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新京报》评论——《民营航空的鹰联之鉴》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官司还没有开始,双方似乎已经和解。本周,被贷款方起诉的鹰联航空暂时松了口气:早前被冻结的银行账户解冻或许就是一个信号。然而,不管鹰联航空最终在这场官司中的输赢如何,这家最早获批成立的民营航空公司的案例都给业界,尤其是刚刚蹒跚起步的民营航空业折射出诸多值得警醒之处。

  1400万元的贷款逾期未还,资金吃紧对于一家新生的公司来说犹可原谅,但贷款方指责其未按约定定向使用贷款,公司管理层拒绝贷款使用监督而任意挪作他用。若指控属实,公司诚信固然无存,内部管理粗放更应反省。

  结合此前该公司高层无视董事会的存在,执意解雇CEO,公司内部管理的家长式作风让外界侧目。

  航空业向民营资本开放本身符合经济大势,但是对于已经跨过这个门槛的民营公司来说,建立良好的公司制度将是更为长远也更为艰巨的挑战。

  然而事件并不止于此。

  此后媒体曝出原告伟高达是鹰联航空的实际出资人,由于行业政策对外资入股的限制才被迫隐身幕后,曲线进入民营航空业。鹰联董事长李继宁则被传另组彩虹航空,颇有转移资产的瓜田李下之嫌。若真如此,鹰联不过是个壳资源而已。

  借壳本来专用于股票市场,但是在民航业,这样的壳公司则是规避政策壁垒或者转移资金的最佳途径。

  如果鹰联航空目前的纠纷最终被证明不过是投资者所托非人而致失控,那这家公司的标本意义就远远不止“第一家民营航空”那样简单了。

  目前已经组建或者正在筹建的多家民营航空公司,其投资背景和股东构成都不比鹰联简单。

  他们背后都影绰着投资公司的身影,而在这些投资公司背后更有许多无法辨别的资金持有者,民营航空公司则很有可能成为这些资金的坚壳。

  壳的存在本无可厚非,但值得关注的是这些投资方本身对于航空业究竟了解多少。如果纯属玩票之举,则会在遭遇突发事件或者公司盈利不佳时抽身而出,脆弱的新生航空必然在瞬间土崩瓦解。由此产生的诸多后果值得警惕——看着这些形形色色的资本,我们需要回味法国路易十四皇帝的那句名言——“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