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已有多个通融的先例 断足少女理应破例登机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拒绝断足少女登机究竟是根据哪一条规定,人们不得而知。但是,依据一些曾经公开的新闻报道我们可以知道,类似情况也不是没有可以“通融”的先例:

  例一:今年1月20日,从上海返回台北的中华航空公司的CI586航班上,搭乘了一位患有运动神经元疾病(又称“渐冻人”)的重症病人,为能让这位名叫叶玲的乘客安全回家,华航特意拆了三排坐椅,并破例允许两名大陆医务人员随行。

  例二:2004年3月19日,因为患有先天性脊椎疾病需远赴成都治病,出生才20小时的婴儿杨康被南航深圳公司破例允许上机,顺利抵达成都入院治疗。按照民航有关规定,新生儿必须满14天才能乘坐飞机。上级领导经过慎重研究后果断做出决定:为了挽救这个幼小的生命,可以破例允许其乘机!

  例三:2002年10月下旬,75岁的江苏老人李荣林在昆明旅游时突发脑溢血,生命垂危……远在江苏靖江的8个儿女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让老父回归故里,但民航史上没有运载垂危病人的先例。最后,西南航空公司答应破例运送,开出了一张机票6万元的天价,结果,老人回到靖江后,病情奇迹般好转了。

  由叶玲、杨康、李荣林三位的经历,人们不难发现民航方面并非不可以破例,而断足少女只要具备了这样类似的条件也就可以破例登机:第一,必须要有领导批准;第二,具备一定的经济条件,能够满足航行中的特殊护理费用。在此事件中,接待她登机的机场工作人员如果及时将她的情况向上级领导反映,她的登机就有获得批准的可能;同时,在飞机航行中,如果她需要民航提供特殊护理,民航也应该列出相应的价格,只要她的家属可以承受,断足少女依然可以争取到断肢再植手术的时间。

  但是,在“人命关天”、“救人要紧”的紧要时刻,民航又做了些什么呢?当班的民航人员以所谓的“民航规定”作为逃避服务的遮羞布,一没有及时向领导申请报批,二没有仔细研究让少女登机的可行性,狠心地让家属和患者“眼睁睁看着飞机滑出跑道”。不可否认,正是航空公司和机场方面对乘客生命健康的冷漠与麻木,才给断足少女及其家人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终身遗憾和身体伤残。

  为了杜绝类似事件的再度发生,舆论应该支持断足少女家属和律师打赢这场索赔的官司,让民航因为无视乘客生命、延误治疗而付出赔偿代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