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在安全的天空中飞翔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人类为追求最大的效益而利用交通工具与时间赛跑,但我们拒绝与死神同行!

  死神却总是在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地方和时间,冷冷地出击。4月15日,他轻轻地咳了一声,国航安全的翅膀便被折断。仅仅二十几天,他又让大连海湾盛满血泪。这还不够,英国的死亡列车又搭上了“凤凰女”刘海若,孟加拉国轮船公海失控,车祸每天数以千计发生……

  就在记者准备此组稿件的时候,又传来台湾华航失事的消息。

  我们的交通安全怎么了?再多的解释和言说都已无法散去人们心头的疑虑。本报记者决定用行动向你报道:飞机、火车、轮船、高速大巴、公交,全程体验,贴身采访。

  我们希望,我们的行动能让你明了,安全不是一个部门、一个行业、一个人的事,而是靠大家共同来维护。

  我们希望,我们的行动能让你重树对交通安全坚定的信心。

  我们希望,我们的行动能让你对交通安全知识有更详尽的了解。

  我们给交通信心,交通还我们安全!

  安全的起点

  5月22日14:25,本报记者按照中国西南航空重庆公司宣传部黄甬副部长的特别提醒,在飞机起飞前1个小时,乘机场大巴赶到江北国际机场。走进宽敞的候机大厅,人流不断,井然有序。广播里响着播音员柔和的声音,提醒旅客登机。

  而此时,一架银灰色的波音737-800客机已停在机场待命,这架飞机的飞行准备工作从前一天就开始了。当它完成了5月21日的飞行任务回到重庆后,就开始了航后维护、航前维护。这两项工作主要是飞机的检查与维护,由机务(机械师)完成。维护先看外表,有没有掉零部件、撞伤、遭鸟撞、遭雷击等,还要根据飞行员反映的异常情况进行专门维护。仅一个航前检查维护就包括近百项检查项目。而在20分钟之前,刚从异地飞回的这架飞机又进行了短停检查维护。

  (现场同期声:中国西南航空重庆分公司飞机维修厂副厂长淦江说:飞机维护使得飞机的故障、隐患一个都不少的被消灭在停机坪,确保飞机机械无任何安全问题。)

  安全的准备

  14:30广播通知:SZ4341航班开始办理更换登机牌、行李托运、缴机场建设费。记者仔细注意了一下,更换登机牌的旅客大多数人的手中都捏着一页浅绿色的“航空旅客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单。

  同时,在上午已到航医处体检,确认身体符合飞行条件的4341次航班机组人员:机长李光荣、邹仕位,副驾驶彭川,工程师兼飞机机械师伍仕文,信心百倍的提着黑皮箱,走进飞机。李光荣说,他们已提前已经完成预先一系列准备,再经历直接准备,就可启动飞机了。预先准备包括准备和查阅与此次航班相关的飞行资料,比如天气是否有雷雨?起落或备降机场当日航空设施有无变更?校对各种数据,并准备特殊情况的应付,机长要召开机组人员全体会议,讲评此次航班飞行事宜,明确职责。

  至起飞前1小时10分钟左右,机组人员来到停机场,进入直接准备阶段。虽然机组人员都是些训练有术久经考验的“飞行能手”,但每一个步骤,他们都不能省,不能马虎。

  直接准备中,机组必须首先对飞机外、内设备、仪器等进行检查,有疑问马上提出,让飞机维修人员解除。之后机组人员们把黑皮箱里的相关资料取出输入计算机,并结合计算机内的数据库进行校对,直到确认无误。这些数据与此次飞行密切相关。大约在飞机起飞前30到40分钟,以上步骤完成。

  (现场同期声:机长李光荣说:起飞前,机上人员已经充分运用高科技和丰富的经验将此次航程描绘于胸。要求保证100%成功,才会起飞。)

  安检登机

  14:40安检开始。记者脱完鞋子,摸出裤兜里的手机等物品,花了足足5分钟才通过安全检查。面对如此严格的检查,尽管旅客们觉得有些意外,但大家都非常配合。一位乘客说:“麻是麻烦点,但坐飞机就更加安全了”。在候机厅又过了十分钟,旅客开始登机。

  这时,机长和副驾驶各自坐在飞机驾驶舱的左右驾驶座上。机长打开了“系好安全带”的信号,开始对飞行管理计算机的内容进行检查。

  离飞机起飞20分钟时,地面运输值机室会送给机长一份仓单,其中内容是,本次航班登机人数、托运行李等。机组将其数据输入计算机,算出飞机的配载重心。李光荣说,配载重心若计算错误,飞机起飞时的速度、飞机在空中的平衡都将出现错误,这非常危险。

  (现场同期声:民航重庆市局宣传部肖汉飞:安检是上机前的必要程序,虽有人认为麻烦,却将影响飞行安全的乘客因素除掉。人人守安全,安全为人人。)

