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旅游 >> 美国 >> 饮食文化

走进美国总统“御用”酒店(图)

www.oklx.com 2010年12月09日   中国网    

  为了去纽约看扩建后重新开放的现代艺术博物馆,我要花时间和心思找一家纽约酒店。现代艺术博物馆推荐了一批酒店,不太长的酒店名单的末尾,Waldorf=Astoria赫然入目,我怦然心动—就住它!

  朋友问:“这是几星的酒店?”我一时难以简单回答,因为我从没把Waldorf=Astoria和星级酒店联系起来。我只好解释:“大部分酒店是用星级来衡量,但还有为数不多的酒店,无论多高的星级,都不能尽显它们的价值和地位。这类酒店,应该叫做‘星之上’。Waldorf=Astoria就是一家星之上酒店。”

Art Deco杰作

  2003年春天,伦敦的V&A博物馆举办Art Deco1910-1939大型展览,我们从美国飞去英国看这展览。我非常喜欢这个以设计为重点的博物馆,每次到英国必去“报到”。

  Art Deco酝酿于1910年代,1920-1930年代席卷全球。它是一种把优雅和精美融入日常生活的设计风格。Art Deco诞生的时代,正是充满矛盾的时代:在两次

  世界大战之间,先有1920年代资本主义的全面繁荣,后有1929-1933的大萧条。

  融汇了欢乐主义、纵容主义和消费主义,Art Deco代表了20世纪最受欢迎的设计风格,成为20世纪最独特的一种艺术图解。

  伦敦的这个展览,是V&A博物馆历史上参观人数最多、也是最成功的展览之一。即使参观券上印明了分段入场时间,场内也人潮汹涌—这和平时去博物馆那种空幽静谧有天壤之别。展览中我特别留意Art Deco珠宝和建筑、室内设计,建筑展品大多是图片和录像,那些真实的建筑物—大部分都在美国的纽约!看完Art Deco展览,我才明白为什么我那么喜欢纽约的一些建筑物。

  为配合Art Deco1910-1939展览,《家居和古董》 杂志做了一个Art Deco专题,里面包括全球Art Deco爱好者的纽约指南:在纽约度周末,作为参观伦敦Art Deco展览的“田野调查”后续节目!

  杂志列出纽约Art Deco“田野调查”必蒲榜,Waldorf=storia (沃多芙) 酒店榜上有名。我第一次把Waldorf=Astoria (沃多芙) 酒店加入了我的“建筑地图”。

  纵容主义

  “地图”在心,按图索骥却是两年以后的事。有条件的Art Deco爱好者无需如我这般节制,可以尽情纵容自己对Art Deco艺术风格的热爱—把Art Deco变成日常生活。这个Art Deco拥趸光荣榜的榜首,是美国前总统胡佛。

  1931年10月1号,Waldorf=Astoria沃多芙酒店在它的新地址ParkAvenue(公园大道)7号开张,胡佛总统在白宫的内阁办公室发表祝贺演讲,沃多芙酒店的天线接收贺词,并现场向全国播放。这不仅仅是一个总统的公事公办走过场,虽然这太值得公事公办了:1929-1933的经济大萧条当中,要平地建起一座当时世界上最大 (2200个房间)、装饰风格最乐观最新潮 (金色主调的正门和大堂)、占地横跨从公园大道到Lexington大道、从49街到50街的酒店,这对纽约的就业对美国国民生产总值GDP,是多大多正面的心理刺激?

  胡佛总统在履行一个总统的治国职责之外,还有他本人对Art Deco艺术风格的热爱,这种热爱在他离任后表露无遗:卸任后他直接从白宫搬进了沃多芙酒店的塔楼,长住了30多年。卸任后已回复平民之身的胡佛,住酒店需自掏腰包,去纵容自己对Art Deco风格的热爱。天下Art Deco拥趸第一人,非胡佛总统莫属。

