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发展中国大型客机的战略新思路和实施方案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前言

  国内外有识人士已经日益关注中国航空工业所面临的困境,特别是中国在大中性民用客机制造领域里的空白。如何解决这样的困境,目前看来还没有出现一种有效合理的方案。原因是这个问题错综复杂。本文作者根据历史知识和商业管理经验,化繁为简,试图提出一条发展中国航空工业的战略思路。

  一、中国航空工业的困境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20年来,经济发展的成就有目共睹。但是,航空制造工业却至今仍然面临着严重的困境。最明显的例子是,中国在大中型民用客机制造上仍然是一片空白,所有飞机由外国进口。而且,自中国自己的运十飞机在10多年前下马后,同国外联合发展大中性客机项目也纷纷失败。如与道格拉斯飞机公司的合作被波音公司取消。同欧洲合作发展100座飞机的计划也没有达成协议。如果不采取决断性的行动,这一局面可能还会延续几十年。这将会严重制约中国未来的发展。

  中国的经济发展不能没有航空工业。发展一个强大的航空工业,将扩大经济产值,增加就业机会,发展交通运输,提高科技水平,增进政府税收。从未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来看,航空工业应该是未来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不但不能放弃,反而要大力发展。

  航空制造能力的强弱,也将会决定中国有没有能力建设一支能够同强国争衡的空军力量。因此,能不能够发展出一个强大的航空工业,不仅仅是填补国民经济领域中一个空白的问题,也不仅仅是发展经济的问题,而是一个决定中国国防能力强弱的问题,是一个关系到中国国家安全的战略性问题。

  由于航空工业是关系到国民经济发展和国防能力的战略性问题,对其发展中的困境就必须要用战略手段来解决。

  二、中国航空工业问题的症结

  造成中国航空工业困境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以往计划经济下靠国家拨款研发航空工业的方法被放弃。第二,在目前以市场为主导的经济形势下没有找到符合新情况的思路和发展途径。

  在改革开放前,中国研制客机的方式是:首先由政府决定研制,并拨出研制经费。研制者以完成国家任务为目标。但是,这样的机制的缺点是:靠财政拨款,研制者缺乏竞争,研制与生产脱节,生产与市场脱节。因此,在国家拨款来源中止后,研发能力立即停顿。

  在改革开放后到目前为止,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的研究似乎陷入了一个无法脱出的怪圈。

  到目前为止,那些希望推动中国航空工业的热心人士,似乎仍然把希望寄托在中国政府下决心重新上马如运十那样的客机制造项目。但是,靠政府拨款看来是不行的。发展一项大中型客机,预计需要150亿美元的资金。这对中国财政来说会是一笔耗资巨大而回收无法预测的支出。所以,中国政府至今对此采取谨慎的态度。

  政府不拨款,中国的航空工业龙头如上飞,西飞,沈飞,成飞等公司谁都没有财力来独自承担这样耗资巨大的研究项目。

  观察者们指出,除了资金的限制外,研发水平和市场前景也是问题。中国航空工业起步晚,水平低,研制出的飞机恐怕会落后西方的飞机。而落后的飞机又会遇到缺乏市场竞争力问题,从而落得血本无亏的局面。

  面对这样巨大的阻力和重重困难,人们往往会叹息说,“中国目前还不具备发展大中型客机的条件。”看来要发展出中国自己的具有竞争力的大中型客机是遥遥无期了。

  三、摆脱怪圈,找出发展中国航空工业的新思路

  对这种悲观观点,笔者不能赞同。困境中有机遇。中国发展大中型客机的时机不是未到,而是已经成熟。关键是人们还没有找到正确的途径。而要找到途径,我们就要设法摆脱上述怪圈的束缚,运用新的(反向)思维,来找到发展中国航空工业的妙方良策。上述的发展中国航空工业面临的困难确实存在,但是,这些困难不是不能克服。笔者认为,中国航空工业面临的不是无法克服的困难。只要运用智慧,只要思路正确,正确的途径必然会出现。