  冲向云霄

  15:30左右,空姐开始讲述安全急救知识,并演练安全带的系法,在过道中巡查乘客们是否系好安全带、是否关闭手机、托架是否收起等等。

  乘务长王艳丽报告,客舱准备完毕。机长李光荣确认4341次航班各项准备工作已完成,副驾驶彭川请求地面部门放行。

  15:35,飞机在跑道上滑行。巨大的机翼颤动了几下后,四周的景物由慢到快,直至像百米冲刺一样飞快地向后退去。

  通过广播,乘务再次提示,系好安全带,并指出飞机上不准吸烟,起飞时禁止到卫生间。“飞机马上起飞。”广播传出了这样的提示。引擎的巨大的轰鸣声突然越来越响。旅客的胸口开始有了不适感,头脑眩晕在部分初次乘机的人身上出现。

  而这时正是机组人员最为紧张的时刻,他们全神贯注于眼前的各个仪表。副驾驶彭川监控着速度,机长李光荣控制方向。约10秒中,飞机速度骤然加速向每秒100米。彭川口中呼口令“VI”(决断速度)。这是为机长提供决断。换句话说,无论出现各种情况,“VI”一出,飞机必须起飞。紧接着“VR”(抬轮)从口中呼出,飞机抬头直插空中,每秒速度约100米。

  很快,刚才的颤抖一下变得平稳许多,乘客脸上的表情都十分轻松。不少靠窗的乘客都饶有兴趣地透过舷窗看着飞机倾斜着穿越云层。经过5分钟左右,飞机冲破了云层,旅客发现,窗外的原野、山川越来越远紧接着飞机钻进云层。

  (现场同期声:乘务长王艳丽:乘客也是维护飞行安全的重要因素,只有乘客积极有效地配合,安全的网才会更密。)

  云端翱翔

  约摸20分钟,机舱里除了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之外只有低低的交谈声,并没有记者心里想象中的那种无形的紧张气氛。这时的窗外,是朗朗蓝天,白云就在脚下,仿佛静止了一样。乘务员用餐车推来咖啡、橙汁、饼干等,乘客感觉不到自己在高速前进,悠闲的吃东西、看报纸,记者身后的中年男子打着响亮的鼾声。

  驾驶舱仪器显示,飞机抵达10450米的高空,进入平飞阶段,飞行员启动了自动驾驶装置,由安装在机上的全球定位系统(GPS)并参考地面导航台来定位。飞机平飞,并不意味着机组人员就可以轻松了,李光荣说,这时候,机组人员是管理者,仍然需要密切监视驾驶舱内显示器,注意各种变化。飞机副驾驶每过10分钟便向“空中交警”们(沿途地区区域航空管制员)报告位置和高度,“空中交警”(航空管制员)则通过雷达对飞机进行严密监控,它可以知道你是不是沿航路飞,可以调配你跟其他飞机之间的距离,比如说你飞得太快,与前面一架飞机接近了,他可能会让你调速,或者让你上另外一个高度,与前一架飞机错开。据介绍,飞机此时的飞行轨道并非我们想当然的是直线飞行,多数时候是飞行曲线。

  16:38平飞期间,飞机突然出现抖动、颠簸,常乘坐飞机的旅客若无其事,第一次乘坐飞机的乘客,却窃窃私语。

  机组人员解释,飞机此时是遭到了气流的影响。李光荣说,从事客机飞行之前,早已经过多次模拟训练,对各种特殊情况的处理早已烂熟于心;加上科技发达,任何一架波音或空客飞机的新机型在出厂前,每一零件从最小的铆钉到最大的组装件或操纵系统,都要进行繁多的测试和分析。让每次航行中的特殊情况多能预测,危险系数很小。

  (现场同期声:李光荣:安全随时随地要做到以防万一,甚至是亿一。只有有了完备的准备,才能应付各种突发情况,确保乘客安全。)

  轻盈落地

  16:45,地面上一些模糊的村庄、道路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乘务员开始广播“飞机25分钟后,将停降在广州白云机场。”旅客兴奋的想看看窗外风景,乘务员提醒系好安全带待在座位别做它事。

  此时,机长已经做好了下降的各项准备工作,并向其他飞行人员作了下降简令。“系好安全带”的信号灯伴随着咚的一声闪亮了。

  飞机明显开始减速,高度逐渐在下降,耳膜这时感觉非常强烈,压力让它阵阵发疼。记者注意观察了旅客们的表情,大家都很平静。

  离地3000米处,4341次航班冲出云层,在广州上空盘旋。这时的速度约为每小时450公里。舱内广播提醒旅客们系好安全带,飞机准备降落了。因为,停机的过程是整个过程中最危险的过程之一。

  没有乘客注意到,飞机在广州多转了一圈,李光荣说,表面看来,广州上空蓝天、白云天气较好,事实上,当时是轻微的风切变,侧风达到7秒米。这是广州机场受地形影响造成的。当然,对于已经有17年驾龄的李光荣,只是小问题。

