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赌徒陈久霖:未能躲过的43岁大劫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把陈久霖视为一个赌徒并不为过,他曾经说过:“赌可能是人的天性,我经常会赌一赌。”但这回他赌输了。这个被称为2004年最倒霉的人未能躲过他的43岁大劫。

  身为中国航油(新加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航油)执行董事和总裁的陈久霖,因为从事石油衍生品交易,在导致中航油总计亏损达5.5亿美元(公司净资产仅1.45亿美元)之后,于2004年12月8日被新加坡警方逮捕,目前,他正取保候审,获罪与否将等待新加坡有关当局所作的调查结果。

  尽管事发至今已过去一个多月,但媒体对这一事件以及陈久霖因何导致这一世界级灾难的追问远未结束。

  [b]农家子弟到打工皇帝[/b]

  陈久霖曾经是“黄冈人的骄傲”,他出生于湖北黄冈市浠水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82年秋,21岁的陈久霖成为村里有史以来头一个考上北京大学的学生。当青年陈久霖提着一个大红的箱子,站在北京火车站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时,他为去学校是转乘“电车”还是“汽车”迷茫了好一阵子。也许那时,在他的心中,一定要出人头地的念头已经在悄悄地滋长。

  陈久霖在北大学的是越南语,毕业后就职航空公司,后又获得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学历,曾以翻译身份参与一些项目谈判。

  1997年,在亚洲金融危机中,陈久霖奉命出任中国航油总裁,被派接手管理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陈久霖刚到新加坡的时候,当时的中国航空油料总公司(2002年改名为中国航空油料集团)提供给他的全部家当是屈指可数的16.8万美元、一名助理和一家基本处于休眠状态的船务经纪公司。但是在陈久霖的管理之下,短短几年时间,中国航油的净资产由1997年的16.8万美元(28万新元)猛增至2003年的1.28亿美元,增幅高达761倍。陈久霖更将公司在新加坡包装上市,并成为当地的明星企业。陈久霖获得了“亚洲经济新领袖”等等系列盛名。2004年8月18日,陈登上了新加坡中资企业协会会长的宝座。

  此时的陈久霖,已经由出身寒微的农家子弟变身“打工皇帝”,其年薪大约折合人民币2350万元。据说陈久霖的薪水大部分拿到母公司发奖金去了。

  在生活中,陈久霖不改农家本色,平时生活俭朴,中午同员工一起吃盒饭,从来不见富豪派头。他太太是一名朴实的职业妇女,缺少时下那种珠光宝气的行头。夫妻俩住在租来的两房式公寓里,也没有雇请佣人照顾生活。

  2004年11月29日,爆出巨亏之后,陈久霖不得不向新加坡高等法院陈述真相,以求破产保护。

  12月1日,他飞抵北京,先看望了在北京病中的岳父,又马不停蹄地赶到湖北黄冈的农村看望自己的爹娘。陈久霖把分散在各地的兄弟姊妹召集回家,提前3天为父亲举办了73岁生日家宴。接着到家族的祖坟前烧香祭拜。行前,他安慰父亲:“我本身是一个农民的孩子,大不了过几年再回来陪您老人家种田去。希望您健康长寿,能等到那一天。”

  此时,他已经做好了坐牢的准备。根据新加坡的法律,此次中航油事件中,陈久霖本人最多可能被判刑7年并处罚款25万美元。

  [b]神坛之上到滑铁卢[/b]

  盛名之下,陈久霖确实将自己看成了非常成功的人物。

  不可否认陈久霖的个人努力。中航油在上市以后,他迅速建立了以石油实业投资、国际石油贸易和中国进口航油采购三足鼎立的战略,并命名为第二次转型。2002年,陈久霖收购了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航空油料公司33%的股权,以及西班牙最大石油储运与分销商CLH公司5%的股权。2004年初收购了华南蓝天公司24.5%的股权和水东油库80%的股权,并与阿联酋国家石油公司(ENOC)签署了在中东和新加坡投资石油仓储设施的合作备忘录。

  中航油对新加坡石油展开的收购使陈久霖的成功梦想进一步放大。新加坡石油是一家具有完整供应链的石油企业。陈久霖企图通过收购令中航油成为首家既有上游油田和炼厂、又有下游仓储设施和分销网络等一系列完整供应链的海外中资石油企业。“买来一个石油帝国”成为中航油的第三次战略转型。

  这4次大收购此后被戏称为是陈久霖的4次“豪赌”。这几次豪赌的前景似乎一片光明。在自我膨胀之下,他却忽略了中航油的成绩与行政垄断或政策垄断不无关系。中国航油集团基本垄断了中国国内航空公司油料的供应。1997年,新加坡公司采购航煤有10亿美元,仅占母公司进口总量的2%,但是在2001年公司上市当年则完全垄断了进口航煤的采购。

  最为要命的是,陈久霖被指责为“不了解石油,却俨然是个专家”。母公司的放权使位于新加坡的中航油基本上成为陈久霖一人的“天下”。而笃信《易经》的陈久霖甚至将《易经》作为商业指南,以野路子来对抗正常的商业思维。“对于‘止损’这样基本的交易原则都还没有掌握”有人这样评论他。

  所以,当这次陈久霖再次利用手中掌握的巨额国资进行豪赌时,却碰上了赌场高手——美国石油投机商皮肯斯。据说皮肯斯在几周之内就赢了30亿美元,而陈久霖却输掉5.5亿美元。

  虽然从新加坡风险管理委员会到中航油都有相应的风险管理制度,但在赌徒的眼里,制度早已黯然失色。

  去年12月10日,新加坡高等法院裁定,中国航油须在2005年1月21日前提交债务重组计划、债权人名单和债务额以及召开债权人会议的计划书,并在2005年6月10日前召开债权人会议。虽然暂时避免了破产的厄运,但中国航油今日的状况却仍是令人揪心。

  事后,陈久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那就是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回首过去的这段经历,我感到不寒而栗,犹如噩梦惊醒。面壁反省,我十分后悔、痛心疾首。”

  人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吗?不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