  为了找到克服困境的良方,首先要找到阻碍航空工业发展的最终根源。只有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困境才能彻底解除。

  下面逐一分析发展中国航空工业面临的主要困难及克服途径:

  困难一:政府不拨款

  首先,要知道困境的根源不在于中国政府的决心。有人认为,中国政府没有重视航空工业,没有把大中型飞机项目立项,没有拨款支持飞机制造,这是中国航空工业落后的原因。这种观点以为,只要中国政府下了决心,问题就解决了。

  但是,这种观点不正确。一方面中国政府为了大力发展经济,目前在财政上确实难以支持大中型客机这种耗资巨大的项目。另一方面,靠政府财政开发大中型客机也不是正确的方法。也就是说,在目前市场经济的趋势下,不应该再指望政府拨款来发展航空产业。

  那么,政府不拨款是不是就没有办法发展航空产业了吗?不是。政府不拨款,希望在民间。

  困难二:航空制造业缺少资金

  有人说,中国的几大航空制造业龙头现在自身难保,哪有财力来发展大型客机。事实确实如此。但是,中国的航空制造厂自身没有财力,为什么不向资本市场去争取呢?因此,让资本进入航空制造领域,将可以解决研发资金的问题。这也是西方发展航空工业的通行途径。用债卷,上市,合资等等方法为航空工业筹资将解决其资金不足的困境。

  困难三:研发水平落后

  有人说,中国航空工业研发技术水平落后,因此,即使有资本也不会制造出先进的飞机。这种看法是片面的。中国两弹一星的经验表明,中国科技人员的研发能力不低于任何国家。如果能够在资金上有充足的报证,中国开发出有世界先进水平的飞机不是没有可能。有了资本可以吸引科研人员。有了资本才可以改造技术设备。国外高科技公司保持科技的领先无不是通过增加对科技研发的支出(或者用钱来购买现成技术)来实现的。况且中国还是有可能同外国共同研发。

  困难四:研发风险问题

  谈到资本市场,又有人会提出风险问题。大中型客机研发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的项目。有人(机构)愿意投入资本吗?答案是肯定的。当然有人(机构)会愿意。在资本市场里,高风险就意味着高回报。资本经营者就是要求最高利润。因此,要引导资本向中国航空工业流动,就必须用未来丰厚的利润来吸引。

  困难五:产品的销路

  有人马上会反驳说,利润是靠产品的销售来实现的。但是,中国的飞机肯定缺少竞争力。向外国销售几乎不可能。在中国又会卖掉几架?飞机卖不掉,哪里来的利润。

  实际上销路问题不是无法解决的。中国的产品在价格上会有一定的竞争力。销不到西方国家,在第三世界国家中还是有一定的竞争力。另外中国的国内市场也是一块相当大的大饼。明确地说,单凭中国国内市场就可以养活中国庞大的航空制造业。

  困难六:国内使用者意愿问题

  最后的问题,也是最为关键的问题,就是国内使用者意愿问题。国内航空制造者们最后面临的困难就是国内的民航业者不愿意购买使用国产客机。连上海制造的美国飞机都无法找到国内用户,将来国产的飞机又有谁会买呢?无人愿意使用,中国制造的飞机又怎么能够开拓国内或者国外的市场呢?

