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机场天价与监管“暴利诉求”:谁给天价空间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10月11日《新京报》消息:北京首都机场852种餐饮降价。宫保鸡丁18元、麻辣豆腐16元、金银馒头每打12元……昨天(10日)起,首都机场航站楼内852种餐饮产品纷纷调低价格,下调幅度从10%到40%不等。

  一份大排面就要卖45元,一杯咖啡也要卖40元……中国机场的怪现状莫过于在市场经济的汪洋里它的价格可以“高处并不寒”、有滋有味地与民意与舆论博弈了这么多年。首都机场的价格堡垒终于被攻破了——我无法读出新闻里的喜悦——毕竟,这价格的攻坚战是人家“内部”自降的,谈不上谁的胜利,而我们还有那么多城市的机场价格依然丰腴富态着,谁都忍不住问一声:机场“天价下凡”为何这么难?

  因为在机场“我的地盘我做主”,轻松地规避着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沃尔特·奥肯在《经济学基础》里说过:“在建立一幅经济世界的科学图像方面,定义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定义就是规则与秩序,机场的价格乱象是经营者逐利的结果,遗憾的是在这场利润的游戏中,公平规则、诚信规则、等价原则等等都被省略掉了。于是大家都怪垄断,在任何社会形态下,垄断企业都不可能完全消失,但对公共资源的垄断,却不应该也不允许成为垄断企业获得超高利润的本钱——不是垄断不可以,是垄断下的暴利不正义。竞争也好垄断也罢,应该各有其经济生态。而有可以横行霸道的市场,必然有横行霸道的价格。

  当然,缺乏“价格鲇鱼”也是机场天价形成的直接原因,而监管的“暴利诉求”才是机场天价的根源。机场价格虚高靠什么来平抑?行政管制是有限的也是表面的——这在首都机场价格博弈的历史上已经被证明过。“降低租金”怕也是治标不治本,因为谁也不是“不暴利不成活”的,给足盈利空间就能打发它暴利的胃口吗?从供求角度讲,机场的市场基本还是卖方市场,那么,当初是谁定了那么高的租金?又是谁给了机场消费“超高”的定位?又是谁把着机场商铺的门槛只许自家人唱戏?可以肯定的,答案一定不是分散的个体经营者。

  机场“天价”先天有因,后天有果,加上虽然我国在反暴利方面有相关规定:某商家的利润率超过这一地区的市场平均利润率50%到100%算作暴利。但实际上对“暴利”的概念仍很模糊——很简单,市场平均利润率谁能测算呢。因此它的可操作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机场暴利像空气,能呼吸到,谁看得见摸得着?

  无论是作为“法国的窗户”的巴黎戴高乐机场还是东京“成田机场”,候机厅内都有酒吧、快餐店、餐馆很多家,且不论档次高低,几乎所有饮食价格都与巴黎或东京市内相仿,因为人家赢利不是靠卖高价,而是靠竞争。也但愿有一天,我们在机场不幸渴了或饿了,不至于边埋单边骂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