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911”事件引发国际性法律纷争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不久,一小组审计员来到了这个寂静而无生气的纺织小镇的一座极普通的砖造建筑内。他们带来了9台影印机,开始审察Fortress Re Inc.的财务报表,这家公司就位于这幢楼的一层。

  尽管Fortress公司在它的家乡鲜为人知,但在高风险的航空再保险领域内,Fortress公司一直以行事大胆而著称。作为日本三大再保险公司的代理人,Fortress公司是领先的保单销售商,承保了大量因空难而造成的损失。在连续24年时间里,Fortress公司提供给日本保险公司的财务报表显示,它为这些公司承保的业务一直是盈利的。

  但9月11日这天,3,000条生命、4架大型喷气式客机和世界贸易中心双子塔顷刻间灰飞湮灭,给东京敲响了警钟。出于对自身处境的担心,两家保险公司派遣了自己的审计员前往Fortress公司,审查该公司的财务报表。

  他们的发现引发了一场财务危机,其中一家保险公司还被推上了破产法庭,Fortress公司也不得不停止招揽新业务。这也引起了一场国际性的法律纷争,焦点就是,谁将最终为9月11日以及1998年以来所发生的诸多其他空难支付约25亿美元的保险损失?

  指控欺骗

  其中一家保险公司Nissan Fire& Marine Insurance Co.(J.NFR)坚称,它揭开了一起巨大的诈骗案,它指控Fortress公司隐瞒了部分亏损,称其实际上是用借贷资金进行保险赔偿。Nissan Fire的一名律师在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伯勒(Greensboro, N.C.)举行的一次听证会上宣称,尽管这些日本保险公司要支付巨额资金,但Fortress公司老板却还在通过他们麾下的一家位于百慕大的公司,将数亿美元“收入囊中”。

  Fortress公司的法律总顾问格伦.德鲁(Glenn Drew)否认有任何欺诈或其他不当行为,他还说,起诉只是一个大保险公司玩弄的花招,目的是为了避免支付它自己招致的损失所带来的保险赔偿。他说,这家保险公司多年来一直获利,但“9月11日后,突然之间,他们讨厌他们自己手头的交易了”。

  这些事件引起了全球再保险市场动汤。顾名思义,再保险就是指为保险公司保险,再保险公司从保险公司购买保单,将保险公司承担的一部分风险转移出去。一些从Fortress公司购买了保单的保险公司现在还不清楚它们是否能得到赔偿。与此同时,Fortress公司突然退出再保险市场,这又加重了“911”事件后航空保险的成本。

  伦敦行业组织Aviation Insurance Officers Association的尼克.布朗(Nick Brown)说,Fortress公司几乎是唯一一家愿意为某些种类的高风险保单承保的公司。因此,一些初级保险公司已提高了保险费率,以补偿它们因无力转移部分风险所可能带来的损失。

  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使日本保险公司损失惨重,大成火灾海上保险公司(Taisei Fire& Marine Insurance Co., J.TFR)是与Fortress公司有合作关系的三大保险公司之一,它已成为二战后第二家申请破产的日本灾害保险公司。它和其他两家与Fortress有业务往来的日本保险公司,即Nissan Fire和Aioi Insurance Co.(J.AIO)一起,因与Fortress相关业务而导致的亏损或其他计提费用约达26亿美元。

  Nissan Fire起诉Fortress的案子悬而未决的同时,双方也通过仲裁途径解决纠纷。Fortress公司提起反诉,指控对方不履行合同。虽然仲裁仍在进行,但负责此诉讼案的法官部分搁置了Nissan Fire对Fortress两位大股东的起诉,即73岁的莫里斯.D.萨巴赫(Maurice D. Sabbah)和55岁的肯尼思.H.科恩菲尔德(Kenneth H. Kornfeld)。

  萨巴赫于30年前成立了Fortress公司,不久,科恩菲尔德加入了公司。尽管公司名字里有“Re”字样,但它不是一家保险公司。相反,它是为日本的保险公司管理再保险业务,让它们承担Fortress公司销售的保单,并参与分享一部分利润。航空保险最后成了主要业务重心。

