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辽宁民航温和革命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图:沈阳航空将迎来竞争的新格局 实习生 李琳 摄

  笼罩在北方民航业上空的垄断之冰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正逐渐消融瓦解。

  12月12日,辽宁省政府常务会议专题研究了沈阳、大连、丹东、锦州机场下放地方管理问题,省长薄熙来语重心长——辽宁要抓住机遇先行一步,实现机场建设的体制创新。

  “目前已经有多家国内外航空公司与我们做了前期接触,明年,沈阳新开的10条国际新航线将在更广的范围内与国际国内航空公司合作,沈阳航空将迎来竞争的新格局。”沈阳市政府口岸办公室苏主任如是说。

  一方面,辽宁民航几十年垄断经营的局面正在国内外航空巨头的“入侵”下逐渐变脸;另一方面,沈阳、大连等机场的权力下放使得辽宁的机场将在未来的时间里走向属地化。

  种种迹象表明,2004——一个辽宁航空的变革之年正悄悄走来。

  [b]体制的“瓶颈”[/b]

  据南航集团北方公司航空销售总公司航班管理处经理崔宇介绍,目前沈阳共12条国际航线,基本通往日本、韩国以及港台等国家和地区,除了个别几条国际航线由韩国大韩、韩亚航空公司飞行以外,沈阳的绝大多数国际航线都由南航北方公司飞行。辽宁其他城市的情况也基本大同小异。

  “民航一直是国家掌握的垄断行业,在计划经济体制时期,直属国家民航总局的航空公司共有6家,其中包括原中国北方航空公司。后来航空公司逐渐发展到20多家,也基本是由民航总局管理。”

  “按照有关规定,航空公司在成立之初,民航总局就对其航线有相应的规定,也就是说,哪个航空公司飞哪些地区的哪些条航线都是一定的。而辽宁的绝大部分航线都是由北方航空公司来飞。”

  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机场方面。据了解,一直以来,中国民航实行的是政企合一的集中管理制度,从民航总局、地区管理局到省局既是政府行业管理者,又是企业经营者。

  “沈阳、大连、丹东、锦州四个机场一直是归国家民航总局管理,这种管理模式虽然能够保证政令上的畅通,但这一计划经济的产物已经越来越不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约束民航生产力的发展。”省计委有关负责人分析说。

  据了解,辽宁的民用机场普遍存在着市场化经营程度和管理水平较低的问题,机场建设负债过重,大部分机场经营亏损,可持续发展能力偏低,只能靠政府补贴生存。而民航总局给予地方机场的巨额补贴早已使其不堪重负。

  “一个机场动辄需投资上百亿,每年仅利息就有五六亿元,而目前中国几乎不存在依靠航空主业赚钱的机场。面对大面积的机场亏损,机场管理制度改革已势在必行。”辽宁省计委有关人士表示。

  [b]破冰之旅[/b]

  这样,此种情况之下,2002年10月,民航总局对10家直属航空公司进行了重组,原北方航空公司归并到中国南方航空集团,更名为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北方公司。

  “从九十年代以来,中国民航虽然经历了两次重组过程,但这种重组主要是在国有资产之间进行,国有产权一元化的实质基本没有改变,无论决策投资还是航线开辟、航班增减、飞机引进、价格确定乃至经营方式等,均要由民航最高决策层定夺,因此市场对资源的配置作用无法充分发挥。而去年的这次重组使得三大航空运输集团脱离民航总局,此次重组应该成为民航改革的突破口。”崔宇说。2002年2月“民用机场由民航总局直接管理变为由所在省区管理的属地化管理方式”开始在全国试点。去年8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外商投资民用航空业规定》也取消了原来对外商投资民用机场的范围、比例、方式等方面的部分限制。

  民航改革的行动已经波及全国范围。日前,白云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与广东华灏集团组建的“广东白云国际机场易登机商旅有限公司”正式挂牌,为中国机场业首度引入民营资本。而深圳机场与香港机场管理局的合资苗头将拉开外资参股中国机场的序幕,加之此前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与天津滨海国际机场联合组建机场集团的行动,中国机场正在经历一次从管理权到经营权重排秩序的大浪潮。

  “随着中国入世后与世界航空业的逐步融合,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国际航空公司参与到中国航空市场领域,这样就使得原有的航空运营格局被打破——中国的航空公司必须面对来自国际航空公司的竞争与挑战,一家航空公司独揽的局面将越来越少。”沈阳市口岸办苏主任表示。

