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强烈要求取消“临门一针” 旅日哈尔滨人向哈尔滨市长递交请愿书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本报曾连续报道的中国哈尔滨机场正在持续发生中的“临门一针”事件,已经引发了广大在日中国人,尤其是在日哈尔滨人的极大怨愤。

  3月8日上午,在日中国(哈尔滨)人及其后援者的代表一行5人,前往中国大使馆领事部,并通过领事部向哈尔滨市政府,递交了要求立即取消“临门一针”的请愿书。

  在这份请愿书上签名的,绝大多数是在日本的哈尔滨人,还有不少来自中国东北三省的日本人归国者,以及其他各界中日人士。签名人数目前已达30多人,这份名单还在扩大之中。已在请愿书上签名的人士呼吁,希望有更多的中国同胞,能加入签名的行列。

  请愿书强烈要求,哈尔滨市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立即取消有损人格、污辱人格,同时也有损于哈尔滨乃至中国形象的“临门一针”。

  请愿书披露:前几年,上海、大连等机场,也曾有过“临门一针”的做法,后在朱镕基等领导的指示下,均已取消。目前,只剩下哈尔滨一家在搞“临门一针”了。

  请愿书指出:目前,哈尔滨正在向海外招商引资,呼唤海外学子回家乡服务,又要申报冬季奥运会,当然这些有利家乡发展的做法,是我们每个家乡人感到高兴和应该支持的事。哈尔滨国际机场是黑龙江的门户,也是哈尔滨人的脸面。但是,“临门一针”的做法,实在使我们这些在海外的家乡人寒心,有许多人甚至发誓,再也不使用哈尔滨国际机场了。这种做法有损于哈尔滨、黑龙江,乃至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请愿书及其签名者全文另发)。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一等秘书,领事部负责人吴晓寅先生亲切接待了前来递交“要望书”的代表。

  吴先生说,有关“临门一针”的事,前几年上海等地,曾发生过,后来取消了。海外华人这方面的强烈反响,我们也时有所闻。但哈尔滨市为什么时到今日,还在搞“临门一针”,其中原因,我们并不清楚。

  吴先生表示,对“请愿者”的心情,我们是理解的。我们使馆领事部,一定会负责任地,将你们的意见,以及这份请愿书,转达给哈尔滨市人民政府,请大家放心。

  据悉,哈尔滨市政府日前已获悉了海外华人对“临门一针”的反对意见,现在正研究对策,妥善处理。

  请愿书

  哈尔滨市长暨有关部门领导:

  我们都是来自黑龙江的在日中国人,在此,向你们反映哈尔滨机场的有损国格、污辱人格,在海外造成极为恶劣影响的“临门一针”的问题。

  所谓“临门一针”,就是我们这些长期生活在国外的持中国护照的中国人,回国时,在哈尔滨机场,都要接受“卫生检疫”,被罚款200元人民币(因健康证明书没有或过期),否则,就要没收护照;并且在回国期间,都要去指定的医院,再花上200多元人民币做“体检”。

  特别令人气愤的是,这种做法仅仅是针对我们这些长期生活在国外的持中国护照的中国人的,外国人和中国人中的国家干部,不在“体检”对象之内。如果说,这种做法是为了防止艾滋病和其它传染病进入中国的话,那么,难道只有我们这些在海外的中国人是“病毒携带者”吗?

  据我们所知,前几年,上海、大连等机场,也曾有过“临门一针”的做法,后在朱镕基等领导的批示下,均已取消。目前,全中国只剩下哈尔滨在搞“临门一针”了。

  此外,哈尔滨机场的工作人员在“执法”的过程中,其态度之恶劣,行为之野蛮,语言之粗鲁,简直令人无法容忍。

  目前,哈尔滨正在向海外招商引资,呼唤海外学子回家乡服务,又要申报冬季奥运会,当然这些有利家乡发展的做法,是我们每个家乡人感到高兴和应该支持的事。哈尔滨国际机场是黑龙江的门户,也是哈尔滨人的脸面。但是,“临门一针”的做法,实在使我们这些在海外的家乡人寒心,有许多人甚至发誓,再也不使用哈尔滨国际机场了。这种做法有损于哈尔滨、黑龙江、乃至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

  在此,我们强烈要求哈尔滨市政府及有关部门,向北京、上海等城市看齐,立即取消这种有损于国格、污辱人格,有损于哈尔滨形象的“临门一针”的做法。

  请愿书签名者

  在日本来自黑龙江的中国人及其支援者

  贾安祥、高凤云、翟志军、李学刚、黄玉云、栾志福、志村亚、金子惠子、大原虹惠、大原百合、佃山冬美、石井一男、曹忠义、何亚峰、张海鸥、中村季子、木村仁、鹤谷春和、小川权、鹤谷浩、陈志波、栾志有、林长久、金海臣、古屋英彦、吕春山、陈远航。

  现在签名活动仍在进行中,想加入者,请与本报联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