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深圳航空公司空姐,让美丽和微笑绽放在高空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她们常年把无数人送回家,却顾不上自己的家;她们有父母兄弟姐妹丈夫孩子,平常却总是聚少离多——

  停止休假每天飞4—6个航班

  国庆节七天长假第一天,深圳机场里航机穿梭,人来人往。

  与机场一箭之遥的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司乘基地里,却寂静无声。

  虽然在这个司乘基地里,集结着420个青春年少的靓女,但平时却少见人头攒动的热闹场面。这与空姐这份工作的特殊性有关。更多时候,大部分空姐在空中的“家里”端茶送水,回到地面的空姐,则累得只想好好睡一觉。所以这个大院里虽然美女如云,路上却绝少三五成群。

  在深航,一个空姐的工作量是:连飞三天,休息两天。在飞行的三天里,根据航线长度,每天要飞4—6个航班。这样的一个飞行密度,基本上就是从早上5时半到晚上11时,一刻也不能停。

  很少有旅客能完全体会一天飞4—6个航班的劳动量,因为几乎没有人会在一天内从深圳飞往西安,再从西安飞到沈阳,再从沈阳飞到昆明,然后精神饱满地从昆明飞回深圳。

  这还是单纯地坐着。而空姐在这个过程中,要不停地给旅客提供服务,不停地微笑。

  深航乘务部副经理马悦说:在我们真诚的笑容后面,是不足为外人道的辛苦。

  双飞之家相聚要以小时来计

  这是一个典型的双飞之家:丈夫吉言实,深航机长;妻子温建萍,深航乘务部一中队乘务长。

  见到温建萍时,她刚刚执行完深圳至上海航班,在公司稍事休息后,马上要执行深圳至吉隆坡三天过夜航班。与此同时,丈夫就要至广州执行飞行任务。

  温建萍说,我和丈夫见面的时间,是以小时为单位计算的。

  就以这个国庆黄金周来说,这七天假期里,夫妻双方都得加班加点让旅客们来去自如、团聚欢庆。而算来算去,他们两个能一起呆的日子,只有7日这一天。

  1998年,温建萍和丈夫同时来到深航,都住集体宿舍,楼上楼下,又都是东北人,两颗年轻的心终于贴在一起。去年,宝贝儿子呱呱降生。

  说起儿子,温建萍眼眶湿了。因为工作紧张,温建萍临产前一天才正式休假。5个半月的产假没休完,又急急忙忙去顶岗了。上班第二天,儿子住院。当时丈夫在昆明考模拟机,对职业生涯非常重要,就没敢告诉他。只好自己一下班就打的去市儿童医院,和保姆一起照顾儿子。这么折腾下来,把自己也累垮了,发起烧来。最后是陪完儿子打吊针,然后自己再去挂盐水。

  双飞之家聚少离多。但温建萍说,在深航,这样的家庭越来越多了。因为两口子都知道对方的不易,能互相体谅,真情扶持。

  空姐感言:留下让乘客惦念的温暖

  9月30日上午8时05分出发,从深圳飞到南京,从南京飞到长春,再从长春飞回南京,南京回到深圳已经是晚上9时05分,国庆节,还要做好准备去飞。再次起飞,便又是连续三天。

  这是张燕和傅嫣的日程表,国庆长假里,深航的420名空姐和她们的行程差不多,都是满负荷上班状态。

  张燕和傅嫣都是去年进入深航的空姐,在深航的宿舍里,记者见到了这两个漂亮文静的姑娘。

  昨天,两个人都是备勤(候补起飞),所以不能走远。她们说,连飞三天后,会有两天休息,但不飞时也可能要培训学习,所以,真正放松休息的时间很少,高空高压的情况下工作,负荷是地面的三倍,感觉非常累。可下了飞机,往往又会因为气压的变化兴奋起来,想睡还睡不着。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做空姐,有时会累得受不了,可做过空姐,就特别眷恋飞翔,有些空姐转行后,还念念不忘。张燕和傅嫣也说,那是一种感觉,其中有自豪,也有理想。

  让乘客感觉到家的温馨——空姐的微笑也许正因为如此而动人。前天,一位乘客对傅嫣的服务表示感谢,并说“我认识你,坐过很多次你的飞机了”。

  张燕和傅嫣说,空姐们喜欢这种感觉,留下让乘客惦念的温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