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旅游 >> 荷兰 >> 休闲娱乐

阿姆斯特丹 伦勃朗的人生驿站

www.oklx.com 2007年04月01日       

古都阿姆斯特丹

古都阿姆斯特丹

春夏之交的荷兰大地,一片翠绿,一派生机,一眼鲜亮;春夏之交的古都阿姆斯特丹,一片人潮,一派壮美,一眼秀色。

  一方秀水,一方沃野,孕育一方人才。

  伟大的天才的现实主义肖像画、历史画、风俗画和风景画世界级艺术大师伦勃朗的故居就傲然挺立在阿姆斯特丹那幽静秀丽的街道旁。我们漫步于大师光彩夺目的画作展室,我们停步在大师妙手挥就的自画像前,他静静地停驻在自己的画作之中,他深沉凝视着世间的阴晴冷暖,他仿佛在思索,在追忆,在倾诉,他仿佛在向我们远方的匆匆过客诉说着昔日绘画、生活和生存方式的全部的艰辛旅程。

  伦勃朗1606年7月15日出生于荷兰弥漫着浓重文化氛围的莱顿小镇。童年的伦勃朗,还是一身奶气,就从神奇的民间故事和人物的多彩服饰中,如饥似渴地吸取智慧的灵感,牢牢地迷上了绘画,且立志献身于艺术,做一名大家。

  独具慧眼的父亲毅然支持了孩子朦胧的志向,14岁的伦勃朗在就读于莱顿大学两个月后就决然改学绘画,开始了他艰辛的漫漫的绘画征途。

  匆匆迈入画坛的伦勃朗似刚刚出浴的朝阳,幸福地徜徉在人生的小道上。殷实的父亲为他精心选择着导师,导师精心地为他的未来启蒙解惑,指点迷津。年轻的伦勃朗在导师的引导下,一步步艰辛地向艺术的高峰登攀,向人生的佳境挺进。几载奋斗,几度辛劳,他从默默无闻的小镇而踌躇满志地走进了大都市阿姆斯特丹;他由委身于师长的画院而坐堂于自己梦寐以求的画室收授门生;他由复制欧洲大师的名画出售谋生,而被学院的学生开始复制自己的画作。一幅《蒂尔普医生的解剖课》画作,竟使他一夜之间闻名于画坛,由此,达官贵人,私家公会,应声而至,订单洽谈滚滚而来,天才的伦勃朗迎来了他人生和创作的灿烂辉煌的黄金时代。

  1634年,28岁的英姿勃发的伦勃朗,伴着画布上甜蜜而亮丽的肖像画悄悄地走进贵妇人的香榻,一位美丽纯情少女也缓缓地走进了爱河澎湃的伦勃朗的心田——名门闺秀萨斯基亚带着少女的一颗热恋的芳心,拥进了这个为世人敬仰的天才画家的心上。她出身上流名门,她父亲曾执掌市长之重权,她兄弟或为律师,或为达官。萨斯基亚的到来,为年轻的伦勃朗带来了丰厚的财产,带来了无穷的欢乐,带来了无尽的创作灵感。美丽动人的萨斯基亚一时成了伦勃朗笔下的心驰神往的女神、花神,心中的太阳和天使。一对幸福浪漫的伉俪呀,尽情享受着人生,尽情地憧憬着未来,尽情地开辟着绘画艺术新天地。伟大的天才的伦勃朗,此时他淋漓尽致的艺术水准,他无与伦比的艺术才华,他运用光线和阴影增添作品的厚度、力度和神秘感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地,成为明暗对比无可争议的大师,至今无人能与之匹敌。