  总统套间

  沃多芙酒店有了一个四卧室的总统套间,自胡佛总统之后70多年来的历任美国总统,都住过这个套间。

  沃多芙这间巨大的酒店,分为两个层次:1-27楼,是公共空间和酒店客房;从28楼以上,称为WaldorfTowers (塔楼)。塔楼是城市中的城市、酒店中的酒店,全部是豪华套间和公寓,入住的客人非富则贵。塔楼有自己独立的入口和小check-in大堂,位于东50街,可通向酒店的主大堂。塔楼有自己的私家电梯,客人抵达酒店,会在小check-in大堂受到值班经理的个人化的欢迎。Check-in入住手续也可以在抵达之前遥控办妥。我们在那里就看见所有客人都像回家一样进进出出,服务气氛绝对是“私事私办”。

  总统套间,就在沃多芙塔楼里。胡佛总统卸任后长住30多年的私人套间,也在塔楼里。不知胡佛有否作为客人,被邀请回到他首开记录的总统套间里?总统套间1931年开张时,装饰风格是美国殖民地时代式样。因为历任总统的频频入住,1969年酒店重新装饰总统套间,使之看似白宫—典型的乔治亚(Georgian)风格,全部绘画都是美国画家手笔。

  大方向形似白宫,细节上更得总统们政要们的真迹: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战场的美国最高指挥官麦克阿瑟将军,他的私人书桌由其遗孀捐献给总统套间;里根总统捐献的两件家具,金色椭圆形镜子和鹰雕像底座的桌子,都放在套间门厅;卡特总统和约翰逊总统分别捐赠了桌上饰品和壁灯灯座;肯尼迪总统的一把摇椅,也装饰着其中一间卧室。

  遇到外国元首政要访问纽约,美国国务院会指派总统套间为元首住所。所以,英国首相丘吉尔、法国总统戴高乐、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伊朗国王等等,都住过总统套间。据说,世界上只有英国白金汉宫,比沃多芙的总统套间接待过更多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而且,当势不两立的敌对政治阵营的领导人,却“共享”同一套间,最戏剧性的例子,也发生在纯商业性的沃多芙酒店:例如代表中东世仇的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和埃及总统萨达特;1963年古巴导弹危机中直接对垒的肯尼迪总统和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

美国式的盲目乐观

  胡佛总统卸任后长住沃多芙酒店塔楼,成为这里的居民,只是继承了美国富贵阶层以酒店为家的光荣传统。这里的名人居民多不胜数。如果你是百老汇音乐剧的热爱者,你一定知道作曲家Cole Porter(波特,是的,他和哈里-波特同姓)。

  据说胡佛总统住在波特楼下,但总统从未抱怨过楼上太过吵闹。要知道,当年最负盛名的音乐剧作曲家波特,不仅是大西洋两岸欧美派对界的高手,常常高朋满座开party,即使不开派对,波特也喜欢深夜作曲。

  胡佛总统从不抱怨的奥妙,只有Waldorf=Astoria沃多芙酒店的建筑师Schultze和Weaver知道。

  Cole Porter波特,是富裕世家子弟,1891年生于美国印第安那州。幼年受母亲音乐启蒙,少年时已显露作曲才华。在耶鲁大学上学时,他被同学们投票选举为“最具娱乐精神的人”。耶鲁毕业后他转到哈佛法学院继续深造,同时继续纵容自己的作曲爱好。哈佛之后,无需挣钱谋生,他终日活跃于欧美两个大陆的社交界。精力旺盛的他,最乐于在沙龙里为朋友们弹琴唱歌或伴奏,兴致一到他还现场作词作曲,成为派对界最受欢迎的客人。1920年代,波特以音乐剧 《巴黎》 成名,开始其高产并极其成功的创作生涯。波特的音乐十分乐观向上,是那种典型的美国式的盲目乐观和开朗,例如他的经典名作 《Anything Goes》 ,和Art Deco精神一拍即合。

  波特选择沃多芙酒店塔楼为家25年,除了他的富贵生活习惯之外,大概也和沃多芙酒店的Art Deco风格有关。波特住在沃多芙的时候,家里至少有两台Steinway (斯坦威) 钢琴,曲线对曲线的摆法,是为了两人对弹时能相互看见对方,交流情感。据说波特搞派对时,最高记录是客厅里同时摆了四架钢琴,他和朋友们边弹边唱自己的作品 (他的另一经典名曲是 《Let''s Fall in Love让我们相爱》)、歌唱快乐。百老汇之外,他的音乐在好莱坞也占了显赫的位置,昨晚我还重看了他作曲的经典电影 《上流社会》 ,重温他的名曲 《真爱》 。

