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是打击报复还是处置告状者?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b]——对陕西省机场管理集团公司和民航安康站的再调查[/b]

  8月31日,本报刊发了《安康民航大酒店书记举报上级竟被“下岗”扫跑道》一文。该文见报后,陕西省机场管理集团公司、民航安康站和安康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该文严重失实,报道的内容与实际的事实大相径庭。

  本着对党的新闻事业和广大读者及相关单位、具体当事人高度负责的原则,9月2日,本报再派记者前往安康等地,重新进行深入全面的调查核实。记者先后在民航安康站与20多名干部职工单独座谈,在安康市检察院查阅档案,在省机场管理集团公司核对情况。经过一周时间的采访调查,认为本报所刊发的文章由于没有全面深入的调查采访,导致基本内容失实,给相关单位的名誉带来不良影响。同时经重新调查,根据工作组调查事实,省机场管理集团公司对申玉德同志的免职决定不是打击报复,而是对告状者的正当处置。

  2002年10月,安康民航大酒店竣工开业,安康航站为了解决职工再就业,选派31名职工到酒店工作。这31名职工中有15名党员,于是航站党委临时任命原航站办公室主任申玉德为酒店党支部书记(享受正科级待遇),职责是确保酒店正常工作的同时,主持党内组织生活,做好全体职工的思想稳定工作。

  申玉德对航站站长权克让等领导班子成员有不同看法,之前他所举报的问题,经上级工作组多次调查,证明都是没有事实根据的。但申玉德坚持写信反映已调查过的问题。

  今年2月13日,申玉德和16名职工联名写信,反映航站权克让等党委班子的九大问题,分别寄往国家民航总局纪委、西北民航管理局纪委和陕西省纪委、省人民检察院及新的上级单位陕西省机场管理集团公司党委。

  省机场管理集团公司是去年12月12日新组建的省政府直属大型国有企业。收到联名信后,公司党委十分重视,立即决定抽调纪委办公室、党委工作部、人力资源部、财务部和审计室的业务骨干,组成8人工作组,前往安康展开严密细致的内查外调。

  工作组在安康调查了10天时间,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经核实,未发现有关站领导严重侵吞和损害国家和机场财物的行为。举报人反映的九个方面问题基本上是举报人推测、估算和主观臆想的,内容基本失实。”

  集团公司三位书记和其他党委成员在调查结果明确之后,经过相互沟通商议,3月2日,决定免去申玉德酒店支部书记的职务,调回民航站按一般干部安排工作,工资待遇按新岗位确定。

  集团公司党委的理由是:申玉德身为党支部书记,拟写不实的举报信并带头签名,为其他不明真相和受到误导的举报人提供聚集场所,在工作组的调查谈话中对组织不如实反映问题,毫无组织纪律观念,已不能履行支部书记职责。同时,鉴于举报内容基本失实,对刚刚组建的陕西省机场管理集团公司形象和声誉造成了巨大的无可挽回的影响和损失,给安康航站员工的思想造成了混乱,严重影响了队伍稳定。3月5日,安康航站党委按照集团公司党委的决定,安排申玉德在航站动力维修科场务队工作,工资待遇按副分队发放(副股级)。

  申玉德认为,这是对他明显的因举报单位领导而导致的打击报复。他由科级支部书记一下子变成了一般干部,每月工资也由2000多元降到了1400多元(他自己估算每月工资包括酒店各种补贴少了957元。实际从今年5月调整工资后,他每月工资是2025元)。集团公司则认为,民航系统早在1995年就开始进行人事劳资改革,全面推行企业化经营,根据企业需要和市场要求,机构能设能撤,干部能上能下,职工能进能出,工资能高能低,仅2002年以来,集团公司内就有26名干部降级使用。民航不是党政机关,而是走上市场的企业,既然是企业就要按企业特有的规则去办事。

  安康航站也认为,对申玉德目前的岗位安排,没有什么不妥。申玉德是单纯的行政干部,对机场的业务工作基本不懂,比较适合安排到场务队工作。再说,场务队是航站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科级干部在内的几个职工与申玉德一样要搞净空管理和跑道巡查,岗位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有的职工还认为,申玉德早上8点半和其他职工一样乘车由家属院到机场,然后在1600米的跑道上转一圈,不到半小时全天工作就结束了,每月还拿2025元的工资,比许多行业的职工和下岗待业的职工强多了,怎能说成是打击报复?如果是打击报复,他还能上岗吗,还能每月拿2025元的工资吗?

  申玉德还说,他遭到打击报复,是因为安康市检察院将他个人写的举报信转交给省机场管理集团公司,现在他手里就持有一份检察院反贪局出具的证明函。

  记者了解到,申玉德曾在2003年9月署真实姓名向省检察院举报站长权克让及上级单位领导的问题,信件批转到安康检察院。据负责此案的反贪局侦察处处长周光鉴回忆:检察长10月9日批示“初步了解后再定是否初查”,2004年2月17日,经检察长批准,反贪局调取了安康航站的有关会计账务资料。当日省机场管理集团公司纪检监察办公室派人来院里联系,称其集团公司也接到申玉德等人的联名举报信,要求先由集团公司纪检监察部门查处,经过协商他们持介绍信将会计账务资料借走。

  周光鉴说:“后来,在申玉德的反复催问下,经原检察长同意,给申玉德书面答复,自己在写便笺时误将‘账务材料’写成‘举报材料’,后来发现这个失误,当即将申玉德通知来反贪局,当面说清是误写,并将他多次举报的材料拿出来让他过目,申玉德看后表示:‘写错了,我不追究此事。’因为是书面便笺,虽然加盖了反贪局的公章,但不是检察院的正式文件,因此就没有向申玉德索要原件销毁。这一点申玉德是清楚的,全部过程他都知道。

  9月6日,记者在安康市检察院采访时看到,申玉德历次写给安康市检察院的举报信和由省检察院批转交办的举报信,都完好地存放在一个专用的大信封袋内。

  9月15日,记者约见了陕西省机场管理集团公司党委书记曾顺福、总裁兼副书记何喜奎和副书记郭务民。三位书记均认为,如果申玉德所举报的问题经查证属实,他就是反腐倡廉的勇士,应当在全系统表彰奖励。但他的全部举报经查都是没有根据的,而且举报信是从上到下满天飞,纯粹是乱告状。我们欢迎举报监督,但举报一定要有事实根据,对乱举报和告状的人,作为逐步市场化的企业,是不能宽容的,必须弘扬正气,抑制歪风,稳定大局,开拓创新。如果听任企业员工没有事实根据的胡乱告状,这个企业就没有凝聚力,没有战斗力。

  (本报特派调查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