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莫道浮云终蔽日 严冬过尽绽春蕾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港美新一轮航空协议谈判将于今、明两天在美国华盛顿举行,执笔之时,由香港经济发展及劳工局副秘书长冯永业率领的香港特区政府谈判团已飞往美国,可以预料,会谈过程绝不轻松,能谈出多少成绩,相信两天之后自会揭晓。

  今次谈判,事前有许多公开讨论,一时沸沸扬扬,好不热闹,首先有本地国泰航空公司负责人出来谈话,就港府在今次谈判应持有立场、观点,表达了一个企业的关注和看法,立论和意见在此不表,相信明白航权谈判和了解航权是怎样一回事之人,都心中有数。

  曾记得,零二年十月港美第一次航权谈判时,坊间与市场上亦曾经有“事前言论”先导的现象出现,令人感觉有言论定调的印象。无独有偶,今次第二次谈判还未开始,又有似曾熟悉的做法出现。个人认为,政务官经过长期训练,他们既然执掌航空政策与政务相关的工作,总应会把关系香港整体社会福祉的一项长远政策作为最高考虑。

  另外在谈判未开始前,发生了一个罕见现象:美国运输部部长峰田,在亚洲之行最后一站,在港公开发表演说,谈港美航权和开放天空政策,据与会参加者的讲法,峰田在长达十五分钟的演讲全过程中,台下人士听到最多及清晰的一句话:香港应开放天空,其言调之急速和态度之强硬,令人侧目。

  一个地方或国家的政策法规,是为实现一定历史阶段发展目标所制定的行动指南和行为准则,而协议是政策法规的其中组成部分,航空协议的准则涉及对等、双赢、平衡利益等原则。笔者认为,就特区政府在航空业范畴所有涉外签定的航空协议,在尊重其合法性和平等一致的大前提之下,若衡量那一个航空协议的份量和重要性,当然要首推港美航空协议,原因很简单,香港对外经贸活动中,美国是一个重要市场,港货输美货物和货值数以千万吨和数以千亿元计。在统计处刚发表的二○○四年香港出口贸易的一篇分析文章中显示,按主要贸易伙伴划分的出口计,美国在主要目的地划分的转口目的地中排第二名,全年货值是三千零三十亿港元,占总货值的百分之十六,更值得重视的是:若将近十年的数字作比较,港货输往美国的转口货值由九四年时的二千一百零一亿港元,上升至去年的三千零三十亿港元,十年间上升百分之四十四点二,年均增长在百分之三点七。另外,港货出口主要目的地,近十年内高踞目的地出口国榜首的仍然是美国,去年货值是三百八十六亿多元,占港产品出口总货值的百分之三十一。可以想象,这直接加转口的三千三百多亿元货值中,有相当部分的高档货,季节货是透过双边空运渠道由港机场和众多航空公司共同承担,其贡献之大,发挥作用不能等闲视之。

  衡量一个航空协议好坏,首先是与双边经贸活动的长远发展和民生往来息息相关,因此,一个好的航空协议应符合如下几个标准:即经得起时间考验,生命力旺盛和体现双方各自的利益。

  冯永业与其代表团已经踏上征途,他过去在大小航协谈判所累积经验和技巧,相信在今次的谈判桌上一定会用得着,但肯定是一场硬仗。笔者根据近两周市场上言论和观点的归纳,认为有三点是特区谈判团应清晰和牢牢把握好的:

  (一)是站在香港整体长远经济利益的立场进行谈判。

  (二)在符合国际公约的大前提和原则精神之下,第五航权和开放国内航权应区分清楚。

  (三)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天空,必须是逐步有序地开放市场,以符合整体社会利益与民生需要,航权交换,利益均等。

  谈判就是为了利益交换,要有进有退,进退得度,但笔者认为他还应抱着清代书画家郑板桥的一首诗的立意和态度来对待今次谈判: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