  在公园大道大堂的鸡尾酒廊的正中,有一架旧钢琴。任何人走近细看,都会看到钢琴上美丽的维多利亚风格的描花图案。这是波特入住时,沃多芙酒店送给他的一架Steinway (斯坦威) 三角钢琴。波特去世时,在遗嘱中把他最喜爱的这架钢琴留给沃多芙酒店。钢琴上写着:“美国音乐剧历史上最美妙的一些歌曲,创作于这架钢琴上—沃多芙酒店塔楼居民波特1939-1964”。

  在这钢琴的对面,是公园大道大堂的正中央,地面上有一幅巨型大理石拼画 《生命之轮》 。 这幅画是法国艺术家LouisRigal创作于1939年,由十四万八千块手工切割的大理石块拼成。这些大理石产自意大利、法国、比利时、非洲、爱尔兰、希腊和土耳其,有一百八十多种颜色,历时八个月才拼装完成。 《生命之轮》 表现人生的六个阶段:新生的喜悦、青春和友谊、生命对失败和灾难的抗争、财富、婚姻和成熟后的内心宁静、老年和死亡。这幅大理石画和大堂四壁的同样风格的绘画,展现同样的歌颂生命的Art Deco乐观主题。

  这批名画对世界各地的Art Deco爱好者是如此吸引,不少人就是不住酒店,也要前来观赏—据英国杂志的指引,到酒吧里买一杯饮料—这是喝鸡尾酒和聊天的好地方。

  即使上个月才看过波特的传记故事片,如果不是来住这酒店,我怎么会知道,这个建筑地图上的Art Deco重地,同时也应该摆上我的音乐地图?

  王室套间

  世人都知道英国国王爱德华八世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故事。为了迎娶两次离婚的美国人辛普森夫人,爱德华八世被迫退位。退位后的爱德华八世旋即被封为温莎公爵,辛普森夫人嫁给公爵之后获得温莎公爵夫人头衔。这是二十世纪最动人的爱情故事。除了回英国治病、出席极少的重大典礼和给母亲玛丽王后奔丧之外,退位后的国王从未能在英国长住。温莎公爵一年当中半年住在法国,半年住在美国。尽管冬天去佛罗里达州打高尔夫球,在美国的半年里,他和公爵夫人的家,就安在沃多芙酒店塔楼,被称为温莎套间。这也是沃多芙塔楼当时最豪华的套间。

  但是,如此豪华的套间,也未催生出“王室套间”的名分,直到1957年10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问美国停留纽约。此前女王和丈夫爱丁堡公爵每次都住总统套间。女王预定于10月21日抵达纽约,但当时沙特阿拉伯国王因病未能按期离开总统套间。以沃多芙多年完美服务的准则,决定立即装修一套适合女王住的套间,全部以古董饰品家具装饰,从此定名为王室套间。

  之后,在沃多芙塔楼安家了21年的温莎公爵夫妇搬进了新定名的王室套间,从此一直住到去世。2004年春天,沃多芙投资100万美金把王室套间翻新,总体风格以温莎公爵在法国的家为主调,作为对品味超卓的公爵夫人和国王的纪念。

  纽约是各国政要和王室成员因公或因私都要常常到访的地方,据说曾经有人打电话给沃多芙酒店,要找国王。接线生礼貌而冷静地问:“哪一国的国王呢?”

  爱情福地

  国王们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同时下榻沃多芙塔楼。例如,1956年新年,摩纳哥国王尼雷尔亲王住进沃多芙塔楼,这次来纽约既不是国事访问,也不是度假购物,而是宣布他一生最重大的决定—在沃多芙举行订婚party,这一现代童话里的公主,是好莱坞巨星Grace Kelly(格蕾丝-凯丽)。

