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东航西北公司空姐速写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苦涩

  东航西北公司在外的基地主要是上海和银川。由于从去年非典后,民航客运市场出现“井喷”,公司的空乘人员根本不够用,比如空客A320机型的空乘标准配置为6个人,但现在只能达到最低要求,即4个人,因此大部分人不得不“连轴转”。空姐们轮流到这两个地方打工,一般每月要在20天左右,最高的达到了27天。与此同时,她们每天早上五六点开始航前准备,半夜收工,遇到航班延误,第二天凌晨才能回到住所,一天飞上五六段也成了家常便饭。

  “出门在外时间长,每天工作强度大,回到住处只想睡觉,其他啥都不想干!”刚下飞机就接受采访的施小玲满脸疲惫。

  女孩们爱逛街购物,但现在根本没空儿去商场;一个月有20多天在外飞,与老公见面的时间很少,一些爱人是飞行员的“双飞”家庭,更是聚散两匆匆,有时一个刚下飞机,另一个却要上飞机;没结婚的空姐可以做到“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而有孩子的空嫂就难了,孩子的吃饭穿衣全靠老人照顾,假如有个头疼脑热,尽管揪心,却是鞭长莫及;今年民航市场火爆,飞行任务格外繁重,西北公司的空姐缺编严重,连部门领导都要经常跟班飞,大家现在已经顾不上家了。

  在随后的采访中,记者深切地感受到,为了工作,东航西北公司的空姐作出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无私奉献。

  周晓燕的女儿两岁多,已经懂事了,因为妈妈回家少,母女缺乏感情交流,每次女儿总是让周晓燕走,不愿亲近她。晓燕为此挺伤感的:孩子有病可以不管,因为有老人,但老人病了,谁去管?晓燕的父亲前一阵子做手术,自己的老公忙着干自己的事,而她又不得不飞,只能找人照顾,“忠孝不能两全”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郭菁茹在飞航班前,突然感到肚子疼,经航医检查,原来是宫外孕导致大出血,被连夜送往医院才得以抢救过来。同事都说,她的命是捡回来,因为要是上了飞机,那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虽然空姐的个人经历各不相同,但感受却近似。遗憾

  参加工作22年、身为主任乘务长的高煊倾诉着自己的遗憾。

  西北公司在上海除

  了飞国内航线,还要飞日本、韩国等国际航班,由于国内国际“连轴转”,空乘们很多时候不但要飞夜班,同时还要面临倒时差这个难题。时差倒不过来,休息无法保证,加上高强度却又单调的服务工作,使得不少女同志出现所谓的心理失调现象。倘若遇到航班延误、旅客纠纷等烦心事,难免脸色会难看。这也就是我回到家中,有时跟疯子似的原因。

  有一次,早上下班回到家中,我妈殷切地问我,吃饭没?我冷冷的回答,不吃。她又接着问,想吃点啥?我的音调马上提高了几分,不吃!老人在屋内转了一圈,再次问道,我这就给你做。我难以抑制地脱口而出,你烦不烦!老人刹那间惊呆了,她想象不出我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亲娘。我真的很后悔,那是老人的关心和疼爱啊!我现在每次离家时都感到内疚,回家时拼命给孩子买东西,给老人钱,想方设法弥补对家里的亏欠。

  我每个月的电话费高达1000多元,多半是给孩子打的,再就是谈恋爱给男朋友打的,我离过婚。像我这样还算能“左右逢源”,公司刚来的新乘务员可真是连谈恋爱的工夫都没有!

  高煊的坦白令记者为之动容,而作为国际头等舱乘务员的鹿艳萍,在交谈过程中,只是因为记者问及她的家庭情况,就令其泪水盈眶。后来记者才了解到,出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期的鹿艳萍至今尚未谈男朋友。其实,空姐的生活圈子很小,感情选择的空间很小。

  据说,国内航空公司的离婚率特别高,有种解释是空姐见多识广,感情容易“剑走偏锋”,但记者认为其臆测的成分可能要多一些,而真实的原因跟空姐们的工作繁忙不无关系:夫妻见面少,好不容易回到家中又特别想睡觉,没有时间做家务,也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更没时间跟老公交流,久而久之感情难免疏远。