  从一个有关航空保险的简单例子中就可以看出再保险是如何运作的。比如,某航空公司从几家初级保险公司申领保单,每发生一次坠机,保险赔付高达15亿美元。这些初级保险公司不想负担如此庞大的风险,决定只保留1亿美元的保单。它们通过购买再保险公司的若干张保单,将其余部分保险转给再保险公司。一张保单赔偿范围是1亿美元到4亿美元的损失。另一张保单的赔偿范围则是4亿美元到7.5亿美元的损失,等等。反过来,这些再保险公司经常通过再向其他公司购买再保险,使它们自己的风险减到最小。

  如果发生了飞机失事,分别为某一层风险保险的每家保险公司必须支付各自承担的部分。这是一个全球性的庞大产业,包括Swiss Re Group、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 Co.)、Berkshire Hathaway Inc.以及劳合社(Lloyd"e;s of London syndicates)等声名显赫的大公司都参与了这项业务。

  作为保险代理,Fortress公司代表三家日本保险公司销售再保险保单。Fortress公司被赋予广泛的权力,让它们承担保单的责任。一部分保单必须承担数亿美元的赔偿责任,然而,它们与Fortress公司达成再保险协议以后,每张保单就只需赔偿4万美元。

  这种业务模式是:Fortress公司按照它卖出的保单收取保险费,然后再按更低的保险费购买再保险。两者的差价──扣除保险费及赔付金后,就是利润,这些利润由日本保险公司和Fortress公司分享。

  多年来,它出色地发挥了作用。诉讼中提交的一份文件称,在Fortress公司提供给其日本客户的1983财政年度业绩报告中,该公司收取的保险费为1,540万美元,在扣除应得的部分前,净利润为200万美元。到1991年,收取的保险费直线上升,达5.84亿美元,总利润达1.45亿美元。仅1991年一年中,Fortress公司的佣金和收费就赚了差不多6,000万美元。

  这些利润使Fortress公司的老板们赚得钵满盆满。根据1995年的一宗税务法庭案有关文件,萨巴赫及其家族拥有Fortress公司三分之二的财产,其余部分都归科恩菲尔德所有。

  这些财富似乎并没有使萨巴赫的生活方式改变多少。他是一位慷慨大方的慈善家,向一些项目捐赠了数千万美元,包括位于格林斯伯勒、占地100英亩、造价高昂的新寄宿学校。但他也一直不肯将他那自20世纪70年代就拥有的、同样位于格林斯伯勒的、造价不高的单层住房脱手。他的律师说,他一直开一辆1973年的美洲豹(Jaguar),车已行驶了25万英里。这种吝啬从Fortress公司的办公室也可略见一斑,办公室内几乎没有窗户,用老化了的嵌板隔开,通往洗澡间的过道要经过一个像工厂一样的区域,空调系统隆隆作响。

  相比之下,科恩菲尔德居住在一个1.13万平方英尺的宅邸内,这座楼的估价为260万美元。他在科罗拉多州阿斯彭(Aspen, Colo.)附近还有一处住宅,是他7年前花了775万美元购买的,他还在纽约拥有一套昂贵的公寓。法庭文件显示,他卷入了几起有关室内家具的纠纷,包括他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住宅,因那套价值21.2万美元的厨房家具和一家英国家具生产商发生了纷争。科恩菲尔德和萨巴赫都不肯接受采访。

  近年来,业内主管们估计,这两人麾下的Fortress公司掌握了这个关键的航空保险市场的40%到60%,即赔偿空难损失在5,000万美元或1亿和4亿美元之间的保单。这也是市场上风险最大的一部分,因为在任何大型空难发生后,此类保单几乎肯定面临索赔。与赔偿损失比例在4亿美元以上的保单相比,此类保单被认为风险性更高,因为一部分空难造成的损失不会超过4亿美元。

  Fortress公司以要价低而出名。奈杰尔.韦曼(Nigel Weyman)说:“一些人看到他们报的价格,会说他们赚不到钱,因为空难造成的损失,其类型往往不利于他们。”韦曼是伦敦保险经纪公司Heath Lambert Group的航空航天董事总经理。一家美国保险公司的最高管理者说,他和其他一些比较谨慎的公司管理人员都不再从Fortress公司购买再保险保单,因为他们担心该公司最终会崩溃。