  格蕾丝出生于美国费城,富裕的家人没想到她会从影。她一向以高贵美丽不可方物的形象著称,谁知她于1955年以 《乡村姑娘》 主角成为奥斯卡影后。气质完全不沾人间烟尘的格蕾丝,在尼雷尔亲王之前,有超过50人向她求婚,这求婚失败者大军中,包括1949年访美和格蕾丝交往几天便求婚的伊朗国王巴列维。尼雷尔亲王何等幸运,终于打动了格蕾丝芳心并通过了格蕾丝家人的严格“政审”。如此披荆斩棘赢得美人归,订婚仪式绝不能掉以轻心。选择纽约是因为格蕾丝对纽约情有独钟—这是她学习表演的地方,选择沃多芙,因为国王们都住那里。

  沃多芙酒店从来是上流社会的热门婚礼场所,自从格蕾丝王妃订婚典礼之后,这里更成为爱情福地,俨然两个和欧洲国王结婚的美国女子的“娘家”。

  我住入这个酒店之后,才听到一个不让欧洲国王们专美的爱情故事。故事的男主角是五星上将兼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女主角当然是第一夫人美咪。

  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的发烧友来说,艾森豪威尔是个光辉的名字,作为盟军的最高指挥官,他运筹帷幄所向无敌。我最记得的一段历史故事,是艾森豪威尔将军的攻打柏林的决策。当时盟军内部分成两种意见:一是不惜一切代价抢在苏联红军的前头攻入柏林;另一种意见以艾森豪威尔为代表,主张在伤亡最少的前提下进攻柏林。艾将顶着巨大压力保护了十万美国英国加拿大士兵生命,却让苏联红军抢尽了攻克柏林的风头。直至去年纪念

  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美国人还在争论他的决定。

  艾将二战后民望如日中天,1953年竞选胜利荣登总统宝座。艾森豪威尔从不掩饰他对夫人的挚爱,一直是珠宝首饰名店Tiffany&Co.的常客—买礼物送给美咪。卸任总统后,艾森豪威尔夫妇在沃多芙安家长住,从此成为沃多芙的“居民”。但是,以艾森豪威尔五星上将兼前总统的尊贵身份,他的家并不在皇帝总统富商巨贾帝王将相云集的沃多芙塔楼,而在楼层较低的沃多芙酒店套间,何解?原来是前第一夫人美咪患严重的畏高症。侠骨柔肠的五星上将、自由世界的大英雄艾森豪威尔,乐呵呵地陪夫人美咪长住“低层”。沃多芙酒店至今保留着他们对这个爱妻如命的前总统的最高敬意:艾森豪威尔夫妇曾经安家的套间,被命名为艾森豪威尔套间,套间门廊的顶部,挂着五星的圆环。世界各地的二战历史发烧友,还有感激艾森豪威尔将军解放欧洲 (西线) 的欧洲游客,成了这个套间最忠实的客人。

  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不也是一位“星之上”将军?

上流社会和世界前途

  我第一次认识沃多芙酒店,其实和Art Deco无关。带领我认识沃多芙酒店的,不是建筑,而是时装。美国Vogue杂志—世界上第一本彩色时装杂志、也是最权威时尚杂志,曾经在纪念肯尼迪夫人时,刊登过一张照片:肯尼迪夫人穿着CHIVENCHY晚装,出席Waldorf=Astoria沃多芙酒店1950年代每年一度的“四月在巴黎”宴会。那时,肯尼迪还没有竞选总统,却已是马萨诸赛州参议员。

  肯尼迪夫人对沃多芙酒店的熟悉,还在肯尼迪之上—她少女时代被正式介绍给社交界的DebutanteBall,就在沃多芙酒店举行。而“四月在巴黎”宴会,多年来都是温莎公爵和公爵夫人主持,是欧美上流社会的“报到处”!

  对沃多芙酒店来说,作为欧美上流社会的“报到处”,不是后天努力的结果,也不是商业策划的成功,而是它的“基因”:1893年3月,美国巨富威廉Waldorf Astor拆掉他位于第五大道和34街交界处的一所豪宅,建成Waldorf酒店,目的就是为了给他的亲戚朋友们提供一个社交场合。钢铁和铁路大王Vanderbilt家族的Alva Vanderbilt赞助酒店开张仪式的慈善Ball,礼聘纽约交响乐团演出。由此,首开了社交界和慈善界在酒店举行庆典和慈善筹款活动的先河。

