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东航班机急速迫降:探访受伤乘客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留守在报社的晨报记者并不知道在上海浦东机场发生的机缘巧合,仍然执着地试图通过电话,直接联系到机上乘客。终于,在费劲周折将近2个小时后,记者与目前在江西省人民医院五官科住院部接受治疗的上海乘客冯先生取得了联系。冯先生在前(17日)晚客机失压时耳膜受损,同时出现了记忆力减退的情况,在接受记者采访前,他刚刚输完盐水,伤势虽有所缓和,然而十几个小时前飞机失压给他造成的心理压力却越发严重:“真是不可思议,影片才有的空中历险怎么就在自己身上上演了!”回忆起在飞机上的波折,冯先生的嗓门都不禁提高了起来。

  [b]失压时乘客“异常镇静”[/b]

  冯先生清楚地记得飞机失压时,机上有65名乘客,包括4名来自欧洲的乘客。事发是在当晚8时30分。

  “一切都发生在一刹那!”正在休息、读报的旅客的耳膜突然变得疼痛异常,他们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飞机正呼呼地往下坠。很多乘客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之时,座位上的氧气面罩便迅速脱落,3名女乘务员要求乘客立即带在嘴上进行呼吸。当时,乘务员并没有向乘客说明发生了什么,“但她们的面部表情显得很紧张,在帮助乘客戴面罩时手已经发抖了,我当时就觉得,有危险了!”

  “最令人揪心的是几位体质比较差的乘客,耳膜痛得非常厉害,好在失压的过程不算长。”对此乘务员都表现得特别负责,帮几位“重病号”捏鼻子,让他们大口吸气。

  因为失压缺氧,许多乘客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失忆。“可能正因为失忆,飞机出现危险之时,乘客反而没有出现大的恐慌!”坐在机翼旁紧急出口的冯先生也一度失去了感觉。

  此时,东航的维修组成员也已和机组取得了联系,据了解,当时机长突然发现驾驶舱显示压力的仪表指针不在正常状态,显示失压,当时的飞行高度接近9000米,驾驶人员按照飞行手册立即启动“失密程序”,为保乘客安全,机组人员竭尽全力使飞机从9000米高空下降到3000米,以保证人体呼吸通畅。

  危险状态持续了大约10分钟,据冯先生回忆,大约在20时40分,危险才得以暂时排除,有些麻木的乘客逐渐清醒。出事后广播第一次向乘客说明:由于飞机的机械故障,飞机从空中近9000米的地方突然向下掉落,机长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将几乎失控的飞机重新控制到正常飞行高度。与此同时,考虑到飞行安全,马上要采取紧急措施——15分钟后临时迫降南昌机场。

  “大家这才明白,我们逃过了一次空难。”21时飞机准时在南昌昌北机场降落。

  22时30分,受伤的病人被送到江西省人民医院进行治疗,没有受伤的乘客被安排到青山湖宾馆。

  [b]重病乘客需到上海治疗[/b]

  冯先生告诉记者,受伤乘客中,有四五位乘客受伤较为严重,痰中带有大量血丝,另外大部分得了严重的高压病。分别被安排在了五官科、呼吸系统科和血管内科,都做了胸透和CT。另外,该院医生告诉记者,得高压病严重的乘客,按照常规要到重氧舱进行养护,否则肺、耳膜都有可能留下后遗症,但这种设备南昌并不具备,需到上海治疗。

  另悉,在昨天上午有二十多位乘客已经乘坐早班飞机返回上海。截至记者发稿时,滞留南昌的30多位乘客,除了接受治疗外,正与航空公司就赔偿等问题进行交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