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我与白云机场:醉酒的鸡飞到广州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人物:刘先生

  年龄:48岁

  单位:广州某事业单位副老总

  与白云机场关系:在白云机场完成刻骨铭心的“首航”。至今已搭过飞机十多次,多为公务

  几天前在贵报的栏目中读到南方航空公司高先生的文章,说他当年带着冲锋枪从白云机场坐飞机赶赴中越边境参战,本人虽不及其威猛,倒也有一桩搭机趣事可与读者分享———我曾私藏了四只“醉酒鸡”从南宁飞回广州,还偷偷挟带了当地的特产———几把菜刀!

  那是1976年,在广西服役、刚满三年军龄的我首次得享探亲假,与同是广州仔的战友阿斌一起返穗探亲。两人先从凭祥坐火车到南宁,再凭军人通行证各花30多元买了到广州的机票。当我第一眼看见那架颜色灰暗、已显锈迹,只能坐三四十人的苏制安-24飞机时,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因为那时脑子里根本就没有飞机大与小、先进与落后的认识,有的只是新奇和激动,因为只要个把小时就能回家了!

  因为是头一回探家,也因那时的物质并不丰富,我和阿斌手拎肩扛带了一堆的当地土特产:几块砧板、几把菜刀、几瓶白洒和蛤蚧干。“再带几只肥鸡回去吧!”阿斌突发奇想。可鸡乱叫会被发现,怎么招?办法是人想的,我俩硬生生给鸡们灌下白酒,再把它们装进布袋里,鸡醉过去了,自然就不叫了。当然,这一切得以蒙混过关,只因为那时候没有严格的安检。

  说来惭愧,鸡是不乱叫了,可快到广州时我却嗷嗷叫了起来。当时,这架安-24遇到气流发生强烈颠簸,我先是头晕恶心,接着胃内翻腾,赶紧接过空姐递过来的牛皮纸袋,张口就来了一个“现场直播”,直吐得冷汗直冒,脸如白纸。

  当我终于从安-24上晃悠着走下来,脚踏实地地站在白云机场那片亲切的故土上,我的第一个感觉是真丢人啊,当时舱内有20多名乘客,却只有我这名军人有此“表演”,于是心里便发誓,以后再也不坐这“害人”的飞机了。

  可这20多年来,我并没有遵守当初的“誓言”。眼瞅着白云机场越长越大,飞机大了,先进了,舒适了,也坐了多少回了,那段“历史”却再也没有重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