  三年后的1896年,威廉的表弟、同时也是他的邻居的约翰JacobAstor四世,也把他的豪宅拆掉,建成同样大气华丽的Astoria酒店,两个酒店之间以一条300多英尺的长廊连接起来,所以,就有了Waldorf=Astoria这个名字,“=”代表那条走过多少名媛公子的长廊,昵称“孔雀小径”。

  1929年,Waldorf=Astoria酒店拆掉,让位于另一纽约地标建筑物—帝国大厦。两年后的1931年,Waldorf=Astoria(沃多芙)酒店在公园大道新址上重新建成,不仅横跨49街至50街的整个街区,而且楼高42层,是世界上第一家摩天大楼酒店,也是当时世界上最高最大的酒店。但这不是一般的摩天大楼,而是充满了Art Deco风情的建筑名作。

  但是,衣香鬓影冠盖云集并不是沃多芙酒店的全部。1946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美国英国法国和苏联四个战胜国的代表在沃多芙塔楼的一个套间里,签订 《世界和平协议》 ,还有一些决定意大利、保加利亚、匈牙利、南斯拉夫和芬兰二战之后地位的协议,也在这里签订。更重要的是,联合国的核心,也在这套间里商讨形成。时光流转到2000年, 《新千禧年宣言》 ,也在沃多芙酒店签订。

  这个签订 《世界和平协议》 和创立联合国的套间,从1951年起,成为二次大战盟军亚洲太平洋战场最高指挥官麦克阿瑟将军的住所。所以这个套间被命名为麦克阿瑟套间,他们夫妇在这里一直住到将军去世。之后,麦克阿瑟夫人搬到塔楼里的一个较小的公寓,住到2000年走完漫长的一生。因为麦克阿瑟套间宽大豪华的空间,是理想的家宴场所,又有显赫的历史光环和住家气氛,所以很多政要富豪都喜欢住它,包括卢森堡女公爵、伊朗国王和沙特阿拉伯国王和王子,还有一长串当代政要和世界富豪榜上名列前茅的名字,因为保安需要,不能公诸于世。

  独家发现

  我的印象中,Art Deco是一种表达强烈的、形式感装饰感极强的艺术风格。酒店正门的金色横匾,是Art Deco的标志性形象。穿过公园大道大堂,走过 《生命之轮》 大理石拼画,看到那些银色金属电梯门上的浮雕,立刻会感受到Art Deco的原汁原味;在走廊的拐角处,不期然会看到一个玻璃镜子做的桌子;第一次开房门,看到银色门把手上的浮雕,和银色电梯门上的浮雕遥相呼应;进入

  卫生间,发现整个盥洗台都由玻璃镜做成,有着强烈的几何形状—玻璃镜在Art Deco设计里,不是一件物件,而是一种基本材料。

  但是,直接走进我内心的Art Deco杰作,不是名画,也不是总统套间国王套房,而是沃多芙塔楼小check-in大堂里的一个邮箱。这个邮箱挂在电梯的旁边,实在是整个小check-in大堂里最不起眼的角落。我从小就玩英国邮筒玩具长大,成年后又爱上美国家家户户前院那个插小红旗的信箱。在这个方便快捷的互联网时代,我对邮政有着深深的怀旧情结。

  邮筒信箱这些“前朝遗物”,曾经是多么实用的功能载体。不曾想到,一个寄信的邮箱,可以有如此优美的Art Deco浮雕,邮箱材料是银色金属—Art Deco的重要元素。我见过Art Deco风格的化妆箱首饰盒等贵重物件,却从没想到通常独立街头风吹日晒雨淋的寄信邮箱,进入“豪门”之后,成了如此精美的艺术品!建筑师和设计师对Art Deco风格的完美追求,落实到了这件雕刻着“美国邮政”字样的非酒店财产的物件上。这个邮箱,是我心中最难忘的Art Deco作品,也是我最得意洋洋的独家发现—我读过的所有Art Deco的书和杂志上,都没人提及过。

  象福特要向他崇拜的汽车设计师脱帽致敬一样,我要向Waldorf=Astoria沃多芙的建筑师和设计师们致敬!美哉Art Deco!