  但Fortress一遍又一遍地将出色的业绩数字报给三家日本保险公司,使用的通常都是热情洋溢的语言。在Nissan Fire一案中被引用的一份1999年季度报告中,萨巴赫说,他相信赔付比率,即收取的每一美元保险费中被作为净赔付而支付的数额,“在全球范围的再保险业都是无与伦比的”。这份报告称,在过去25年中,该公司再保险业务的平均赔付比率特别低,仅为3.9%。大多数再保险公司的赔付比率都接近70%。Fortress公司提供给日本公司的财务报表称,1998年至2000年,再保险承保业务创下的扣除佣金前利润为2.75亿美元。

  一连串空难

  不过,在Nissan Fire,公司主管们变得疑心重重。发生了一系列数额巨大的空难:TWA 800航班在纽约长岛上空爆炸、瑞士航空(Swissair)一架飞机在加拿大新斯科舍(Nova Scotia)附近坠毁、埃及航空公司(Egyptair)和阿拉斯加航空(Alaska Airlines)班机坠海,以及从巴黎起飞的协和式飞机起飞时发生的空难等。保险公司通过Fortress公司承保的保单都涉及到了这些空难的保险金赔偿,然而,Fortress公司的财务报表却显示,这些空难对公司盈利几乎没有造成影响。

  Nissan Fire在诉状中称,2000年,它开始寻求获取Fortress公司的业务记录,但遭到了拒绝。它聘请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希望得到帮助,拿到想要的东西,它还逐步加大压力,因为“911”事件的发生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大量亏损就在眼前。Fortress公司最后同意让Nissan Fire查看帐目,10月份,Nissan Fire公司派遣了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的会计师前往。

  问题的焦点之一是,Fortress公司购买的再保险保单应将每份保单的赔付金额限制在4万美元。Nissan Fire公司称,与传统型的再保险将风险转移给其他公司不同的是,Fortress公司大量使用了一种被称为“融资再保险”的成本低得多的产品。它就像是一种银行贷款,而不是转移风险。如果发生了赔偿要求,融资再保险会支付赔偿金,但这种支付实质上是一笔贷款,它必须在未来数年里用更高的保险费偿还。

  日本保险公司知道,Fortress公司在一定程度上使用了融资再保险。但Nissan Fire公司说,它不知道Fortress公司给它们买的大多数保险是这一类型。它宣称,由于Fortress公司“欺骗而又误导人的”财务报告,Nissan Fire公司当时不知道三家日本保险公司共欠融资再保险商多少钱──结果共计数亿美元。

  Nissan Fire公司还说,Fortress公司在计算利润时,不恰当地处理融资再保险业务的所得,这部分所得如同传统型的再保险保单的支出,是必须偿还的。实际上,Nissan Fire公司指责Fortress公司的行事方式就像一个服装店老板,销售服装亏损了100万美元,去借贷了110万美元,却声称自己获得了10万美元利润。

  何种会计方法?

  会计专家说,按美国一般公认会计准则(GAAP),Fortress公司的财务报告做法是不允许的。20世纪90年代初,由于涉及融资再保险方面的弊端,GAAP准则更趋于严格。根据GAAP,融资再保险项下收取的金额根本不能计入损益帐内。它们就像必须偿还的借贷一样被计入负债栏。但在法庭上提供的Fortress公司的财务报告中,却没有这样的负债。

  此外,Nissan Fire公司说,Fortress公司不正当地利用伪造的利润数据来计算它自己所得的佣金,据此计算所得的佣金数额占了利润的三分之一。Nissan Fire公司断言,在过去20年中,Fortress公司支付给自己的利润为5.28亿美元,而实际业务“只做到不盈不亏”。

  Fortress公司不同意这种说法,它的辩护重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首先,德鲁先生说,Fortress公司为了日本公司的利益而购买融资再保险,它们对此完全知晓。他说,Fortress公司购买融资再保险始于1991年,当时,再保险价格高企,再加上再保险很难获得,这些都使得再保险“不再有经济上的可行性”。求诸于融资再保险业务就成了Fortress公司能“谨慎地管理其帐户并保证会员获利”的唯一途径,他说。

  其次,萨巴赫先生的侄子、Fortress公司总法律顾问补充说,该公司的会计做法并不按照GAAP准则执行,而是按照Fortress公司与日本保险公司所签订的管理协议来执行。“Fortress公司没有义务根据美国GAAP原则处理财务报告,”他说。

  对于Nissan Fire的主要论点,即Fortress公司的财务报告对融资再保险的所得与传统再保险所得并未加以区分,他并未予以反驳。德鲁先生说:“我们的财务报告正确无误,包含了管理协议中所要求的全部内容。如果他们想要得到更多的信息,他们应该提问。”

