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济南机场属地化遭遇债务瓶颈 民营力量借机而入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b]停滞[/b]

  “夏局长说了,在与省里的关系没有理顺前,不要急于挂牌。”4月23日,民航华东管理局一位官员(以下简称华东局)如此回答记者提问。“夏局长”,是民航华东局局长夏兴华。

  这位官员所称的“挂牌”,是指国家民航总局目前正在试点的机场属地化改革。这是中国民航继去年组建三大航空集团后,推进民航体制改革的又一重大举措。

  去年,根据国务院批准的《民航体制改革方案》精神,山东、湖南、青海被中国民航总局列为机场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地区。山东属民航华东管理局,为此,华东局特意成立了机场试点改革工作小组,还拟订了试点改革方案,并得到了民航总局的批准。

  按照华东局的试点改革方案,机场属地化的第一步,是撤消民航山东管理局,成立民航山东安全监督办公室,编制40人。其他的60余位干部、职工将连同济南机场一起,交给拟议中成立的山东省机场公司,由其代表山东省人民政府行使管理职能。

  据民航山东省管理局局长江家萱的秘书介绍,山东省机场属地化改革的试点放在济南,因为“青岛、烟台简单一点,济南还有个省局。”

  据了解,目前在中国的省会城市,民航管理局与机场大多是“局场合一”,即一套班子,两块牌子,民航管理局既拥有行政管理职能,又具有企业的功能。

  而通过机场属地化改革,不但可以充分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拓宽民航机场的投资渠道,还有助于彻底打破政企不分的状况,使机场实现完全企业化运作。

  与现在“不要急于挂牌”的表态截然不同的是,今年2月12日,在华东局工作会议上,夏兴华曾说,“今年一季度,要完成山东省民航改革的试点工作。”

  但一季度早已过去,山东省的机场属地化工作却仍在原地踏步,倒是被湖南抢了头彩。

  今年3月28日,拥有44年历史的民航湖南省管理局被正式撤消,其属下的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张家界荷花机场和常德桃花源机场的12亿元资产,连同1200名职工,被正式划转到了地方。4月18日,湖南省机场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挂牌。今后,长沙黄花等三个机场,将由新组建的湖南省机场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代表湖南省人民政府管理。

  “山东的情况与湖南、青海不完全一样。它们机场都是由国家投资的,而山东这几个机场,地方投资的比较多。”山东省计委基础产业处周娟科长解释。

  民航山东省局的一位干部解释,“这是从上到下的改革,我们在等华东管理局。”

  周娟则表示,“我们有一个基本方案,现还在跟民航华东管理局对接。”她透露,“已对接了1-2次,还没有到双方满意的程度。”

  而据了解,另一试点地区青海虽然情况要“简单”些,目前也尚未实施属地化。

  [b]债务[/b]

  据了解,济南机场目前的债务。究竟由民航总局还是山东省地方政府承担,是造成山东机场属地化改革滞后一步的重要原因。

  根据记者掌握的资料,山东省的三个机场,建设资金主要来源于地方。济南机场于1992年7月建成通航,一期投入建设资金3亿多元,其中民航投资不到1亿元,而地方的投资主要来源于银行贷款。此外,济南机场新候机楼已于两年前奠基,计划投资超过12亿元。“新候机楼建成后,折旧和偿还贷款利息使济南机场的负担沉重。”民航山东局的一位干部忧心忡忡地说。

  事实上,目前山东省的三个机场,除青岛盈利外,济南和烟台均处于亏损之中。据透露,2002年,济南机场亏损额达600多万元,并且自机场建成至今,累计也是负数。这些亏损和背负的银行债务究竟由谁来承担?

  按照湖南省经验,机场的资产、负债和人员均一并划转给了地方政府。民航山东局的那位干部也表示,民航体制改革的精神是,在将机场的所有权转交给地方的同时,机场原有的债务也应划转给地方。

  但山东省政府显然不想承接这个负担,周娟明确表示,华东局呈报给民航总局的机场属地化方案“是单方面的,没有跟省政府对接”。

  其实,负债沉重,在全国的机场中比比皆是。2月12日华东局工作会议上,谈到华东地区机场的经营情况时,夏兴华就曾说,“由于新建、扩建,机场处于负债经营和巨额亏损局面,每年利息支出高,成本费用开支大。”

  夏兴华所言非虚。上海机场是我国较早下放地方政府管理的机场,在全国机场中,经济效益多年名列前茅。但自从新建浦东机场后,由于沉重的债务负担,形成了股份公司盈利,集团亏损的局面。

  另一个典型案例是浙江宁波机场,近两年,随着新候机楼投入使用,宁波机场不但结束了多年盈利的历史,而且背上了5亿多元债务。

  尽管债务沉重,但宁波市政府对机场属地化仍明确表示了欢迎的态度。“宁波机场我们是要的,5亿多元债务,将通过市场化运作的方式来解决。”宁波市计委基础产业处董处长说。

  但民航山东管理局的那位干部担心,济南地方小,航班和旅客资源都不如上海、宁波,靠市场化运作解决债务问题存在较大困难。尤其新候机楼建设面临巨大的资金缺口,机场划转地方后,“仅利息就是一个较大的负担,谁知道这些债务地方政府肯不肯背?”

  [b]出路[/b]

  尽管遭遇债务瓶颈,机场属地化改革的脚步已不可能停息。

  事实上,机场属地化使中国民航机场焕发了青春。成立于1988年的厦门高崎机场,是中国民航第一家下放地方政府管理的机场,它在成立之初便实行企业化经营。今天,厦门高崎机场已成为国内第4大口岸机场。2002年的国际货运量增长高达112.3%,增幅居全国各机场之首,高崎机场获得了滚滚财源。

  正因为如此,伴随着机场属地化改革的进程,一些外国投资机构和中国的民营企业,已开始争食中国机场这块稀有资源。

  今年初,曾有外电报道,新加坡樟宜机场可能会投资上亿美元,收购中国杭州、武汉或青岛机场的股权,通过合资合作的方式,共同经营机场管理服务,在共担风险的同时也共享成果。而浙江均瑶集团收购湖北宜昌机场股权一事则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

  航空公司对机场资源的争夺,更成为三大集团重组后的新亮点。2月13日,东航投资有限公司与香港上市公司太古股份有限公司各出资1500万美元,在上海组建了东航太古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中国第一家以投资民用机场及其相关配套项目为主业的投资性企业。

  据业内人士透露,投资民航业已有57年历史的太古公司,此次完全是有备而来。在与东航合资前,它收缩了部分汽车销售业务,以便专心致志地进行机场投资。东航则对合资公司的未来进行了仔细谋划。据东航股份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高管透露,东航太古将对华东地区有发展潜力和一定优势的机场,如青岛、宁波、杭州机场的新建项目进行逐步投资。而在此之前,东航早已入股青岛机场。

  事实上,济南机场也曾受到过外国公司的青睐。据民航山东省管理局的知情者介绍,在一期工程建设中,德国某财团就曾与中国民航及地方政府联系,希望参股济南机场。“但他们出资的方式不是现金投入,也不是管理投入,而是用一些设备投入。”最终不了了之。

  有业内资深人士指出,目前,济南机场的属地化改革虽然遭遇债务瓶颈,但如若能够实现股权结构的多元化,债务负担的难题也许就会迎刃而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