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民航公安打击机上盗窃之一:飞机大盗专盯中年老板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图:飞天大盗终究难逃法网。(通讯员供稿)

  [color=red]核心提示

  飞机上的犯罪分子是一帮最先在民航大巴上盗窃的嫌疑犯,他们感到在大巴上作案旅客带钱少又比较警觉,得手的概率低,于是开始“开发新的致富领域”,瞄准了航班上的旅客。

  记者从民航总局获悉,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公安分局近来抓获了不少飞机窃贼,大大打击了犯罪分子的气焰。今年2月至6月间,民航总局公安局指挥民航各级公安机关统一行动,开展了“打击机上盗窃旅客现金犯罪活动专项斗争”。5个月来他们共立案32起,破案3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8名,追缴赃款60万元。[/color]

  空中盗窃大鱼浮出水面

  2002年3月10日,警方接到报案,当天乘坐广州至武汉388航班的张先生有2万元人民币被盗;同一航班姓朱的旅客称,他有4500元人民币不翼而飞,同时他为爱人买的一条铂金项链也被盗走。

  接案后刑警们马上查阅登机人员名单,有个名字进入了警方的视野,他叫余顺德。刑警们印象中在侦破另一起案件过程中,也曾提到这个名字,当时有人脱口而出:“这名字好记,咱广东有个顺德市,他就是顺德的鱼。”后来,此案就被定为“顺德鱼”案件。其实余顺德和广东顺德没有任何的连带关系,他是河南罗山县人,和他同时登机的还有姚道银、赵有志两个同乡。

  通过监控,侦查员们发现这3人的行踪飘浮不定,活动范围相当大:3月10日从武汉飞往温州,又从温州飞往北京,隔天又从北京飞往重庆,又从重庆飞往武汉,从武汉又订了飞往深圳的机票。这几个人都是无业游民,为何如此频繁地飞来飞去?民航总局公安局刑侦处处长杜晓阳判断,这可能就是机上盗窃案的“大鱼”。

  警方突击飞贼顺利落网

  根据情报,3月13日,3名“飞贼”已订好了武汉——深圳的飞机票。总局公安局刑侦处立即协调武汉、深圳、广州三地机场公安局布控跟踪,并制定了抓捕计划。警方认为,犯罪嫌疑人处在高速的运转中,盗取的赃物应当还没有时间转移。当天下午14时,由武汉飞往深圳的371航班着地后,三地机场刑警联手抓捕,搜查他们随身行李时,在“顺德鱼”的包内找到了铁证。

  侦查员们立即在深圳机场对疑犯进行了突击审问,初步了解到:40来岁的“顺德鱼”是头目,且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第二名的赵有志(经查实真名叫左武林),抗拒意识相当强,他甚至“自报家门”:“我母亲是当地的法官,我弟弟是当地的刑警队员。”后经查实,均为子虚乌有。第三名的姚道银却是第一次上机“捞钱”的初犯。

  随后,警方进一步了解到初犯姚道银今年31岁,退伍军人出身,有过光荣的历史。于是,便将获取口供的突破口选在姚道银身上。姚道银在警方耐心细致的分析和劝说下终于坦白交代。之后,另两人也都交代自己的罪行。他们自2002年3月6日至3月17日曾在武汉、温州等12个航班作案17宗,盗窃旅客财物价值8万余元。

  审讯意外挖出另一团伙

  在审讯“顺德鱼”案件同时,警方又发现了另一个“飞贼”团伙。2002年1月26日,余顺德曾和另外两个同乡曾庆军、罗利钧合伙在武汉——上海的航班上,盗得8.4万元,钱是另外两人动手偷的,但余顺德也获得了“分红”。警方在追踪调查中发现,曾庆军和罗利钧与当年1月12日发生在太原——北京航班上的一起20万元被盗案件有关。刑侦处处长杜晓阳当即决定组织中原追捕大会战,拿下曾庆军、罗利钧。在民航总局公安局的统一指挥和协调下,3月20日,从北京出发的公安车辆24小时奔驰1300公里到达了罗山县。

  警方中原追捕人赃均获

  追捕大行动确定在23日凌晨开始。由于“顺德鱼”被捕,已经“打草惊蛇”,但“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一个月后,警方将罗利钧抓捕归案。另一路刑警队员于凌晨1时迅速包围了曾庆军家的大院。曾庆军企图逃窜随即被赶来的民警擒住。曾庆军房子虽然漂亮,但晚上却不通电,刑警们打着手电搜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没有找到赃款藏匿之处。“就这样无功而返吗?”侦查员周阳春心有不甘,他发现每次搜查曾庆军夫妻卧室时,曾妻都跟着上楼,他断定赃款应当藏在卧室附近。果然在二楼空调室外机上搜到一个塑料包。当看到刑警把塑料包拿进屋里,曾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侦查员找到了三个存折:两个人民币存折分别存了10万元和4万元,一个外币存折存了2000美金。另外还搜到笔记本电脑一台,数码摄像机一部。

