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航油大王”陈久霖与中国航油谁成就了谁?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浠水英杰闯南洋,

  初到无本好凄凉;

  苦心经营三五载,

  美名传播至故乡。

  《回顾创业感想》一诗,是陈久霖回想当年的感慨,但句中更多是惯有的踌躇满志。

  陈久霖确实对中国航油有着很深的感情,因为二者是相互成就的。

  1993年的5月26日,由中国航空油料总公司和新加坡海皇轮船有限公司以及中国对外贸易运输总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中国航空油料运输(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应运而生。该合资公司的授权资本为1000万新元(新加坡元,下同),缴付资本为3万新元,三方股东各持1/3股权。

  那时,陈久霖便是中航油总公司的代表,负责到新加坡协商和接洽整个项目。陈回忆说,“我记得很清楚,那份合同是我在飞机上拟的,一下飞机就到处找人打中文合同,但到处都找不着,好不容易找到牛车水(新加坡的唐人街)的一家小公司,但他们用的是打字机,结果搞了整整一个晚上。隔天我们就立刻开记者会宣布公司成立。”

  陈久霖对中国航油1997年底以前的坎坷路程有深刻记忆,以至他在2001年11月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采访时,提及过去便在受访时表现出“流泪、沉默、欲言又止”等神情。

  微利“过账”渡过难关

  据中国航油员工回忆,1997年7月,中国航油公司恢复运行时,只有2名员工,到年底时也只有4名员工。

  中国航油经国内批准的启动资金为60万新元,而母公司实际汇入资金只有49.2万新元。除去偿还合资时期的亏损约20万新元和中航油总公司收购中华航油股权所用资金10.8万新元,初始运营资本只剩下18.4万新元。

  带着总公司给他的49.2万新元和一个助手,陈久霖开始了中国航油的新航程。18.4万新元,与采购一船航油即需要600万至1000万美元的巨额资金对比,真正称得上杯水车薪。又恰逢亚洲金融危机,市场环境恶化,供应商不肯放账,银行不肯贷款,这些大环境都给中国航油的命运蒙上浓浓的阴云。

  陈久霖向集团公司建议,让地处世界油料市场中心之一的中国航油开展航油进口业务,把公司业务从过去单纯的航油运输转变为航油采购、进口和运输的复合结构。然而,即使拿到了中航油集团公司6位主要领导签字同意的30万吨航油采购量的批文,中国航油到年底却一吨航油也没有兑现,甚至出现集团公司的业务部门一边声称不需要购买航油,一边却照旧从中间商处买高价油的现象。

  如果新年一过,批文作废,一切还得从头再来。陈久霖只好以每桶加价0.1美元的微利过账一船航油。所谓“过账”,就是中国航油公司先和外国的石油销售商谈好合同条件,再请国内实力雄厚的大公司先买下这宗货品,而后中国航油再以略高出合同价的价格从国内公司买进。这是陈久霖的无奈之举。

  过账虽然把盈利的大部分拱手让予国内公司,却也为资金极度匮乏的中国航油开辟了一条生路。据陈久霖回忆,中国航油1998年整一年都是以”过账”方式经营的,但年底获得1000万美元的融资后开始好转。1999年开始解套,逐步取消过账。

  第一船油赚来29.9万美元

  1998年1月1日,中国航油被新加坡财政部授予AOT称号,该称号的有效时间为5年。在新加坡,只有在采购、分销、运输原油和石油产品方面有突出表现的国际贸易公司才有资格列入AOT计划。1998年新加坡共有300家公司从事石油贸易,其中只有56家公司被授予AOT称号。

  1998年1月6日,陈久霖终于如愿以偿:集团公司同意对进口航油全部公开竞标,同等条件下中国航油享有优先供应权,但有一个附加条件--航油定价必须集体决策。在充分准备下,1998年中国航油在集团公司的航油采购竞标中屡屡得手,这一年招标的26船航油业务中,中国航油以最低报价赢得了21船,而即使另外5船航油也仅仅比韩国商人每桶高出0.05美元而失标。

  这21船油被中国航油的员工们视为陈久霖成功赢利的第一笔买卖。其中,第一船油给中国航油公司赚来了29.9万美元,是中国航油赚到的第一笔钱。陈久霖曾在多次演讲中屡屡提到这场胜利。更重要的是,陈久霖的商业战略打破了外国石油大企业操纵我国航空油料进口的局面,把居高不下的航油价格降了下来,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外汇。

  三年成就“航油大王”

  由于中国航油参与母公司的招标竞价,迫使其他外商不敢高报、虚报价格。通过与外商平等竞争,中国航油在中国进口航油的市场份额中逐步攀升:1997年只有2%,1998年高达84%,1999年达到90%,2000年达到92%,2001年达到100%。1999年,中国航油按照既定目标,较大规模地开展了除中国进口航油外的其它贸易业务。销往国内的航油贸易所得利润占总利润的14.3%;其他85.7%的利润来自国际贸易、锁价保值、期租船只等。截至2000年底,中国航油净资产已达到2901.9万新元,与母公司汇入资金相比增值58倍;与初始运营资本相比增值157倍。

