的工作岗位、不好的飞机班次上。虽然不知道陈伟忠在深航是否真有这么大的权力,但这对一个还没有什么社会阅历和处世经验、刚进入社会的小女孩,肯定是一种很大的心理压力。”魏学晶说。


  陈伟忠是否真有这么大权力?他到底与深航是何关系?深航党委副书记刘航昨日接受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称,陈伟忠不是深航的人,他只是深航下属酒店招聘的员工,当然也不可能安排于丹丹的工作岗位。据北京深航酒店网站介绍,该酒店“是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投资并自主管理的一家现代化四星级商务酒店公寓”。刘航称,于丹丹在北京深航酒店只是“实习”,不是“培训”,实习期间的表现与成为正式空乘人员没有关系。  


  高管对空姐有承诺?


  于丹丹的男朋友张成龙后来介绍,他曾努力劝说丹丹与陈伟忠分开,丹丹也答应了。但过了几天,丹丹给他打电话说,她要和陈伟忠分开,但陈伟忠却拿死威胁她,说要是分开他就去死。丹丹把陈伟忠的电话给了张成龙,让他和陈谈谈。当天晚上,张成龙打电话给陈伟忠,要陈别再纠缠丹丹,陈说,那是他个人的事,与张无关。张认为事情严重,遂给丹丹的妈妈打了电话,让家长施加压力。魏学晶告诉记者,直到这时,她才知道了女儿与陈伟忠的关系已发展到非同一般的程度。当时已是晚上12点多,第二天她给女儿打了电话,告诉她,陈伟忠说要死是吓唬她的,不要相信他,让她把电话号码换了,以后不要再与他来往。魏学晶还说要给陈伟忠打电话,但被丹丹劝阻了。


  经过两个多月的实习,于丹丹于11月初从北京来到深圳,进行预备乘务员培训。张成龙说,当时他认为,丹丹与陈伟忠不在一起了,陈应该不会再去纠缠丹丹了。但过了几天,丹丹给他打电话,说陈伟忠给她寄了一束花,而且还要辞掉工作从北京来深圳。张成龙让丹丹不要理会他,把手机号码换了。可丹丹说,那样没用,陈伟忠是深航内部的人,可以从内部网络上查到她的手机号码。过了不久,丹丹又告诉张成龙,陈伟忠到深圳来了。张成龙让丹丹疏远他,不要回他信息、接他电话,不和他见面,丹丹都答应了。但1月12日晚上,于丹丹打电话告诉张成龙,陈伟忠和他老婆签了离婚协议,要和丹丹在一起。张成龙得知这一段时间陈伟忠去找过她,且他们经常出去约会,十分生气,提出和丹丹分手。


  2010年春节前夕,于丹丹正式成为深圳航空公司空姐中的一员,并开始登机服务。据事后根据两人间的短信等证据分析,在此期间,丹丹与陈伟忠之间围绕陈一直未离婚等问题展开了较长的拉锯战。在于丹丹的手机短信中,保留有一则以陈伟忠妻子的名义、但通过陈伟忠的手机号发给于丹丹的短信。短信称,“他说他爱你,同样的话他对我以外的很多女人说过,我想你也明白,这是男人惯用的伎俩……谁都有年轻漂亮的时候,谁都想利用这些来达到某些目的,你的一些期望想寄托在陈身上,姐姐告诉你,实现的可能性渺茫,去沈阳的事你还是找其他的男人吧。”


  魏学晶说,丹丹上班后,因不能适应深圳的水土,一直很想调回家乡沈阳,这可能是陈伟忠承诺帮丹丹办的一件事。


  短信:空姐与高管相约自杀?