  这就是以往中国航空工业发展思路的死结。

  所以,笔者认为发展中国航空工业的最终也是最核心的问题是如何增加国内使用者的意愿。只有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其他一系列问题才有可能解决。

  所以,新思路应该是把使用者意愿作为需要解决的第一道难题。解决了这一首要难题后,其他问题就有势如破竹般迎刃而解的可能。而且,中国政府至今为止在航空工业界进行的改革为本文在下面提出的新思路奠定了相当的基础。

  四、以市场为导向的新思路

  要摆脱以往的怪圈,就必须开辟出一条新思路。由于中国航空工业要面对的是市场经济的大环境,因此,发展中国的航空工业就必须摆脱以往计划经济下的旧思维,而必须找出符合市场经济运作规律的新路子。

  据此要求,本文提出的新思路包括:以市场为导向,以利润为号召,以资本为动力,以政策为保证。

  *以市场为导向:

  发展中国的大中性客机是一个重大的产业投资项目,而按照惯例,这样的重大项目在制定之前一定要进行预先市场研究。人们必须要了解,在未来10年,20年和30年内,中国的大中性客机市场需求有多大。制造厂家会卖出多少飞机。以市场需求为基点,可以计算出投入的资金将来会在何时产生回收和利润。这是国外重大投资方案都要经过的第一道步骤。

  从市场导向的角度考虑,中国发展大中型客机的时机已经完全成熟。中国的航空市场是全球发展最快的。中国的人口数量和地形也保证了航空业的长远和快速发展。即使不指望对西方国家出口,仅凭中国本身的市场,也能够确保中国航空工业在世界上占有一个重要的地位。

  这一点,美国波音公司已经做了预先研究工作。最近,波音就发表研究报告宣称,未来十年中国需要1500架民用飞机。这可是一笔巨大的商业机会。

  *以利润为号召

  有了这样庞大的商业市场,也就产生了在将来赚取巨大的和长远的利润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正是商业资本努力寻找的。中国政府完全可以通过对市场的预测,指出将来资本回收和利润前景,来号召并吸引国内外商业资本(机构投资者)投入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这样,中国政府就不再需要负担巨额的飞机研发费用,而由民间的和市场的力量来推动。

  *以资本为动力

  当商业资本参与到航空工业发展后,资金问题就解决了。资金问题一解决,其他的问题就容易解决。有了充足的资本,科研人员经费有保证,工厂的技术改造可以进行,参与单位的积极性会高涨,而且对外的合作也更有条件。

  *以政策为保证

  要让商业资本投入航空工业,除了市场和利润前景之外,还要巩固其信心,这就需要对其投入提供一定的保护,这种保护的来源只能是政府。政府在停止提供研发资金后,能够给航空工业提供的最大协助就是在政策面提供商业资本的保护。

  所谓政策的保证并不是(或者说不完全是)对资金的保证,而是对商业资本推动下民族航空制造业占领足够市场的保证。也就是说,政府可以用政策来保证商业资本在中国航空工业的投入能够在将来带来回收和利润(而商业资本的回收和利润又会带来在其他项目的滚动开发)。这就是用市场向商业资本换资金。

  对占领市场的保证就会最终面对上面所述的问题的症结所在:国内使用者意愿不高的问题。由于商业资本不能确定将来买家是否会购买国产飞机,其投入资金就会面临血本无归的风险。要解决此关键性困难,只有政府才有这样的能力。

  所以,发展中国航空制造业(大中型飞机制造)的新思路就是:中国政府从战略高度出发,制定符合新市场经济形势下的航空工业发展政策,特别是采取果断措施保护中国民族航空制造业在中国国内市场的占有率,从而通过对中国民用航空庞大的市场商机的宣传,用未来的巨大利润来吸引国内外的巨大民间资本。通过民间资本的投入为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和重要的战略性项目解决资金问题。通过资本的输入,解决在航空领域研发能力不足和科技设备更新的难题。这样才能保证中国民族航空工业快速发展和研发能力大幅提高。

  五、具体实行方案

  根据以上的思路,就可以拟出概括性的实施方案。

  第一步,发表中国航空工业白皮书。这份白皮书的主要目的是对中国未来几个阶段内(10年,20年,30年)中国国内民用航空市场的研究和预测,要指出将来购买新飞机的架数,机型,价值,以及对航空工业投入,产出和利润率的估计。比如,未来10年中国要购买1500架民用客机。其价值约在几千亿元,而且在航空零件和售后服务上又会产生多少亿元的收入,而且预期航空工业的利润会在多少亿元。而在10至20年之间,又会产生多少成长,等等。通过这样的预测来吸引机构投资者对此行业的兴趣。