  经过小角度的俯冲,飞机紧贴着地面开始滑行,随后轻轻颠了一下,17:06左右,飞机准确降落在白云机场。据悉,落地的瞬间,飞机时速约是250公里每小时。飞机在跑道滑行了5分钟,李光荣说,许多飞行员往往还会把速度压一压。这样,必须多滑行片刻。不过,旅客因此更舒适、安全了。

  飞机停稳后,机长关断了发动机,示意乘务员可以安排旅客下机了。乘客们依次站起来活动身体、拿取行李。简短的旅行结束后,大家的脸上都是轻松和平静,并没有更多的激动神色。

  重庆到广州,1100公里的空间距离,至此时被眼前这银鹰征服。

  旅客离机后,地面服务人员开始登机进行卫生清洁、餐食补给。而机外,数辆特种车辆正在给飞机加油、加水、处理污物、搬运行李货物,十分忙碌。

  驾驶舱里,机长和副驾驶一起,开始对下一段航程进行充分的准备工作……

  晚上19:15,同一架飞机,同一班机组人员,从广州起飞。20:05,飞机安全降落在江北国际机场。半天时间,记者在空中飞行了2200公里。

  (乘客倪惠:过程和结果已经说明一切,今后,我还愿意选择飞机,因为它既安全又省时。)

  重庆出入港很安全

  4、5月堪称飞机的多事之月,国航、西北航相继出事,两天前,台湾华航又现空难。但飞机仍然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民航重庆市局和在重庆机场拥有最多航线的西南航空公司更是信心十足:“重庆出入港十分安全,我们用技术和管理织就的天罗地网,保你出入安全。”

  据介绍,民航重庆市局最近掀起了大学习、大宣传、大检查、大整顿的热潮。安检严格脱鞋检查制度,杜绝危险品上机,加大假身份证登机和携带违禁品的处罚力度。机场公安及时处理事务纠纷,加大白班巡逻力度和严格夜间巡逻制度,让飞机有一个安全的起落环境。

  中国西南航空重庆公司是重庆市唯一一家以重庆江北机场为主要基地的航空公司,担负着重庆到日本东京、名古屋、汉城、曼谷及港、澳地区及全国各主要大中城市的42条国际和地区航线飞行运输任务,是飞行的直接责任者,更是严卡事故源头,强化两大管理:安全管理和技术管理。西航重庆公司副总经理杨宗金告诉记者:安全管理方面,公司重新多次组织学习运行手册、法规,对全体飞行人员进行了技术分析排查,严格执行安全责任制,并加强思想政治工作。近日,由中国西南航空公司又引进了一架波音新型飞机,投资6989万元建设的飞机维修机库建成。这将大大改善重庆地区飞机维修的环境条件,为提高飞行维修质量,减少航班延误,确保飞行安全发挥重大作用。

  影响飞行安全的特殊情况

  资深飞行员介绍,以重庆为例。几种特殊情况会影响飞行安全。

  首先是低空风切变,所谓风切变指短距离内风向、风速发生明显突变的情况,强烈的风切变瞬间可以让飞机过早或者被迫复飞。在一定条件还可导致飞机难以操纵的危险,导致飞行事故。

  其次是雷雨,雷雨是在强烈垂直发展的积雨云内所产生的一种天气现象,雷雨产生颠簸(包括上、下降之流)结冰、雷电、冰雹和飑,均给飞行造成很大困难。飞机遇强烈雷雨要绕飞、躲避,必要时还得在备降机场降落。

  起降过程中,外来物如鸟、兔等动物,空飘气球等也严重影响飞行安全。一只鸟撞在高速飞行的飞机上,会撞坏飞机发动机等部件。这就必须对机场周围环境加强地面管理。雾也是影响飞行安全的危险天气。雾是大量的大水滴或小冰晶浮游在近地面空气层中,致使能见度减小的现象,不仅使云高近于零,而且在有浓雾时,能见度也近于零。同样不利于飞行。

  对于正在空中飞行的飞机来说,机上失火是最大的威胁。失火可以是机械故障、电路引发短路、炸弹爆炸和劫机所引起的。而关于飞行中的机械故障,一般都不会存在,因为在出机前有整套检查措施确保万无一失。

  飞机仍是最安全交通工具

  飞机失事的事件,往往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其根本原因是,飞机很少失事。资料显示,民航飞机的失事率是0.013/100000,也就是说每飞行1亿次才会有13人伤亡。

  采访中,记者发现不久前的两次国内空难并没有影响,航空部门继续服务安全的信念。乘客也并没有因此而降低乘飞机的热情。以记者乘坐的那班飞机为例,去时乘客113人,回来时136人。西南航空有关人士称,这样的入座率与事故发生前比并不逊色。

  美国安全调查委员会对1993年-1995年3年间百万旅客每公里发生死亡事故比较发现:坐飞机的安全度比铁路高4倍,比公路高15倍,比出租车和小轿车高132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