  1997年中国航油仅操作航油3.6万吨,2000年,该公司操作的中国航油业务现货量便超过160万吨,并成功占领了中国进口航油99%的市场。1999年,陈久霖也因此被新加坡的《联合早报》冠以“航油大王”之称。

  2001年12月6日,中国航油在新加坡交易所主板成功挂牌上市。未出事前,中国航油公司曾创下连续7年营业额平均每年增长222%、贸易量平均每年增长214%、税前利润平均每年增长160%的记录。

  与陈久霖长年共事的中国航油员工认为

  “他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

  中国航油内部受陈久霖领导的人,是如何看待陈久霖算不算一个合格企业家的问题?记者就此与一位长年与陈久霖一起工作的中国航油员工进行了书面采访。

  “不能因企业巨亏否定他的能力”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陈久霖搞了几年企业,有声有色的,最后却捅了一个天大的窟窿,你认为他是否具备企业家的素质?”

  中国航油员工:陈久霖事业心很强,他搞企业相当疯狂,国内媒体说他是一位“江湖人物”,那是对他的不了解。他们仅仅是从巨亏事件中对他下的这样的定义。陈久霖进取心强,思维敏捷,多谋善断,信心十足,善于人际关系,心态乐观。

  南都:素质不等于能力,中国航油的员工是否怀疑过陈久霖领导企业的能力?

  中国航油员工:不能因为陈久霖领导的企业发生巨额亏损导致企业濒临破产而否定陈久霖领导企业的能力。我认为,这几年陈久霖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他所得的各种荣誉不是用金钱换来的,而是靠自己拼搏得来的。但市场风云变幻莫测,商场形势的发展变化有必然因素和偶然因素,尤其是高风险、高投入的石油期货市场。

  南都:陈久霖对“周易企业管理学”有自己独到的见地,他向自己的员工灌输这些观点吗?如果说是,这些外国员工能理解吗?

  中国航油员工:陈久霖在新加坡最吸引人的长处之一,就是他能给新加坡的企业家侃他对《周易》的理解和《周易》思想在现代企业管理中的运用。陈久霖认为,企业管理是一种科学,也是一种艺术,还是文化在企业行为中的一种表现。东方国家的企业在向现代化方向发展过程中,一方面要学会借鉴西方现代企业的先进管理经验,另一方面不应忽视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但陈久霖很少对公司内的外国员工讲这些东西。但他的所作所为也体现一些儒家文化的内涵,因此外国员工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

  “同任何大人物打交道从不怯场”

  南都:和陈久霖一起工作有一段时间了,你认为陈久霖是怎么样的人?

  中国航油员工:陈久霖常说:”站在巨人的肩上发展自己”。我在陈久霖身边工作多年,感到他这句话不只是指企业的发展,同时也喻指着他个人的发展。陈久霖同任何大人物打交道时从不怯场。他说:“不要怕与大人物打交道,最成功的人都是很平易近人的。经常与强者在一起,就能学到成功的法则与成功人的特质。生活在新加坡,这种机会比国内要多,只要你有心。”

  他在新加坡隔三差五就会被邀参加有新加坡政要参与的活动,经常出入高档俱乐部,与跨国企业老板和新加坡企业家、巨贾交流从商经验。他还爱读中国历代名人传记,他家中的书架上堆满了反映历史伟人的DVD或VCD长篇电视剧。

  陈久霖生平

  1961年10月

  出生于湖北黄冈市浠水县竹瓦镇下的宝农村。

  1982年8月

  考入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学习越南语。

  1987年7月

  毕业后进入民航北京管理局,任局长办公室英文翻译。还曾在《中国民航报》做过短暂的文字工作。

  1988年

  中国民航总局改革开始。陈久霖尝试着选择了从民航北京管理局分离出来的中国国际航空公司。

  1990年

  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同德国汉莎航空公司成立合资企业北京飞机维修工程有限公司。陈久霖作为外国专家助理全程参与了这个项目。

  1993年2月

  放弃德国留学机会,离开北京飞机维修工程有限公司,转而加入中国航空油料总公司,马上参与了四个外商谈判项目。

  1997年7月

  中航油新加坡子公司因经营不善处于休眠状态,总公司决定采取竞争上岗、遴选第三任总经理。陈久霖接受董事会任命。

  1999年

  被新加坡的《联合早报》冠以“航油大王”之称。

  2003年

  获得了各种各样的荣誉,同年当选为“亚洲经济新领袖”。

  2004年11月

  中国航油巨亏事件爆发。

  2005年6月

  被关进新加坡女皇镇拘留所,面对15项指控。

  2006年3月

  承认六项控罪,等待新加坡法庭裁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