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胜安空难罹难者家属上诉案未当庭下判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去年在胜安MI185班机空难诉讼案中,被高庭判败诉的6名罹难者的家属,昨天(22日)在最高法院上诉庭提出上诉。三司在听取了诉辩双方的陈情后,保留了判决,没有当庭下判。

  根据华沙公约,每名罹难者的家属只可获得7万5000美元的赔偿,而不能向胜安要求更高数额的赔偿。

  除了起诉胜安的罹难者家属外,其他家属都接受了胜安所给予的每名死者20万美元(即33万新元)的赔偿。这6名家属是否能够获得更高的赔偿,就要看上诉庭下来作出什么判决了。

  诉方律师邱甲立说,撞毁客机在事发前从未呈报机械或结构故障。案发当天的天气良好,对于安全飞行最适合不过。此外,撞毁的飞机也无法找到全尸,这在空难中非常的罕见。

  诉方的专家证人也认为,失事客机在下坠时速度异常快,角度异常斜,因此推断是有人故意不停按动机舱飞行装置,让飞机飞坠落地。虽然机师和副机师都懂得紧急降落的方法,客机下降的情况却完全不符合紧急降落的方式。

  诉方律师说,案发之前9个月里,朱卫民曾三次违反纪律,包括在同年6月,他在准备飞往雅加达时,为了保留与副机师的一段对话,关掉机舱录音器。因此,让人不得不推断,在胜安空难发生之前不久,飞行记录器和机舱记录器被关掉,是朱卫民所为。

  诉方律师说,由于事故发生在印尼,因此是由印尼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领导的调查团对空难进行调查。然而,印尼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尽管取得许多证据,却没有在报告中断定空难的导因。

  他说,辩方的专家证人豪威教授基本上也同意,飞机离开3万5000公尺高空是人为的,不过机师当时可能误以为机舱气压外泄,想紧急降低飞行高度,不料出现状况,导致飞机坠毁。

  诉方律师认为,这个说法是臆测性的。要是机师是在客机没有技术或者机械故障的情况下,把客机下降,那么可以推断的是,是机师蓄意造成破坏的。

  辩方律师骆维明说,诉方有关机师关掉飞行记录器和座舱记录器的说法属臆测,高庭法官和印尼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都不接受这个说法。电源中断也可能是导致有关仪器停止操作的原因。

  他指出,当辩方两名专家证人指出,是机师的行为造成客机偏离飞行高度时,目的是指出机师在“挽救飞机,而不是撞毁飞机”,可是诉方却歪曲供词的意思。诉方把紧急下降的复杂程序,以及机师面对真实紧急下降的情况所感受到的强大压力,加以简单化了。

  辩方律师也引用印尼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的报告指出,机师朱卫民在空难发生前举止如常;座舱录音器记录了朱卫民与邓肯在空难发生前两小时内的对话,这段录音也没有显示任何异常迹象。

  他也提及高庭法官的看法,指机师并没有载着机客在空中危险飞驰,来驳斥诉方指机师行事鲁莽的说法。

  胜安客机空难发生于1997年12月19日下午4时23分,当时胜安机龄仅10个月的波音737-300客机在印尼巨港坠毁,97名乘客和7名机舱人员全部罹难。

  家属提出起诉的6名罹难者,有美国人、马来西亚人和本地人,年龄介于35岁至71岁,职业包括土木工程师、电脑专家、公关公司董事、会计师等。

  起诉人的起诉依据,分别是1929年制定的华沙公约,以及1955年经海牙草案修改后的华沙公约。根据1929年华沙公约,起诉人须证明空难是人为蓄意造成的,才可要求高过7万5000美元赔偿。1955年华沙公约已将举证责任减轻,起诉人只须证明空难是有人鲁莽行事造成,即可要求更高赔偿。

  审理这起上诉案的三司是杨邦孝大法官、赵锡¤法官和布卡拉斯法官。

  注:¤-此符号代表非标准汉字,恕无法显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