  真情感召窃案顺利告破

  审讯中,曾庆军开始和警方抗衡。刑警们只好做曾庆军妻子的工作。他们了解到:当乡亲们问曾庆军哪里去了时,妻子总会骄傲地回答:外出工作去了。刑警们还搜到一张表明曾庆军格外富有的“证明”——在郑州最豪华的正弘商厦购物4000多元的小票,其中一件衬衣1000元,一双鞋子800元。曾庆军有两个孩子,大孩子上的是当地的“贵族学校”,小的刚出生4个月。但曾庆军是家中的顶梁柱,全靠盗窃维持家计,他被抓后全家就垮了。警方了解到这个情况,经研究同意借给曾的妻子3000元作为小孩的生活费。在警方的感召下,曾妻给被捕的曾庆军写了一封信:公安机关对我很好,为了我们的小孩,还借给了我3000元。希望你配合公安机关,争取从宽处理……当侦查员把曾妻的信和取出的全部赃款放到曾庆军面前时,曾的心里防线彻底崩溃,20万元现金被盗案由此告破。

  顺藤摸瓜扯出贼“师祖”

  在对这两案的侦破中,刑警们发现,被抓捕到的一个一个“飞贼”不约而同地提到一个名字:鲁安斌,言语中自觉不自觉地表达了对这个名字的敬畏,有的称他“师傅”,有的称他“师祖”,还有的称他“鼻祖”。一了解,原来,是此人开了机上盗窃的先河。他有一句“名言”:“要想富,吃铁路;要想狂,吃民航”。他所说的“吃”,翻译过来就是“盗”。他的“致富经验”,引来一批批“徒子徒孙”的效法。鲁安斌确实是个老奸巨猾的惯犯,难怪他被称为空中盗窃的“师祖”,因为在所有被盗报案航班上,一次也找不到鲁安斌的名字。警方判断鲁安斌一定是使用化名在外流窜作案。

  2002年3月2日,汕头——广州的8893航班上有人报案,被盗5万元人民币。刑警在查旅客中的嫌疑人时惊喜地发现:鲁安斌的名字出现了,和鲁安斌同机的还有两个他的同伙王灿银、许远谋。6月3日,王、许订好了广州——合肥的飞机票。警方立即决定在白云机场将两人抓获。但是,始终没有抓到鲁安斌,而且在以后几个月中,他的名字又神秘地消失了。民航总局公安局刑侦处便将抓捕信息发往一切鲁安斌可能出现的地方。

  “师祖”级飞天大盗落网

  7月20日,鲁安斌在河南信阳火车站“偶露真容”,被刑警认出。鲁安斌,体重达100多公斤,抓捕他时先上了两个刑警,一人抓他一条胳膊,没把他按倒,又一名刑警使足力气向鲁的后腿猛蹬一脚,也没把鲁蹬倒,后来是4名刑警一齐用力,才将这个“飞天大盗”的“贼头”擒获。

  果不出警方所料:鲁安斌化名极多,捕获他时就从他的身上搜出尹士兵、罗开忠、鲁现斌3个假身份证。他今年37岁,当年在广东搞码头运输生意,曾经赚过不少钱,据说,身价曾达到100多万,此间经常乘飞机去谈业务,后投资失败,又感到来钱无路,就琢磨尝试在飞机上下手盗窃,果然顺利得手,于是他开始总结自己的经验,成了名扬一方的“飞天大盗”。然而“师祖”级的“飞天大盗”本领再大,最终还是落入法网。

  “飞天大盗”心理特征

  航班上警觉性较低


  据了解,犯罪分子认为,乘机旅客带钱多,在航班上警觉性较低,大部分乘客航行期间都有睡一觉的习惯,犯罪分子便好乘机下手。据破案的刑警们介绍,这些空中大盗寻找盗窃目标,主要看中的是四五十岁看上去就很有钱的旅客,因为这样的旅客一则事业有成,身上就很可能带有很多的钱;二则这样的旅客警觉性较低,因工作劳累在飞机上容易睡着。

  “机上怎么会有盗窃呢?不可思义。”这恐怕是绝大部分旅客共同的心理。为什么旅客都认为飞机上没有盗窃的事?因为这里有个基本的判断:一则有钱坐飞机的旅客不可能是盗窃分子;二则,乘飞机中途没有下客的,丢了钱当即发现就能找到。这种心里恰恰被犯罪分子摸准了。

  以往飞机上偶然发生的盗窃事件,绝大部分是犯罪嫌疑人见财起意,顺手牵羊。而如今在一批机上盗窃惯犯“发财致富经”的引诱下,把更多的专事盗窃的“老贼新盗”引诱上了飞机,民航公安局这次联手沉重打击了机上盗窃分子的嚣张气焰,刹住了机上盗风的漫延之势,但防止机上盗窃犯罪,除靠警方给予沉重打击,也要靠乘客提高防犯意识。

  “飞天大盗”职业特征

  越大胆越没人怀疑


  据民航总局公安部门的刑警们介绍,“飞天大盗”一般有着比较明显的特征,但因为乘机旅客通常都没有防备之心,所以平时不会留意,不过只要仔细观察,还是会看出一些端倪。例如,他们上飞机以后,通常都不会把自己的行李放在自己头顶上的行李舱里,而是放在远远的另一个行李舱里。这是机上盗窃分子惯用的盗窃伎俩,行李放在别处,他可以轻而易举以走近和翻动自己的行李方式作掩护,对放在旁边的旅客行李下手。还有他们的眼神,透露出显然的偷盗特点,他不停地用眼睛的余光扫视着各个旅客的行李,寻找着可以下手的目标。

  被抓获的几个“飞贼”们也表示,想到“瞬间就能发财”,他们也就铤而走险了。他们看到的多是在飞机上昏昏欲睡,迷迷糊糊的旅客,即使他们一个一个打开旅客头上的行礼舱去翻包,也几乎没有旅客会对他们的翻包行为表示出怀疑,经过多次后,“飞贼”们得出经验:越大胆越没有人怀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