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中航油事件:为了10%私利的罪恶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中航油事件出来之后,很多媒体替陈久霖辩护,无非说是不小心赌输了,或者落入国际资本的圈套云云;包括陈久霖本人也自吹再给他多一些钱就能翻本。事情的真相果真如此吗?笔者不这么认为。

  陈久霖是在这件事上表现出对金融市场的极度无知和由于利令智昏展现的疯狂,这件事情根本不存在别人陷害他,当他做了一个完全不合常识的操作,国际金融市场不杀他杀谁?

  中航油能够亏损5.5亿美元,是因为看跌石油价格卖出了大量的石油看涨期权合约。这是极不合理的操作,因为通常看跌价格应该是选择买入看跌期权。

  我们知道,看跌期权代表你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有权利以某个给定价格卖出货物,当你获得期权时只用付出少量权利金而不用付出货物的完整价格,如果货物价格在未来狂跌,你就可以用很低的价格买入而用给定的高价卖出。价差就是利润。如果在期权到期前价格没有跌或者上涨了,你只损失权利金。

  而卖出看涨期权,当货物价格下跌时你能获得权利金,而货物价格上涨你必须以指定价格交割货物,当手中没有货物时,你就只能以市场的高价买入再按指定的低价交割,其间的价差即为亏损,这个亏损在理论上是可以无限大的。

  中航油看跌石油价格,大可以买入看跌期权,赌错了只亏损权利金,如果跌了扣除权利金跌多少赚多少,赚得也大。而卖出看涨期权即使如中航油所盼跌了,实际也只能赚到权利金,如果上涨由于空仓则要冒无限大的亏损风险。

  由此可以看出,陈久霖绝非像某些媒体所说,只是赌错了,否则他不会不选择买入看跌期权。那么陈久霖为何要这么做去选择风险效益极不成比例的做法,在分析之前,为了更好地揭露他的问题再看一下他的期权定价的问题。

  期权的定价非常复杂。

  中航油开始在年初卖出的一年期的美式看涨期权,笔者采用基本的期权定价模型(布莱克斯—舒尔斯模型)计算了一下,如果以去年底石油价格38美元计,考虑到当时石油价格在短期内从20几美元涨到38美元(即波动率很高);一年有效期的执行价格在40美元的看涨期权定价应该在10美元左右。

  现在该总结陈久霖问题的真相了。1、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当中航油手中只有几百万桶石油期货合约时,卖出5500万桶石油的看涨期权是对金融的极度无知和自杀性行为。因为没人逼你卖,如果你卖了,国际炒家听说一定会来杀你,因为你手中没货,他们只要把价格抬上去,银行一定会逼你追缴保证金。陈久霖胡说什么再给他多少多少钱就能翻本,事实是再给他更多钱,炒家就能把价格抬到60美元一桶,他还是死,而且变成国家亏十几亿美元。2、卖出期权的定价显然有问题,根据我上面的计算,期权合约的价格应该在10美元左右。

  那么如果是38美元的时候卖出的,其实石油涨到50美元中航油都没亏多少(因为可以拿10美元的权利金填补亏损),而事实是涨到50美元的时候中航油已经亏了5亿美元,即一桶亏10美元。虽然我没看到具体中航油以多少价格卖出的期权,显然定价过度便宜。3、陈久霖操作表现出极度的无知,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笔者相信只有一个原因:利令智昏逃避监管拿国家的钱谋取私利。

  因为买入看跌期权是需要现金的,中航油手中的现金一是不够他买入如此多的期权,二是从国家的监管来说可能他也无法用现金做这个。但卖出看涨期权就不一样了,只要中航油在银行里有少量保证金,卖出看涨期权马上可以获得大量权利金收入。没有花钱很可能监管不到。而我们从公开资料看到陈久霖的薪水根据协议公司盈利超过一定金额后将获得盈利的接近10%,那么他卖出5500万桶石油的看涨期权,获得的权利金应该有数亿美元,如果真的如他所愿石油价格没有继续上涨,那么他可以分得的利润达到数千万美元。这是他这个新加坡打工皇帝去年收入的十倍左右。这个诱惑足以令他利令智昏达到疯狂。

  不合情理地进行操作,押上的是中航油的身家和中国政府在海外市场的信用,赌的是自己可能获得的上千万美元的年收入。

  有些媒体介绍陈久霖不断加仓和做出期权展期操作,是因为坚决看跌,所以越赌越大。这也是一个很大的误解。

  当石油价格上涨时,银行会不断要求中航油追加保证金,而陈久霖手里没有这么多钱,那么继续卖出期权合约就变成获得现金的渠道。而期权展期其实是一买一卖的过程,你希望把卖出的2004年底到期的期权展期到2005年,相当于你要买入2004年到期的看涨期权,然后再卖出2005年的期权。当然交易所可以保证交易是成对进行的。我们知道到期时间越长的期权价格越高,所以这样的展期交易中航油还能获得现金。

  所以做展期交易和不断加仓,陈久霖不是要继续赌(因为原本2004年底的合约还没到期),而是通过扩大风险获得现金来填银行保证金的窟窿。为了自己的私利,采用饮鸩止渴的方式获得现金填补保证金的窟窿,导致窟窿越来越大,最终不可收拾。

  这个事件实际上凸显了国企改制的漏洞。为了激励管理者给予他公司盈利的10%可能是个好的鼓励办法,但如果没有监管,他为了10%完全可以拿国家的钱肆意赌博,我们是否有一个制度保证国企领导者即使盈利但如果是拿人民的钱这样开玩笑也能保证受到处罚?

  陈久霖事发后曾经说过:“我不是里森,我跟他性质不一样”,里森是判断失误,但操作无误,问题出在逃避监管不断追加头寸酿成大祸。而陈久霖是判断失误,为了私利胡乱操作,再逃避监管不断追加头寸。所以,他说得对,他跟里森的性质不一样,他的性质更恶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