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旅游 >> 美国 >> 民风民俗

底特律 城市探险者的天堂

www.oklx.com 2007年04月01日       
 

    在对被遗忘的建筑物爱得发狂的探险者眼里,很少有比底特律更迷人的城市。

    1900年到1930年期间,得益于蓬勃发展的汽车工业,底特律建起了几十座奢华的高层建筑,城市上空矗立着线条优美的办公大楼和豪华酒店,有些甚至高达30层。一幢红砖建成的百货商店就占据了一个街区,巨大的火车站被设计成古典城堡——前方立着庄严的圆柱。

    但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这些如此奢华的建筑就失去了昔日的风采。1950年到2000年期间,底特律流失了超过100万居民——占其人口总数的一半,尤其是1967年发生的种族骚乱导致人口大量离去。许多商店、旅馆和戏院因此不得不关门。

    曾拥有如此众多标志性建筑的底特律,在过去几年中已经拆除了其中不少废弃的大楼,包括哈德逊百货商店(Hudson's department store)——曾经是全美最大的百货商店。但要拆除一座规模如此巨大的建筑物费用也是惊人的,甚至超过1000万美元,而且包括市长基尔帕特里克在内的许多人也不愿意毁掉这些代表了底特律最辉煌时代的巨大建筑。所以许多建筑就被空置下来,有些甚至已经废弃了超过30年。

    而市区的中心地带——伍德沃得大街(Woodward Avenue)周围6个街区的范围内已经成为城市探险者眼中最具诱惑力的地方。卡尔说:“在底特律长大,你整天看见这些被木板封死、被栅栏围着的建筑物,对里边的世界你会充满了好奇。”

    31岁的剧院经理罗伯特·克莱特说:“我总觉得好像错过了底特律的一些东西,我总希望能看见这些建筑物在它们辉煌时期的样子。”在每月一次的例行探险中,克莱特对过去雄伟庄严的东西——大理石地板、黄铜自动饮水器、桃花心木的电梯间和手绘瓷砖,有着特殊的爱好。

    行规:除了照片什么都不带走,除了脚印什么都不留下

    在掀开钉在底特律一家酒店窗户上的夹板后,探险者发现了一个可能的入口:他们通过一个与街道一般高的破碎天窗摇摇晃晃地挤了进去,摔在黑漆漆的地下二层一堆发臭的垃圾上。靠着硕大的手电筒,他们才得以通过谜宫般分布的生锈锅炉来到酒店大厅。58岁的艺术家洛厄尔·布瓦洛感叹道:“太壮观了。”布瓦洛是专程到这些废墟中寻找灵感的。

    一旦他们安全进入了一座这样的建筑里,探险者们可以花数小时仅仅是到处看看。因为通常一个真正的城市探险者会遵从这样的道德规范:除了照片什么都不带走,除了脚印什么都不留下。

    也许底特律最令人激动的废墟要数这家布克-卡迪拉克酒店了(Book-Cadillac Hotel)。开业于1924年的布克-卡迪拉克酒店曾是底特律最高级的旅馆,接待过无数总统、电影明星和著名运动员。今天这座巨大的舞厅仍给人一种高雅的感觉:高高的拱形窗户上挂满了淡绿色的窗帘,舞池上方是设计精巧的包厢,罗曼蒂克的耳语似乎还停留在微风中。

    但其实微风是从一排被打碎的窗子进来的,舞厅的地板上堆满了潮湿的石膏、发臭的地毯和破烂的木块,枝形吊灯已经掉到地上,里面的水晶已经打碎或者被偷走,水滴从30层高的屋顶上渗下。 残骸到处都是:一个古老的灯罩、一个肮脏的床垫、一台倾倒的电视机、几块木质横梁以及墙壁剥落的碎石。乔斯·卡尔说:“这既让人兴奋,也让人感到压抑。”而布瓦洛则将这座酒店与“泰坦尼克号”残骸相比,他说这就像一条躺在海底的巨轮,时间似乎都因此而凝结。

    在大厅里,有一本1974年的《花花公子》杂志;酒窖里还藏着十几瓶密封的白兰地,从1984年酒店关门以来就没有人碰过;食物储藏室里还有许多腌牛肉罐头和一大瓶黑樱桃。22岁的工程系大学生丹·考斯莫奇说:“你可以想象当年这里盛大的场面,那些噪音、那些人流,里边的人们都忙着做自己的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