酒店业巨子的梦想

  在沃多芙酒店的主大堂,美丽的Art Deco最重要的装饰元素—金色图案,被升到高高的天花板上。而大堂四壁,是深褐色的木墙板。低调的深褐色木板和高调的金灿灿的Art Deco装饰图案之间,产生一种奇妙的平衡,令从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公园大道走进沃多芙酒店的客人,感到一种宁静和舒服。这种低调的舒服,令人感受到多少代富贵优雅积累起来的贵气。

  大堂的中央,有一座9英尺高、重两吨的塔式座钟,是英国伦敦Goldsmith公司为1893年的芝加哥世界博览会制造。

  酒店购买了这座钟,无论在Waldorf=Astoria酒店的前世(1893的旧址),还是今生(1931年的新址),它都是大堂的焦点。座钟是八面体,每人“独当一面”的八个人物雕像是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和七位美国总统:林肯、克里夫兰、哈里逊、华盛顿、格兰特、富兰克林和杰克逊。有不少客人带着孩子在看这座钟,令大堂有种回到“祖居”氛围。座钟每15分钟响一次,钟声怎么这样熟悉?呵,原来是采用了伦敦BigBen“大笨钟”的钟声!

  深色墙板上,挂着不少酒店历史上重要员工的大幅油画肖像。其中一幅是希尔顿酒店集团创办人Conrad Hilton希尔顿(1887-1979)。购买沃多芙酒店和塔楼,是希尔顿的终生梦想。沃多芙酒店是世界上少数的几间最具历史人气的酒店之一,本身又是建筑和装饰杰作,直到今天,它依然拥有纽约唯一的楼高四层、有两层包厢的大宴会厅,是每年卡内基音乐厅开季式晚宴、美国乳癌研究基金会、老年痴呆症研究基金会等大型慈善Ball筹款晚宴场所的不二选择。传说希尔顿把沃多芙酒店的照片压在他的办公桌面的玻璃下,横跨照片是他的笔迹:“最伟大的酒店”。

  希尔顿酒店集团的控股人—希尔顿家族,在科技大军和零售奇才沃尔玛家族之前,曾经占据世界首富这把交椅,这位曾经的首富对沃多芙酒店和塔楼情有独钟。他对沃多芙的第一笔投资,是在1942年购买沃多芙的债券,之后他继续购买沃多芙的股票,在1949年以三百万美元获得酒店68%的股权,这为他赢得了酒店的管理权。

  沃多芙除了富贵“基因”之外,后天的贵气保持和更上层楼,就靠希尔顿集团的努力了。1973年,沃多芙酒店和塔楼获得“纽约地标”的身份,进入纽约市法律保护的历史性建筑的行列。1977年,希尔顿的儿子拜伦经过艰苦的谈判,以3600万美元从Penn Central铁路公司手中,购入沃多芙酒店和塔楼的建筑及地皮,终于实现了父亲希尔顿的毕生梦想。

  自梦想实现后,希尔顿集团投资超过4亿美元翻新酒店,令沃多芙这个纽约地标随时跟上现代科技文明的步伐,并把它作为希尔顿集团旗下豪华系列“Conrad国际”的北美洲旗舰店。

  1999年,沃多芙酒店成为“历史性酒店信托基金会”的会员,这是一个非盈利的历史保护团体,会员酒店必须有50年以上的历史,并在美国国会的“全国历史圣地”榜上有名。如果客人用信托基金会的免费长途电话向沃多芙酒店和塔楼订房,酒店收入的一部分,将捐献给基金会,用于历史保护。

  从国家元首到顶级富豪,从大科学家爱恩斯坦到好莱坞巨星最英俊的“007”皮尔斯布鲁斯南,从美国总统在纽约的正式居所到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的大使官邸,从签订 《世界和平条约》 到创立联合国,沃多芙酒店和塔楼简直是一幢竖起来的历史。光看1963年的一天,就够酒店忙的:

  肯尼迪总统、艾森豪威尔前总统和宇航员库泊,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场合领奖受勋;温莎公爵和公爵夫人抵达沃多芙的家;前总统胡佛接受环球航行者大奖;退役将军麦克阿瑟、前副总统尼克松和现役将军克拉克,全部都回到他们在沃多芙的家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