  德勤会计师行(Deloitte& Touche)负责审计Fortress公司的财务报告。德勤附加的报告称,这些财务报告并不符合GAAP准则,但编制报告的目的就是“与管理协议一致”。德勤说,它符合所有适用的专业标准。

  凯伦.奥康纳.鲁布萨姆(Karen O"e;Connor Rubsam)曾担任过两家大型再保险公司Zurich Re和Partner Re的首席财务长。在研究了与该案有关的文件后,她认为争议双方都有过错。鲁布萨姆女士说,Fortress公司提供给日本保险公司的财务报告“有误导性”,含有“明显漏洞”,包括缺乏有关融资再保险的详细信息。她说,Fortress公司乐观的季度报告“显然是想给人以这样的印象,即该行业比实际情况更加有利可图”。

  鲁布萨姆女士说,另一方面,财务报告到处充斥著“容易引起争议的问题”,日本保险公司早就应当要求提供更详尽的信息了。首先,财务报告显示,Fortress公司及其合作公司遇到的大额保险索赔数不胜数。她在谈到Fortress公司2000年度报告时说:“如果我的公司中有一家也属于这些公司之一,这份财务报告呈送给我的话,我可能要患心脏病了。”她说,日本保险公司“没有提出异议,也没有通过适当的控制措施来监督”Fortress公司的所作所为。“它们是两眼一摸黑。”保险公司对此分析未予置评。

  在百慕大的业务

  除指控隐瞒亏损外,Nissan Fire公司还声言,它及其他日本保险公司都被用另一种方式敲了一笔。Fortress公司告诉它的日本客户,希望同它们承担一样的风险,它于20世纪80年代成立了自己的一家再保险公司,大家一起分享利润、分担损失。这家公司就是位于百慕大的Carolina Re公司。

  Fortress公司每收取一美元保险费,就将其中的25美分支付给Carolina Re公司。作为回报,Carolina Re公司则负责偿付25%的保险赔偿要求。德鲁先生说,对于日本人来说,这就意味著,Fortress公司“对于为你们承保是充满自信的,我们愿意与你们同甘共苦,与你们一起共担风险”。

  但由于双方的合作关系目前面临的是,Nissan Fire估计911事件以及之前所发生的空难事故共计赔付25亿美元,Carolina Re公司无法赔偿它所负担的6亿美元份额。Nissan Fire公司估计,Carolina Re公司用Nissan Fire公司判定伪造的利润手段,自1984年以来的利润达到了4.7亿美元。但是,Carolina Re公司最新的资产负债表却显示,该公司资本及盈余只有6,200万美元。

  其余部分上哪儿去了?Nissan Fire公司估计,4.08亿美元作为股息发放给了Carolina Re公司的股东,即科恩菲尔德先生及握有各种股权的萨巴赫先生及其家族。由百幕大法庭指定的Carolina Re公司清算人约翰.麦肯纳(John McKenna)称,这一估计“相当精确”。

  Nissan Fire公司宣称,这些股息支付是不正当的,它“没有考虑到Carolina Re公司应承担的义务也在不断增加”。Fortress公司的德鲁回答说,它是合情合理的,因为发放这些股息时,Carolina Re公司“是确凿无疑地有偿付能力的”。他又称,Carolina Re公司的做法符合所有百慕大法规。清算人麦肯纳先生说,他正在审查公司的财务报告,他会搞清楚按百慕大法律发放这些股息是否合法。

  Fortress公司一案留下了一个财务安排错综复杂的网,需要好些年时间才能解开。和该机构有业务往来的一些公司,可能面临大量赔付,也可能在数月或数年时间内收不到保险费,其中包括向该机构购买了保单的保险公司,以及融资再保险公司等。一个未知的大问题是,目前已被送上破产法庭的日本大成火灾海上保险公司,究竟能够负担多少它在合作关系中所应承担的赔付额。

  此外,由于Fortress公司的保单仍然有效,日本保险公司所面临的新赔付金额正在积累。25亿美元中并不包括去年秋天在肯尼迪机场附近发生的美利坚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空难以及上个月所发生的中华航空公司(China Air)在台湾海峡所遭遇的空难,这几笔空难造成的损失数额惊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