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红眼航班”与“民航眼界”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有消息说,新疆航空公司将在乌鲁木齐至北京、上海、广州的航线上开通夜间航行的“红眼航班”。“红眼航班”是国际上对夜航航班的统一称谓,意即一些乘客因夜间乘机睡眠不足而导致眼睛发红。

  新航开通的这次“红眼航班”,实行收益管理,将飞机的经济舱划分为机票价位不同的若干舱位,并根据购票时间和舱位的不同实行不同票价,最低价位的票价仅相当于一张火车硬座票的价钱。它的出现对出行者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比如去上海,凌晨一两点起飞,天亮刚好到达上海,省钱不说,还减少了40多个小时的旅途劳顿。同时,“红眼航班”也可以赢来众多旅行社的叫好,他们可以根据旅游者的不同消费层次提前组团,降低了旅游费用,生意肯定会兴旺起来。新航的这一举措,是一件极有眼光的大好事!

  这使我想起了另一件事。生理学上有一个“等渗压”原理,是说细胞膜内外液体的浓度如果不相等,浓度大的液体里的离子就透过细胞膜流往浓度小的一边,直至两边浓度相等,离子便不再渗透。这个现象我认为在社会上也有普遍性,比如交通方面铁路、公路和航空的竞争即是:公路、铁路优势小时,旅客向着航空跑;航空优势小时则反之。这是一般道理,人人都懂。这里的关键是,要有一个具有科学调节两边“浓度”功能的“膜”。

  我国过去多年的地面交通,旅客浓度饱和到了几近爆炸程度,尤其是每到所谓“春运”期间,几乎凡铁路公路车站都人山人海,凡车厢都水泄不通,到处是票贩子囤积居奇大发不义之财。人们惊呼民工狂潮的不可遏止,哀叹交通线路和交通工具的滞后。有什么缓解地面交通这种“饱和”、“爆炸”的办法吗?

  不是还有民航吗?然而一说到坐飞机,老百姓都觉得那是大官儿或阔人的事,一般老百姓哪能“染指”?所谓“民”航,真有点儿名不副实,因为它和大多数普通人保持着距离。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民航的票价,居然比一些发达国家还贵很多,难怪老百姓要远而敬之,心怀不满了。

  自然,高高在上的民航也曾采取“打折”措施以吸引旅客。飞机客运似乎也火热过。但是,“折”打得有限,还是昂贵;“折”也不能随便打,人们不时听到关于不许打折的禁令。民航仍然有“高处不胜寒”的意味。如今“红眼航班”屈尊降贵,总算是向“民”靠近了。

  我国铁路过去不是因为票价高,而是因为不愁客源而被称为“铁老大”,以致服务质量欠佳。后来高速公路发展了,很多旅客坐长途汽车去了,“铁老大”顿感不妙,不得不改善服务。这是由“服务膜”来调节旅客的流向。现在的“红眼航班”,则由票价和夜航来调节旅客流向,我把这看成是一个“优势竞争膜”和“先进意识膜”。

  遵循市场原则和民本原则,民航放弃旧的条条框框理所当然。“红眼航班”的出现,显然为进一步启动航空客运大市场提供了一个可行的思路。可以肯定的是,在实现民航公司、旅客和旅行社“共赢”的同时,“红眼航班”也将引发客运行业的新一轮竞争。当然,只有几条“红眼航班”似乎还很不够,民航的眼界应该放得更远大一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