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在故乡的跑道上腾飞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图1:陈炳杰(中)代表厦门太古接受中国民航颁发的维修许可证。(资料图片)

  一个瘦高的身影走来,在他身后暗淡下去的背景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他从一个内地少年变成飞机维修工的年代,在他臂下伸展开的画卷是二十世纪最后十年——他从一位海外赤子变成厦门航空工业发展功臣的时代。

  他叫陈炳杰,但世界航空领域更习惯以他英文译名的缩写称呼他为P.K。

  [b]他发现自己是那么喜欢机械[/b]

  幼时的P.K非常活泼好动,让大人很伤脑筋。记不清是几岁的时候,正在玩耍的他看到一架飞机被击落,不假思索地冲过去看稀罕,虽然遭到母亲一通训斥,飞机的影子却牢牢地在他心里扎了根,随着一天天长大,他发现自己是那么喜欢机械。

  10岁的P.K,玩耍的领地从晋江乡下“转移”到了香港街头;18岁的P.K,有着“豆芽菜”般的身体、钻研机械的爱好。这时,机会来了。1964年香港远东航空学校招生,P.K如愿进入这所专跟机械打交道的学校,暗自高兴可以摆脱那些兴趣索然的文科科目了。

  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越战升级,这所具有美国背景的学校,自然承担起就近服务作战的任务,圆满完成两年学业的P.K,成为向泰国、越南基地输送的机械员,不仅见识了螺旋桨飞机、喷气式飞机等多种机型,而且趁热打铁把学校教的知识应用到了工作中。

  [b]他只是个“杂牌”工程师[/b]

  P.K说,有几个日子是今生忘不了的,首先就是1966年10月3日,这是他考入香港飞机工程公司的纪念日,他大半生的事业都与这个被称为“港机”的企业息息相关。

  “港机”是英国太古旗下的企业,P.K的第一份工作是质保检查员,负责检查和发现故障、派工单,却轮不到自己动手修理,弄得心里痒痒的。几经周折,他如愿以偿地调到操作性强的生产部,仅一年就因表现突出成为负责飞机结构维修的领班,这时,他手下有十几人。

  爱思考、动手能力强是P.K最突出的特点,而他“只做自己的专长”的追求,令他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当他从业近10年时,美国、英国都去培训过了,飞机大修比美英同行快一个星期的纪录也创造了,亚洲、非洲也留下他技术支援的足迹,慧眼识才的英方副总经理有心培养P.K去英国高等学府读书深造4年,却被P.K婉言回绝了。P.K说:“读书不是我的专长,对我来说,书读到一定程度就可以了。”

  于是,P.K拒绝了转为“正途出身”的机会,蓝领出身的他,29岁这年升了工程师,步入白领行列;但是在众多“海归”中间,他只是个“杂牌”工程师。

  [b]人称“博士”的航空界奇才[/b]

  P.K并不在意什么“正牌”、“杂牌”,他要的是把活儿干得地道、干得利索,把外国人的技术提升到更高的效率层次。仿佛赛车一般,他追求的是技巧与时限的最完美组合。

  国泰航空公司一架客机的货舱门要改大,有两种选择:要么送回美国的制造厂,要么就近在香港改装。前者代价高昂不说,光时间就要耗5个月。敢不敢接下这单生意?“港机”上下只有英方副总经理支持P.K,持肯定态度。结果,100天拿下。

  1980年,P.K第二次被派往美国波音总部学习,这次的主题是波音747机头结构维修,波音总部的纪录是57天,回港后,P.K的团队仅用48天就提交了同样质量的成品。

  连破行业纪录,有什么秘诀吗?可以说没有,因为整个过程,容不得丝毫偷工减料,都是一点一滴干出来的。也可以说有,因为P.K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操作程序的思考以及对细节的调整与完善。连最挑剔的“港机”人都知道,飞机维修的图纸都装在P.K大脑里,问他简直比翻书查资料还快,人送绰号“博士”。

