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大连乘客质疑民航总局延误补偿指导意见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航班因不可抗力原因延误,之后和民航就一点关系也没有?”这样的一个问号,从2月24日晚7时开始,就一直在张迪的脑子里存在。

  当张迪将这个疑问抛给外界的时候,民航总局2004年7月1日对外正式公布的《航班延误补偿指导意见》,再次成为议论的焦点。

  [b]不可避免的延误[/b]

  张迪的疑问来自于自己的一次公务飞行。

  2月24日13时,张迪和其他200余名乘客乘坐的大连经停南京飞往海口航班正点起飞。13时50分,飞机上的机务人员通过广播告知乘客,因为飞机出现机械故障,需要立即返回大连进行检修。后来张迪得知,飞机将要返航的时候,正好在青岛机场的上空。

  “尽管有空乘人员的安抚,但广播完毕后,周围的乘客不少已经发抖了,有的小孩子也哭出了声!”张迪说。同时张迪还透露着这样一个细节:机长特意跑到飞机中部,透过机舱的小窗观察机翼的情况。

  14时30分,张迪乘坐的航班安全返回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下飞机后,在地面服务人员的安排下所有的乘客都被带回隔离厅。

  对于这次“紧急返航”大连方面解释:按照惯例,这架飞机应该在青岛降落进行检修,但因为这个航班的乘客比较多,使用了一架“空中客车”宽体客机,而青岛方面无法对该类型号客机检修,因此只能返航大连进行检修。

  事后得到的信息,机务人员检查后发现,无法在短时间内排除该飞机的故障,有关方面立即决定紧急调机运送乘客。

  [b]补偿成为焦点[/b]

  17时30分,张迪等200余名乘客被通知,可以登记继续自己的飞行。在隔离厅的近3个小时内,乘客代表与有关人员提及了补偿的问题。

  当天客运值班负责人回忆,将这些乘客安排到隔离厅后,立即安排服务人员为这些人员服务,由于人数较多,服务人员还专门从外边运来了矿泉水等物品。“飞机还没有到大连的时候,已经接到有关的领导指示,要求做好这些乘客的服务!”这位值班的负责人说,“当时没有乘客提及补偿的问题!”

  期间,有些乘客提出了额外的服务要求,但这种“平和”的气氛一直在延续着。而到了快要通知登机的时候,要求补偿的声音传到了地面服务人员的耳朵里。当日客运值班负责人说,提出要求补偿的,只有十几个人,而其他人听到后也围了上来。

  “乘客的要求很快被反映给上级主管领导,经过协商同意给每位100元钱的补偿!”这位负责人说,“尽管按照民航总局的有关规定,像这样的机械故障完全不必给予补偿,但考虑到乘客在飞行的过程中受到了惊吓,最终还是同意对每一位乘客给予补偿!”

  大连方面的“好意”,似乎并没有达到乘客的满意。乘客的代表当时发表的意见是:飞机上这么多人受到了惊吓不说,而且很多人还耽搁了自己的计划,这方面的损失也应该由承运方补偿!“去海口是和客户签约的,现在全泡汤了!”张迪说。

  经过与上级部门的沟通,地面值班负责人再次给乘客带来的消息是,每人的补偿金额涨到200元,但最后仍有包括张迪在内的十几名乘客不满意。“由于到了登机的时间,大部分乘客领完200元现金后登上了飞机!剩下的乘客要求更多的补偿,并要求书面的赔礼道歉!”

  由于无法继续说服剩下的十几名乘客登机,大连方面安排的航班只能安排登机的乘客先离开。“如果继续耽搁的话,后续的航班都要延误!”

  19时,张迪等人和地面服务人员交涉,但没有结果。最终,张迪等十几名乘客,一直在隔离厅呆到25日凌晨2时,才去了宾馆。张迪说,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服务人员为这些乘客服务。

  [b]要求过分吗?[/b]

  张迪等十几名乘客认为,飞机发生故障返航,这些大家都没有意见,但后来的安排,却让人不可理解。

  “大家要求更多不是没有道理。不少人都是签几百万的合同,不会为了200元钱的补偿而纠缠不休!”张迪说,“关键是到了后来没有人再来管这些人,而且因为航班延误所产生的损失,也没有被提及!”

  张迪的说法,部分得到了律师的赞同。这位律师认为,机票仍在乘客的手中,这说明承运人和被承运人的合同关系还没有被解除,服务人员还应该继续为这些乘客服务,而乘客因为航班延误所造成的损失,尽管目前的规定没有明确涉及,但在补偿乘客的时候,也应该给予一定考虑。

  根据民航总局2004年7月1日对外正式公布的《航班延误补偿指导意见》,航班因为天气、机械故障等不可抗力导致延误,航空公司可以不必给予补偿。而民航总局当时对媒体进行解释的时候曾表示,航空公司应该尽量满足乘客提出的要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