  对此,业内专家认为,与中国的金融、汽车等行业一样,中国民航必须在“狼来”之前进行彻底改革,即通过产权制度改革,彻底摆脱政府管企业的计划经济模式,然后结合企业内部经营管理制度改革,逐步建立起产权明晰、管理科学、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现代企业制度;并通过资产重组,实现强强联合或强弱优势互补,形成具有资产规模优势的航空集团参与国际竞争。

  [b]辽宁变局[/b]

  “辽宁机场目前最大的任务是应对属地化管理变局。组建省机场集团将是明年辽宁航空的重中之重。沈阳、大连、丹东、锦州机场下放地方管理以后,辽宁将成立机场协调领导小组,整合沈阳、丹东、锦州机场组建省机场集团,并将大连机场下放到大连市管理。”辽宁省计委有关人士表示。

  “所谓组建大型机场集团公司就是把各省局或各地区管理局下属机场组建成机场集团公司。组建机场集团将有助于充分整合几个机场的现有和潜在资源,实现优势互补,扩大经营规模;同时还能避免重复建设,有利于成本控制。为此,辽宁将专门成立组建新机场集团的领导班子,与国家民航总局以及机场所在各市作好协调,有规则、有秩序地做好交接工作。”辽宁省计委方面表示。

  据南航集团北方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以前,辽宁的绝大多数机场都是按照国家建、国家管、地方用的模式运作,而现在这一切将随着沈阳等地方机场的权力下放而彻底改变。

  除了组建机场集团、改变原由四个地方机场的归属和管理体制外,国际航空公司的大规模入主也使明年辽宁的航空业带来变数。

  据了解,目前市政府有关方面正在就恢复“沈阳—莫斯科”国际航线与莫斯科国际航空公司、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等几家进行接触。“明年沈阳还计划开通的10条国际新航线,主要通往北美、欧洲及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其中,包括飞往美国纽约、法国巴黎和德国法兰克福等国际城市的航线。

  “新航线开通后,在沈阳口岸将形成通往世界各地的空中交通网络,基本满足东北三省旅客赴欧美、新加坡、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需求,进而将使沈阳成为辽宁乃至整个东北地区的航空枢纽。”

  目前,已经有多家航空公司就明年沈阳新航线的开通与我们进行了前期接触,其中包括日本航空公司、新加坡航空公司、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等,他们均对沈阳新航线的开通抱有浓厚兴趣,而从这些国际航空公司的实力来看,他们的竞争力是相当大的。”沈阳市口岸处有关负责人表示。

  [b]市场的力量[/b]

  “通过与南航集团的重组,北方航空公司已经在规模经营效益上有了大幅提高,同时带动了公司的资源组合,减少人员运力等方面的内耗,使固定资产、人力资源的配置使用上更趋于合理。”北方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公司目前正在就提高服务质量方面进行相关改革,比如实行24小时票务服务等。而这些对于北航参与新一轮的国际航空竞争都加上重重的筹码。”崔宇如是说。

  沈阳市口岸办有关人员则介绍,国家关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政策使世界对于沈阳的关注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而随着沈阳与世界各国经贸往来的不断增多,沈阳的国际航线将在未来几年里不断升温。

  这些话在今年10月开通的新加坡——厦门——沈阳的国际新航线上得到了印证。据南航集团北方航空公司人员透露,自从今年10月27日开通沈阳至新加坡航线以来,客流量呈直线上升,每周两次航班的平均客座率达到50%%以上,而且已经有大规模的新加坡外商团乘坐此航班来沈,“对于一个新开通的航线来说,这是相当好的业绩。”

  而看到这些的不止是北航一家,新加坡航线的开通以及沈阳通往日本、韩国等国家航班的高客座率已经将一些国际航空公司的目光吸引过来。

  明年计划开通的沈阳至北美、欧洲、澳洲等城市的国际航线正在紧张地筹备当中。“除了可能与国外航空公司合作以外,我们也正在寻求与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等国内大型航空公司的合作。总之,我们会给予一切有实力、有诚意的合作伙伴以支持。”市口岸办苏主任说。

  对此,南航集团北方公司有关人士表示,国际航空公司的进入是中国航空业发展的必然,国际航空公司的加入必然会使现有的航空市场竞争加剧,但同时也应该看到,这种竞争会促进本土航空公司朝国际化方向发展,并能够为本土航空公司带来更多的客源共享。“如果北航能够与国际航空公司在一个有序的环境里,逐步实现包括航班、票价、机型等方面的互相平衡,最后的结果应该双赢。”

  实际上,一场盛大的宴会才刚刚开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