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旅游 >> 印度 >> 旅游指南

印度:无处不在的魅惑

www.oklx.com 2007年04月01日       

 那些寺庙

  宗教繁多的印度寺庙林立,神佛漫天。

  世界最大的清真寺是德里的贾玛清真寺,传说建筑中没用一块木料。看着虔诚的伊斯兰教徒一边跪卧行礼,一边诵念经文,前行的方向朝着祭龛中央那块肃穆的大理石,上面刻有“麦加”二字。我更愿意相信,他们虔诚的目光前方,一定有自己心底的麦加,那才是他们灵魂朝圣的方向。

  德里最大的印度教寺庙是拉克希米·纳拉因庙,在这个很有童话色彩的四方塔里,印度教祭司在我的头发上洒上“圣水”,我也就试图带着顶礼膜拜的心情,浏览着描述释迦牟尼生平的壁画。盘腿坐在前殿,仰视着女财神拉克希米和护卫神纳拉因的塑像,渐渐地感受到那种风息心止。和信仰无关,但我还是祈祷心灵的这份安宁可以再长一点,可以再久一点。在印度航空公司的航班上小寐时,身着红色沙丽的空姐温柔地递来一堆印度食物,那眼神瞬间的烟波流转让我即刻有了意念中的印度拼图——摄人的舞姿,漫天的神佛,扑鼻的咖喱,传世的建筑,还有永恒的爱情。

  在印度航空公司的航班上小寐时,身着红色沙丽的空姐温柔地递来一堆印度食物,那眼神瞬间的烟波流转让我即刻有了意念中的印度拼图——摄人的舞姿,漫天的神佛,扑鼻的咖喱,传世的建筑,还有永恒的爱情。  

  南亚次大陆的面纱正在前方缓缓展开,背后的笑容充满了魅惑。

  终点是首都德里,印度北部的三城:德里(Delhi)、阿格拉(Agra)、和斋普尔(Jaipur)传说中是印度旅游的“黄金三角”。

  那些陵墓

  也许是世人都对恒久的爱情有无尽的向往,泰姬陵几乎成为一个神化的符号。

  选择下午4点进入泰姬陵,为的就是传说中那纯白之上的一抹夕阳。果然是圣洁的白,纯粹得没有一点儿杂色。沿着红石绿树的主干道进入陵园,中央清澈的水路里有泰姬陵绰约的倒影,美轮美奂,就连大门上的雕花都精致得让人屏住呼吸。

  德里的胡马雍陵其实很像泰姬陵的红色系翻版,建筑风格如出一脉,只是全部采用红砂石筑就。融合了印度和波斯建筑风格的胡马雍陵没有泰姬陵那些喧嚣的赞叹,莫卧儿第二代王朝安静甚至冷清地躺在历史里。站在胡马雍陵的平台上,空气仿佛静止了一般,只有几只貌似乌鸦的鸟儿划过精致绝伦的帝王寝宫,留下不会打破静谧的哑叫。

  那些皇宫

  德里的红堡据说是仿照阿格拉古堡建造的。两个气势磅礴的建筑的确有着惊人的相似。在德里,从拉合尔门的中央拱门穿过,就进入了红堡,拉合尔门是当年尼赫鲁宣布印度独立的地方,今天门的两旁是熙熙攘攘的商店,以至于我在看到红堡的第一眼时就有种强烈的感觉,红堡在四周的一片灰蒙中壮烈得甚至有些突兀。

  莫卧儿帝王在红堡宫殿石壁上赫然刻字说,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地上天堂。全部用印度特色的红砂石筑就的红堡曾经是莫卧儿王朝的宫廷贵族们眺望朱木拿河景的享乐之所,红瓦赤墙至今依然浓烈,以一种独立的骄傲姿态,从周边的灰哑色调中超脱而出。

  当年精益求精的气派今天依然可窥一斑,红堡墙壁上的雕刻、窗格间的花纹、甚至已经干涸了的喷水池壁岩都精美绝伦,和红堡大气的外观相得益彰。夏杰罕当年斥资9000万卢比为自己打造的“孔雀王座”也已在侵略中流落他乡,我们只能站在红堡里眺望依然雄伟的古城墙,想像那种用黄金、翡翠和珠宝堆砌到极至奢华。

  在如梦似幻的粉红之城斋普尔,两个皇宫终于有了一些细节,让我审美疲劳的眼睛感觉灵光一现。City Palace漂亮的孔雀门和纵深感极强的长廊都让人穿越得赏心悦目过,今天的city palace已经成为一个博物馆,穿越了700年,那时候土邦王的珍藏还让今人唏嘘不已。

  斋普尔还有个地标级别的宫殿叫Hawa mahal,当地人也叫它风宫,因为聪慧绝伦的设计师在这个宫殿的整整一堵墙上设计了953个风口,让整个宫殿通透无比。伫立在当年妃子们遥望解闷的窗口,整个斋普尔一览无余。从建筑到三轮车,从城墙到女人身上的沙丽,斋普尔还真是一片粉红,满目的瑰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