  第二步,制定政策,保护商业资本的投资。在政策面最有效的手段就是通过立法,明确规定在多少年内中国国内民航业者必须要购买至少50%的国产飞机。(具体内容有待专家研究,但至少要保证国产航空产品对市场有一定的占有率)。这就克服了上述使用者意愿不高和市场得不到保证而使得商业资本望而却步的关键性困难。

  许多人会反驳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不可以做这样的规定。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政府有权力而且能够做这样的政策规定。日本在发展汽车工业时就曾经规定,政府单位一律不得购买外国车,而只能购买国产车。美国政府在药品,飞机,通信等领域实行严格的质量,标准和价格规定,也是对产业的保护措施。中国政府最近实行的计算机产品产地要求的新规定也是符合世贸原则的,而且起到了积极的效果。市场经济并不是废除所有的政策规定,相反还应该强化。以产地政策规定来保护中国的航空制造业并不会违反世贸规定,也不会违背市场经济原则。这是一个时期内产业的促进政策。

  通过这样的预先研究和法律规定,将会使得商业资本明确地看到航空制造业的未来前景和利润预期,从而调动其投入资金的意愿。

  第三步,重组航空工业。在用立法手段保证航空工业战略发展前景后,就必须重组中国的航空工业,使其符合市场化要求,为吸收商业资本建立必须的条件。要达到的要求是:政企分离,股份化,现代化的企业产权制度,独立核算,责权明确,利润分配的保证等等。

  第四步,以项目为吸引,引导商业资本进入航空工业。

  在完成重组后(或者同时),就必须制定航空工业重大项目(大中型客机)发展规划。这种规划要确定项目,制定规格标准,进行市场预测,以及估计投入产出,和政策面的保证等等。项目成立后,便引导商业资本进入项目的运作。使得资本成为项目的推动力。

  第五步,增强对外合作。对外合作包括资本合作,科技合作,和产销合作。这些方面的合作将会提高中国航空制造业的管理水平,科技研发能力,工艺制造能力,市场经营能力,和资本管理能力。这也会提高中国国产飞机的竞争力,帮助巩固市场。

  中国以前也在航空领域进行过对外合作。但是,由于没有政策法律上对民族产业的保护,外国厂家进入中国市场没有障碍,因此就根本没有必要同中国航空工业合作,培养自己未来的对手。因此,每次合作都以失败告终。

  在法律和政策上对民族航空产业进行保护后,必然会对国外厂家产生压力。一方面中国的飞机将保证得到50%中国的市场,因而占领航空领域的一席之地。另一方面,中国对购买外国飞机必然会更加挑剔,外国飞机制造商之间的竞争就必然更加激烈。这种形势将逼使国外制造商同中国进行合作。否则,将会冒彻底失去中国市场的风险。

  数月前,中国政府颁布了计算机产业在近期内要保证50%的产品是中国制造的规定。从那以后,国外的厂家纷纷在中国国内寻找合作伙伴,制定在中国的采购计划。而台湾的计算机厂家更是大举西进,要把上中下游的计算机产品生产基地都要搬到大陆去。这充份证明了用法规保护民族产业的重大效应。中国的航空制造业要获得巨大而强劲的发展,第一需要的就是政策面的支持。

  所以,对于发展民族航空工业这一具有战略性的问题,必须要用战略性的手段来解决。通过正确的法律法规,引导商业资本进入航空制造业,并增加对外合作的吸引力,这样的策略和路线必将能够打破以往的怪圈,为中国航空制造业创造永久性的推动力,从而推动国民经济的发展,并增强中国的国防能力。

  (本文作者为洛杉矶美国华人研究所所长) qsazhang@msn.com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