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旅游 >> 越南 >> 旅游指南

越南 在芒街闲逛体验异国情调

www.oklx.com 2007年04月01日       
芒街少女赴越南考察的日子,我们很早就起床了,在路边小吃店用餐后,就等候在北海宾馆大厅内,直至7:30分来车,大家有点骚动,但接送导游和蔼可亲的笑容让我们也无话可说了。从北海驱车160公里至东兴市,就到了中午,在那里用餐后,就匆匆忙忙地来到了东兴口岸。这里,人潮如涌,我们挨着出境旅游团队排起了长队,口岸武警时不时的来到我们队伍中间,目光威严,不停地“训斥”整理队伍。在正午摄氏30度的太阳底下曝晒,队伍中总有几个耐不住晒的人躲到树荫下,还有几个不遵守出境规定的,携带的手机响个不停,被武警发现后要没收,弄得我们带队领导和周小姐讲了不少好话,最终由周小姐保管才算完事。因为越南本地的通讯微波信号大多是由中国电讯传送覆盖的,在越南打手机付费的是中国内地的长途电话费,越南通讯公司收不到一分话费,所以越南电讯部门规定,中国人去越南不准携带手机,可见越南的通讯技术是相当落后的。 

  终于可以出境了,大家兴奋不异。中国口岸一过就到了中越友谊大桥。全长110米的桥面,中越对开,以55米为中心线。站在中心线上,大家纷纷照相留念。作为喜欢搞摄影的我,先不忙照相留念,却把镜头对准了中越北仑河两岸风光,因是枯水季节,桥下水面不深,但中越两岸渔民的机动船却是来往如织,加上两岸新盖高楼的衬托,在强烈的光照衬托下,河面上波光粼粼,倒影辉映,煞是好看。我不停地按动快门,可惜这里不能有太多的停留时间,因为后面的游客一拨又一拨的跟着,将桥面挤得水泄不通。在周导的一再摧促下,我们来到了通往越南芒街的口岸,经边防海关通行验证后,就到了中越边境小镇芒街市。接下来是自由活动,我们参观了芒街市容、玉器一条街等风光。 

芒街少女  初到芒街,大家异常兴奋,大家三五成群的各自活动去了。走在芒街,随处可见美丽的越南少女,我本来以为在《三轮车夫》里的梁朝伟的越南情人是万里挑一的美女,因为我被她纤细的腰肢和腰肢下一尾灵巧的发梢电晕过。亲眼看到才发现,那些穿著旗袍领紧腰斜襟的本土服装的越南女子,都很像她,眼睛和身体说的话比起电影里的MIKE,更温柔贴切。在越南,女孩子比男孩子要多得多,战争破坏了两性平衡,所以,一旦和平,她们都美丽得不得了,希望自己是那个幸福的新娘。
     我一个人跟着小李导游游览,他也真热心,带着一口很重的广东腔普通话给我介绍起芒街风情。在北仑河沿岸的原军事基地,在丘陵小山头上,到处残留着铁丝网围着的地堡、雕堡、暗堡、防御猫儿洞等军事工地。小李说,他出生于1980年,虽然没有经历过那场中越不愉快的战争,但他知道,那场战争是由越南政府挑起的。由此,我突然想起了1979年春那场中越自卫还击战,当时我还在部队服役,虽然没有上前线,但那一个多月的临战状态,却让我终身难忘。站在芒街这个弹丸之地,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一个在我国看来,只有一个省份大的小越南,为什么要与泱泱东方大国挑衅呢。 
  漫步在街头,这里摆放的、叫卖的大多是中国制造的货物。我国政府为了赶走在越南的美国侵略者,支持了多少的人和物,我苦思冥想,百思不得其解,还是小李的一番话道出了原委:越南国家由于多年的战争,一直处于贫穷状态。在芒街,1979年前,这里是一片草房的边民居住地,老百姓生活一直很苦,是个边缘小镇。1969年越南胡志明主席逝世后,新的国家领导人没有看到中国当时也处于动乱时期,经济尚不发达,可他们把中国作为一块肥肉,要求援助的欲望越来越多,以为中国政府忘记了“同志加兄弟”的情意,于是造成一些小磨擦来迫使中国政府给予支持,最终造成了这场战争。我想也是。如果当时的越南政要像现在那样与我国睦邻相处,实行对外开放,也不至于造成国家如此落后。 

  边走边说,来到了芒街市中心。小李给我介绍起人民币兑换越南盾之事,并将我带至一家专营的兑换店,那里的营业员会说一口流利的中文,我很是敬佩。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以12元人民币兑换越币18800元成交。其实,我兑换越币是为了一种旅游纪念。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那个营业员冒出一句“你是浙江人吧!”,让我感到意外。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她说是听出口音。我开玩笑似地说她是不是“中国通”?忽然从楼上走下来一个老板模样的中年人,他面带笑容地与我搭讪,说他也是浙江人。异国遇老乡,感到很亲切感。那老板很客气地邀请我和小李上楼坐一坐,盛情难却,就上楼了。还没等我们坐下,老板自我介绍说,他是浙江宁波鄞州区某镇人,57年反右运动中,因他父亲被打成“右派”偷渡到越南安家。还说他父亲现年高78岁,在胡志明市开了一家规模相当大的娱乐城,他哥哥在河内党政机关任要职,他叫“刘某某”在芒街海关缉私科任科长。聊了一会儿,他突然请小李回避,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究竟要干什么?我心里直犯嘀咕。没等我细想,他突然稍稍对我说,最近他们海关有一批走私“劳力士”手表要处理,海关内部人员只要交付手表价值的2•5%税收就可以内销一块表。还强调说,每人只能卖一块,因他已经有了一块,作为老乡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转让。还再三强调,“劳力士”手表13万元一块,可保值30%。我一想,他与我萍水相逢,素未谋面,这手表保值也有6•9万元,他干吗只要我3250元,是不是假冒的,我有点疑虑。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当即摘下戴在手上的那块“劳力士”,我掂了一下,很有份量,观其外表也挺漂亮,真有点心动,只可惜我这次出行带的钱不多,再加海关也有限带人民币的规定,只好作罢。于是相互留下通讯地址,就依依告别了。回到聚集地,与湖南同行说起此事,他说遇到了与我一模一样的事。世上真有如此奇妙之事,我回过头来再找那位李姓导游时,他已无影无踪了。上车后,我把此事与带团的阿成导游说了,他说小李是散客导游,可能是中国东兴导游与越南芒街导游相互串通导演的。我这才恍然大悟,庆幸自己没有受骗上当。 

  在芒街闲逛了4个多小时,下午5时许,我们终于乘上了前往下龙湾的大巴,一路上的艰辛真让人疲惫不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