  情感的私密性决定了个体行为应该受到尊重。记者无意评说空姐的个人选择,只是觉得她们为了工作付出了常人难以见到的艰辛,理应受到人们的理解。此外,当空姐离婚率高成为一个普遍现象的时候,我们是否应该予以足够的关注和关心?和谐

  现在,西北公司空乘们见面经常问的一句话是:今天飞哪里?有人因病或私事休假,往往引起其他人的关注,谁要是几天没飞那绝对会成为一条新闻:单位人手不足,只能一个萝卜一个坑,缺员就意味着其他同事要“连轴转”,因为活儿总要有人来干。

  紧张忙碌的工作使空姐们有一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但也营造了一个良好的氛围。常言道:三个女人一台戏。以前航班少,人闲没事做,有些空姐们也会像家庭妇女一样,东家长西家短地议论别人,以致出现口角,甚至伤了和气。现在,大家一心扑在工作上,一方面没有闲工夫“谝”;另一方面,同事们更是相互照应,谁家娃有病了或是老人有个事儿,其他人会主动帮忙的。可以说,空姐之间的感情更纯洁了,彼此的友谊也更深了,工作起来也更舒畅了。

  今年大年二十九,已经工作十几个小时的童茹刚从飞机下来,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被一辆同样急着回家的农用车撞倒在地,伤及全身,当时便人事不省。当她苏醒过来之后,面对着不知所措的司机,大度地让他们走了,尔后自己住进了医院。10天后,她面部的伤疤还未痊愈,就急急地上班了。有人不解地问她:“为什么不多休息几天?是不是想多拿些(飞行)小时费?”她淡然一笑:要是为钱,我就会让撞我的农民把所有的医药费和误工费全都赔出来。春运黄金周,客舱部的人恨不得一个掰成两半用,姐妹们谁没有家,谁不想和家人多呆一会儿!我能在病床上躺得住吗?

  其实,和童茹有类似想法的空姐在西北公司还有很多,在她们眼里:飞行小时费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工作时充实的感觉!

  不久前,客舱部专门组织空姐中的写作爱好者来北京学习,其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她们充分发挥自身的才华,不但用眼,而且要用手记录自己的工作风采,用笔反映自己的精神风貌,触摸自己的心灵……

  采访手记

  美丽需要勇气

  空姐也要为了生存而在异乡打工?在常人看来,这实在是个新鲜事:空姐给人的印象一向是工作稳定轻松、收入丰厚,而且高高在上,煞是风光。然而,在民航改革重组后的今天,作为现实的选择,空姐打工有了更深刻的内涵和意义。

  东方航空公司重组西北航空公司后,东航迅速对西北公司进行生产经营统一规划,以便实现业务整合、资源共享,发挥集团规模的优势效应。为了抢占上海和西部市场,提高当地市场的占有率;为了迎接天空的开放,提升东航主业的竞争力,根据东航集团的整体部署,西北公司重点在上海置放了相当数量的飞机,每天有300多人的飞行、空乘和机务人员在上海打工。

  与此同时,西北公司根据市场需求和变化,及时转换经营思路,变被动为主动,坚决削减亏损航线航班,优先保证高收益航班,不但使航线布局、运力调配更趋合理,而且在运力同比减少的情况下,飞机利用率和航线收入得到了明显提高,为提高航班收益最大化奠定了基础。多年来,西北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的局面,但从去年8月至今,他们连续14个月盈利,1月至9月累计盈利2亿多元,并且民航客运市场占有率逐月递增,出现了淡季不淡的好势头。

  应当说,西北公司经营状况的巨大变化与打工者的辛勤付出分不开的。对此,西北公司的领导非常理解也非常重视解决打工人员工作生活中的实际困难,比如给他们安装了飞行网上准备系统、配置饮水机等。此外,每逢节假日,公司和飞行、客舱等部门的领导都要飞赴上海、北京、银川等地,看望慰问打工人员。客舱服务部专门成立了“爱心支援小组”、维修基地成立了志愿者小组,为驻外打工人员家庭解决实际困难,真正让她们感到组织的温暖……

  目前,东航西北公司已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期,不但企业盈利前所未有,而且大幅度提高了员工待遇。“虽然累一些,但公司发展了,每个人挣得也比以前多了,心情好,劲头也很足”这是记者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也真实地反映了西北公司员工的心态。上下齐心,其利断金。公司赚钱了,个人腰包也鼓了,大家的心气儿更足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