  渐渐地,“博士”名声在外了,带队出国抢修成了家常便饭,哪里的飞机有“疑难杂症”,哪里就请他“出诊”。业内最轰动的一次是,P.K改进了波音飞机的机舱门,波音公司把他名字的缩写P.K.C刻在舱门上方永久纪念,并邀请他加盟。在西方发达国家居绝对优势的航空领域,没有高学历的P.K,代表华人闯出一片“领空”,被誉为“航空维修奇才”,成为荣获英国航空界最高荣誉金索扣奖的第一位华人。

  [b]回厦门给“自己人”干[/b]

  西谚云:男人的人生从40岁开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年届不惑的P.K,事业如日中天,此时,高居不下的人员成本迫使“港机”赴内地招工,P.K开始意识到,香港的飞机维修业迟早得向内地进行战略转移。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移民潮,使“港机”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人事问题随之复杂,P.K应新加坡的邀请,被“挖”到新加坡宇航公司。他仅在新加坡工作两年,“港机”在一年内就“七顾茅庐”,劝他回“娘家”……

  P.K回来了,他不再只是一个技术奇才,他胸中谋划着投资内地的宏伟设想。在“港机”董事长唐宝麟家的花园里,他边描绘厦门市吸引航空产业的诚意和决心,边信笔勾画出在厦门建造机库的蓝图,情真意切的“游说”打动了唐宝麟。

  确定在厦门投资设厂,有过一番周折,在确定投资中国内地前,“港机”考察过菲律宾、越南、印尼等国,在中国内地最早接触的则是沈阳,又相继考虑过广州、上海、南昌、西安、成都等城市,这些城市都比厦门的工业基础雄厚,而厦门的航空工业简直是一穷二白。

  P.K一直记着父亲临终时的嘱咐:回来给自己人干吧!闽南华侨爱国爱乡的优良传统,在P.K的血液中流淌着,他力主投资厦门,数度穿针引线……1993年3月18日,厦门市政府与太古集团在港签署合资协议书,太古飞机维修项目终于花落厦门。这年,P.K已升任“港机”惟一的华人董事,并主管中国区业务,统领手下数千人。

  在故乡的跑道上,P.K开始了事业与人生的新航程,他的名字也从此与厦门的航空产业分不开了。

  [b]我靠人才跟洋人竞争[/b]

  一个在香港毫无背景的外乡人,终于在外国人主宰的领域,登上了管理之巅,P.K的创业传奇激励着这个领域的晚生后辈不懈进取。身居高位的P.K仍然恪守他的信条,重业务水平重技术能力,而并不看重所谓正规学历。他对厦门太古的大中专毕业生说,毕业证书是给你们父母看的,进了太古,一切要从头学,只有拿到国际执照,才是合格的太古人。

  厦门太古培养两种人,一是机工,二是工程师,取得其中任何一种资格,英语都是敲门砖,两年半内须熟练掌握各种飞机知识和民航规章,考取基本执照后,还要积累上机操作经验。业务表现突出的工程师,还被轮流选送到发达国家,接受尖端技术的培训。经过这番严格培训出来的员工,一是国际化程度高,二是面对各种机型都拿得起放得下。因此,厦门太古有执照的员工,成了民航界炙手可热的人力资源,甚至有航空公司到厦大和太古联办的飞机维修专业“抢挖”学生。

  P.K最欣慰的就是为厦门培养的这批国际化航空维修人才,“没有人才就没有竞争力”,他认为这批技术中坚力量才是企业应对全球竞争的关键。厦门太古能够仅用10来年就发展到了四期机库的规模,完成了同行业几十年才能完成的跨越,他的总结是:“一靠质量优,二靠周期短,三靠价格合理,四靠服务态度好。”此言不虚,世界各地纷至沓来的维修订单就是证明。

  P.K的故事,还有很多。他烟瘾很大,烟抽得越多,思路越清晰;他说话声音很低,越低沉的时候,越坚定而不容置疑,譬如有的企业自诩亚太地区“最大”,P.K说此举不是装傻,就是井底之蛙,他绝不以大自居,虽然厦门太古已经跻身亚太最大的航空维修基地了。最近,他又对只把厦门太古说成维修企业不以为然了,因为身兼董事长、行政总裁的P.K,又在酝酿新航程。从这个意义上说,P.K永远年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