  悲剧发生在3月7日。于丹丹的手机中至今还保留着数十条陈伟忠发来的短信。在3月6日的短信中,陈伟忠说:“亲爱的丹,我爱你!我是真心深爱你,我从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我因为没能给到你结果导致你一次次失望,这是我一辈子心里的愧疚……我昨天晚上回去了,她爸妈要求我回去谈谈我和她的事,但还是没能谈妥……”从这些内容来看,可能陈向于丹丹谈的是他离婚的事。


  3月7日上午开始,大量的短信谈到了双方的“约定”——一起去“天国”。3月7日上午10点41分的一则短信说:“亲爱的,我好痛心,好失望……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样,没有谁的婚可以离得那么顺利。……我会在我们约定的地方等你。……我在天国等着你。我爱你!永远的爱你!!”而在于丹丹发给陈伟忠的短信中,也出现了这样的语句:“给我打过来,我真的想好好听听你的声音,这样我也会安心地走,好吗?”陈伟忠涉及到自杀内容的短信还有:10时52分发的“……永别了我最爱的人!我爱你!”12时17分发的“……我会静静的(地)消失,只带着太多的遗憾走了,亲爱的,我爱你!你要好好的保重!你给我的东西我一定带着一起走。”13时06分:“亲爱的宝贝,我们永别了!不会给你添麻烦了。”13时13分:“谢谢你给我的一切,我永生不忘,谢谢!”最后一条短信发自15时11分:“我走了,你让我痛苦一辈子吧。”而于丹丹发给陈伟忠的最后一条短信,是13时31分。于丹丹最后几条短信的内容均是祈求陈伟忠给她打电话,想听听他的声音。但从于丹丹的通话记录上看,陈伟忠没有打来。


  3月8日下午,在深圳机场对面的锦江之星连锁酒店里,服务员发现于丹丹用浴室的布帘吊死在浴缸上方。根据公安部门的法医鉴定结论,于丹丹的死亡时间为3月7日下午3时至6时之间,也就是陈伟忠发完给于丹丹的最后一条短信之后。 3月10日,丹丹的妈妈给陈伟忠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丹丹人没了。陈伟忠称,他正在路上赶过来。但等了一整天,也没见他来。过了三四天,陈伟忠给魏学晶打来电话说,他离婚了。


  于丹丹的家人认为,陈伟忠有教唆和诱导于丹丹自杀、明知于丹丹将自杀却故意不阻止的嫌疑。于丹丹家人在向有关部门提交的材料中称,“陈伟忠的短信有自杀的意向并企图教唆于丹丹与其一起自杀。于丹丹同意与其一起自杀后,陈伟忠在1小时20分钟的时间内,没有对于丹丹自杀的意图做出任何承诺或任何阻止行为,陈伟忠当时也在深圳,手机处于开机状态,却没有任何救助行为,而是静静等待于丹丹死亡,构成不作为故意杀人罪。”陈伟忠当时到底在做什么?在想什么?他们到底是否有相约自杀的计划?为何相约一起自杀,陈伟忠却没有自杀?他们之间到底是否有真感情?唯一的知情人是陈伟忠。记者昨日拨打陈伟忠的两个手机,电话均能接通,但一直无人接听。


  于丹丹生父23天后自杀


  根据于丹丹家人提供的资料,陈伟忠现年40岁,广东湛江亦坎区人。于丹丹家人要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追究陈伟忠的刑事责任,但公安机关认为于系自杀,未予立案。丹丹家人向深圳市检察机关递送材料,引起检察机关高度重视。宝安区检察院19日通知其家人来深处理相关事宜。公安机关表示,将在搜集相关证据后,于本周五前作出是否立案的决定。


  3月30日,于丹丹的生父于凤军在沈阳自杀身亡。魏学晶提交的有关资料称,3月7日于丹丹出事后,她和于凤军来深圳处理女儿后事,当时深航答应先火化于丹丹遗体,一定会查清事实真相,给他们一个满意答复,但于丹丹遗体火化后,深航却收回他们的所有承诺,对他们的要求不理不问,这是导致于凤军自杀的原因。但深航党委副书记刘航昨日对记者表示,于丹丹生父自杀与深航无关。于丹丹出事后,深航已尽到了最大责任,于丹丹自杀与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公司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当时与其生父和生母达成协议,决定给予其生父5万元钱,但后来其生母一方不同意,所以钱才一直未付。至于其丧葬补助费、抚恤金等则按有关规定向社保局帮助家属申请。于丹丹家人表示,他们不停地向有关方面反映,绝不是为了钱,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出要求赔偿,而只是为了讨回一个公道,引起相关部门和有关各界对类似案例的重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