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旅游 >> 云南省 >> 丽江市 >> 旅游指南

丽江:金生丽水白沙间

www.oklx.com 2007年04月01日       

  去年春节去的丽江。回到北京数月之后才写下的。本想分成三个部分:繁华的归隐;金沙碧水作雄涛;玉泉出雪影,天水入凡来,但写完第一部分之后,就一直俗事缠身,未再动笔...

  有一些注解:我的老家离丽江很近,不过一直没机会去拜访过。知道这个名字也不过是从那年的一场大地震开始...

  18年,仅仅280公里之遥,我与她默默地作了这18年的邻居。若非十年前的共领的地动山摇,也许,丽江都不会成为我少年时知晓的的一个名字。即便是那场惊心动魄的地震,对我我而言,不过是一场惊吓,几许微震,那曾想到有一方如此美丽静谧的水土,承受着撕心裂肺的伤痛。

  如今,那场灾难的影子几乎无从寻觅。数千年茶马古道孕育的大研古镇,渐渐消寂了青石板上嗒嗒的马蹄声,却迎来了历史的又一次繁盛。游客取代了当年的商人,成为古城流动的主旋律;曾经的普洱茶店家,也都化作南来北至的艺人的栖身之所。白天自然是熙熙攘攘的观光客,操着南腔北调的中文洋话,主人客人都在四方街上围作一圈跳着热闹的团结舞;便是在入夜的小桥流水边,灯影摇红,一排排临水解风的闲吧,更是一片旖旎醉人的都市桃源风情。我于是恍然大悟。原来在这崇岭高原之上,深山僻水之中,繁华找到了归隐的所在。

  住一方纳西庭院,听几树早春莺燕,品几道小桥流水,拾几株红梅玉兰。穿街绕巷的流水里,水草飘摇,鱼儿逆水而列。这边有普洱苦丁,那边是红酒咖啡。东家曲声袅袅,西家茶香四溢。艺人们轻刻慢雕着手里的作品,游人们在身旁熙熙攘攘。纳西老奶奶依旧披星戴月,摇摇悠悠地就上了街,又摇摇悠悠地提着一小纸包东西往家里走。或者遇上了相知,高兴地停下脚步,拍着肩膀话短长,风霜刀刻的深褐色脸上笑容灿灿。而无数人走过来又走过去的青石板路早已被磨得铮亮,在长长地小巷投下的阴影间,微微地折射着蓝天的透明。

  我知道,就在我敲着键盘,窗外的大都市依旧车马繁忙的时候,遥远地让人心疼的丽江古镇,依然在距离家乡280公里的土地上,不紧不慢地流淌着清澈的玉泉水,懒懒地躺在白日的阳光下,醉在夜晚的空气中。天气越来越见暖意,流水两旁红灯树下浅斟低吟的人应该多起来了吧,我在想。因为玉泉水是如此清泠,所有的繁华辛苦都不免被荡涤一净;所以这许多不远万里赶来的游客,只为了抛弃一种旧事风尘,放任一段柔软时光。可不是一种柔软时光!就只是那无论白天夜晚吟着凤尾竹的葫芦丝,都软软地跟这翘檐木梁揉在了一起。几声丝竹入耳,几树杨柳风轻,哪怕只是对着粼粼碧水发呆,也是别处再没有的风致。莫说敌不过后海的古香古韵,比不了外滩的灯红酒绿,就是被古镇和玉泉轻倚着的玉龙雪山,便胜了外面世界所有的繁嚣。

  天安门的庄严巍峨,长安街的灯火辉煌,当玉龙雪山第一次清晨在古镇的北边突然跃入我的眼睛时,一霎那所有的繁华旧事通通忘却。我是山里长大的孩子,也从来不知道原来山可以如此晶莹剔透,如此震撼心灵。他一直都是静静地,静静地站在那里,从未向我夸耀,从未向我炫鬻,我却就那么单纯地被征服了。我早上看他的云遮雾绕,下午看他的清朗透明,晚上也要看他的隐隐荧光。我沿着金沙水北走,他就一路上若即若离地相随,然后告诉我北麓有宝钗之晶莹,南麓如黛玉般清丽。当我在碧绿的金沙水之畔畅叹着山河之秀丽时,他却在山坳之间,依旧静静矗立,任流云飘过,时光流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