  可是啊,可怕的时刻——1642年,黑色的1642年啊,终于降临了。

  昨天是那幅《蒂尔普医生的解剖课》画作使他一鸣惊人,今天啊,一幅他最著名但并非最佳的绘画《夜巡》竟然使他得罪了无知的顾主,声誉横遭诋毁,而陷入人生黑暗的深渊。

  这年,就是该死的1642年,因为当时照相术并没有问世,阿姆斯特丹射击手公会,邀请走红的伦勃朗为他们绘制一幅巡警生活的群像画作,像今天集体照片一样悬挂在同业公会的房间里以示纪念。而岿然独存的伦勃朗没有按照订货者平庸媚俗的要求简单地画出每一个人的肖像,而是把这画作当成一个历史的主题画来构思,他将主要人物安排在画面的显著位置,而将其余的人物放在后边予以处理,加之画面明暗变化强烈,有的人则被处在暗影中。这样每个人出同样的钱,却不能在画面获得同等地位,由此,引起强烈不满,遭到公会的拒绝。为了索回画金,公会诉诸法庭,并对伦勃朗进行了大肆的人身攻击和中伤。《夜巡》引起的轩然大波,渐渐超出了艺术本身的争论,一些维护旧道德的无知小市民以伦勃朗曾经以他妻子萨斯基亚为模特儿画过一些裸体宗教题材的历史画为由,轮番对他进行肆无忌惮的诽谤和攻击。但是,倔强的伦勃朗,我行我素,毅然坚持自己的艺术信念,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我就是我,毫不动摇,决不修改。

  黑色的1642年啊,年轻气盛的伦勃朗在身单影只地与旧势力旧习惯搏斗中声誉和地位悄悄地衰微了,他的世界渐渐地崩溃了。

  名人的运数注定寓于着著名的不幸,好人难能得到好的报应。这不,祸不单行,在《夜巡》风波的阴风冷雨冲击下,这年的6月,与伦勃朗心心相印的爱妻萨斯基亚一病不起,竟然溘然西去。不幸的伦勃朗,可怜的萨斯基亚,在他们相爱相伴的短短8年中,先后培育了4个儿女,却只留下了小儿子蒂图斯活到成年,其余3个都早早夭亡,这给年轻的夫妇留下了多少眼泪,多少折磨,多少痛苦啊。今天,腥风血雨的今天,与命运抗争的今天,与自己生死与共的爱妻又撒手西归,不幸的伦勃朗有多少不幸,多少苦痛,多少辛酸要诉说,而又能向谁诉说呢。

  花神爱妻萨斯基亚的突然去世,给中年的伦勃朗以致命的打击,他的一颗滚烫的心凉了、碎了,他赖以生存的绘画订单绝迹了,他与贵族沟通的渠道断裂了。

  内外交困的伦勃朗真正地陷入了空前绝后的深渊,悲痛欲绝的伦勃朗自此一年多闭门不出,日夜厮守着和萨斯基亚爱情的结晶——刚满周岁的儿子,父子相依为命,度日如年。

  不失时机地走入伦勃朗孤独生活中的是一位纯朴的农妇海尔特耶。她承载了长达7年的情妇和保姆的家庭重担,她准时地填补了伦勃朗失却的感情空间,但他们毕竟志不同而难以善终,后来仅为一只戒指反目成仇,竟然奔走于法庭,痛苦悲愤地分道扬镳。

  在与海尔特耶同居之时,伦勃朗已移情于新的管家、年轻美丽的亨德里克耶。但是,宗教世俗并不容忍伦勃朗爱情的萌芽,教堂法庭发出了愤怒的传唤,可爱坚强的亨德里克耶勇敢地独立于法庭,自豪地选择了爱情而并不惧怕教会的驱逐。晚年的伦勃朗一度再次获得新的幸福,亨德里克耶带给他极大的安慰和幸福。她一边抚育前妻的幼子,一边为伦勃朗充当作画的模特儿,女儿科尔内利娅的诞生为不幸的画家及时地带来了些许的欢乐。

  但是,欢乐幸福只是短暂的,而不幸和苦痛与生俱来。此时的荷兰就像伦勃朗的家庭一样步入了空前的困境:与英国争夺海上霸权的战争,耗尽了国力,陷入经济大萧条。国势动荡,民不聊生,品味收藏绘画情趣的订单愈来愈少了。绘画有术,理财无方的伦勃朗痴迷于艺术收藏,生意亏空,官司缠身,债务累累,为了抵债,为了生存,为了艺术的追求,1660年伦勃朗忍痛将全部收藏品和家产廉价拍卖,仍难以偿还所有的债务。这年,贫困潦倒的伦勃朗,无奈举家迁居于一所简陋狭小的民居中艰苦度日。

  不久,相依为命的爱妻亨德里克耶又先于伦勃朗病逝离去,接着唯一的儿子蒂图斯于病中举行婚礼,半年后英年早逝,新婚不久的儿媳在生下遗腹女短短数月后,也竟然抱着呱呱待哺的婴儿,含泪病去了。

  亲人的相继逝去,友人的接连分手,爱情的失落,事业的失意,使晚年的天才的伦勃朗受尽了人间一切挫折苦难,品味了社会一切世态炎凉,陷入了极端悲惨困苦的境地。

  人生啊,人生!人生是什么?人生是一种探险,人生是一趟苦旅,人生是一次炼狱,人生是一场噩梦!不是么?凡人是如此,名人亦如此!

  然而,伟大的艺术大师伦勃朗,与命运抗争,与世俗抗争,与自己抗争。我就是我。“我是磨坊主的儿子,哥哥是皮鞋匠。即使用世界上所有的丝绸锦缎,所有的雀毛花边加在我身上,都一点不能改变我。”

  这就是伟大的艺术家的宣言,这就是天才的磨坊主儿子的骨气,这就是年迈的黄昏中的画家的呐喊!

  装饰市政厅的画作,一千盾的订单,货主不满意,他分文不得,但决不修改;又一幅木版肖像画作,莱顿货主不满意,拒不付款,他依然故我,愈穷愈坚,越苦越强,越难越硬。

  刚强的伦勃朗,没有迎合,没有屈服,没有消沉,没有止步。他在困境中艰难勇敢地探索着,他在逆境中发奋创作着。无数的打击和不幸在伦勃朗心灵深处愈加激发出一种无形的创新精神,他发誓要走出一条自己的独特之路,他要竭力表现绘画似乎无法表现的东西——人的内心世界。

  伦勃朗是一位真正的伟大的艺术殉道者。他不媚俗于时尚的流行品位,他不屈服于命运的摧残和磨难,他不为金钱而折腰,他不趋炎附势,他坚定地恪守艺术的原则和品格。“比金钱重要的是名誉,比名誉更重要的是自由。”晚年的伦勃朗尽管长期蜗居于阴暗的小屋,但他独具一格的绘画艺术却“以黑暗绘成光明”。他更加珍惜不多的创作时光,他的艺术语言更加炉火纯青,他对人生和社会的认识更加敏锐和深刻,因而,他的作品更加伟大而永垂不朽。

  1669年10月4日,这位17世纪荷兰画派的伟大首领,杰出的艺术大师,在饱尝了人世间丧亲、贫困、攻讦、孤独和冷遇等一切不幸之后终于闭上了他深沉智慧的双眼。当他挥泪告别这个充满了磨难和苦痛的人生的时候,他的身旁只留下了几件破旧的衣衫和朝夕与共的画具,他被悄然无声地草草地掩埋在早逝的儿子的墓旁。

  吝啬的上帝呵,给予这位不幸画家的丧葬费仅是13个盾——只相当于埋葬一个乞丐的花费。然而,他却给人类留下了价值连城的宝贵的文化遗产:500多幅油画,250余幅铜版画,1500多幅天才灵动的素描和他那坚强不屈,坚忍不拔、愈穷益坚、自强不息的做人作画的伟大精神和原则。

  毕竟历史是公正的。尽管昔日伦勃朗贫困孤苦地死去,但试看今日,他却是满载着荣誉,享有人类永远铭记的荣光。

  (文:车吉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