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一个劫机犯的罪恶之旅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曾轰动一时的常州劫机案近日宣告结案。主犯张文龙于2001年6月28日被遣返回大陆,2002年4月16日,常州市中院以劫持航空器罪一审判决张文龙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记者亲赴常州进行调查采访,与劫机犯零距离深度对话,真实地揭示了其走向犯罪的心路历程。

  [b]贫困中潜伏着罪恶动机[/b]

  现年38岁的张文龙出生于泰县,16岁高中毕业。尽管他是土生土长的农民的儿子,却不愿像父辈一样脸朝黄土背朝天去修理地球。高考落榜后,张文龙入伍参了军,并在部队考取了军校,还评上了助理会计师。80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他越来越感觉在部队干“太亏了”,老家的同学有的做生意发了大财,有的在政府机关手中有权有地位,张文龙认为他们的日子过得都比自己好。1989年他转业回到了地方。经过一番努力,他被安排进了泰州市某工业供销公司做会计,负责公司财务。

  刚开始张文龙工作还算认真,但1991年2月还是出了点麻烦。一天,下班时他去银行存钱,可银行已经关门了,他便去一家药店买药,结果在药店里钱被偷了,一共有公款900多元,私款200多元。1000多元,在那时算是个不小的数目。一个星期后,公司处理决定下来了,除了赔款外,另扣发当月奖金,浮动工资由一级降为半级。这对当时正在谈恋爱急需用钱的张文龙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此时,与张文龙同在公司里任会计的女友也与他吹了灯。

  1993年初,张文龙29岁时又结识了一位在米厂工作的女友谢晓虹。她并不嫌张文龙穷,但张文龙却对自己的境况感觉太窝囊:“快30岁的人了,只有几千块钱存款,结个婚都不够用,更别说房子了。”张文龙有个镇江的同学,以前家里也很穷,可他有个台湾的亲戚,近年来送了他不少时髦的家电。无可奈何之中,张文龙竟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一个富亲戚。

  从此,好逸恶劳的张文龙整日梦想着一夜暴富,1993年4月份,月工资只有300多元的张文龙怀着赌徒心理买了200多元的彩票,但结果一张都没有中奖。当天晚上,他一个人在宿舍里喝闷酒,突然,电视里播出了一条新闻:一架北京飞往深圳的飞机被劫持到台湾。“台湾、台湾、……”他不禁在脑海中产生了这样的罪恶念头:“干脆我也劫架飞机逃到台湾,说不准到时候要金有金,要银有银,整天过风光的日子呢!”

  [b]踏上罪恶之旅[/b]

  1993年5月,张文龙向女友借了1000多元钱,又向单位请了探亲假,准备借此机会采取行动。6月16日,他购买了常州飞往厦门的机票,并于17日到了厦门。站在鼓浪屿的日光岩上,用望远镜隔海远眺对面的二担岛,张文龙心中不禁一阵狂喜:“原来台湾离得这么近!”接着他到附近买了一把近23公分长的弹簧刀和一把仿柯特半自动塑胶玩具手枪,以及43颗塑胶弹。这种枪发射塑胶弹能把皮肤打痛,但没有杀伤力。两天后,张文龙坐火车由南京转乘汽车回到了泰州。1993年6月23日晚,他住在女朋友谢晓虹处。第二天一早,张文龙又来到常州并购买了次日飞厦门的机票。

  “我舍不得你,我对不起你,你要自己保重……”当晚,住在常州民航大厦的张文龙给女友没头没脑地打了最后一个电话,并下定决心于第二天实施他的犯罪计划。

  1993年6月24日中午时分,张文龙来到常州机场。他先把塑胶手枪装满子弹层层包紧后藏匿在公文包里,把弹簧刀放进内裤,再将一个指甲剪放在外面西装短裤的左袋里。在通过安检外时,“嘟……嘟……”安检仪当即报警。但狡猾的张文龙却顺手从西装短裤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指甲剪递给了安检员,而粗心的安检员也没有再仔细对其进行检查,惊出一身冷汗的张文龙就这样混进了机场。

  1993年6月24日下午13时30分,张文龙顺利登上了厦航8514航班的波音737-200型飞机。这架飞机上共有62名旅客和9名机组人员。张文龙的座位是12排C位,靠近走道边,这样也为他实施犯罪提供了客观便利。

  飞机呼啸着从常州机场腾空而起,起飞后一切正常,飞行高度8000公尺,预计15时06分抵达厦门机场。14时50分时飞机已降至4800公尺,距厦门机场只有75公里了。乘务员已向旅客们广播了预达厦门的时间。这时张文龙突然从座位上跳起来,手持弹簧刀猛地冲向坐在第一排的乘务长卢蓉,将她紧紧抱住,张文龙的举动一下子把她吓坏了。她一面用力挣脱,一面高呼:“不要耍流氓!”在挣扎中,她的面部和左手肘部被张文龙用刀刺伤,鲜血直流。

  “你想干什么?”坐在一旁的安全员侯建辉见状立即冲上前去。“我要劫机!”张文龙大声叫喊。接着他把卢蓉摔倒在地,然后用力搂住安全员侯建辉,又从裤袋里掏出假手枪对准他的头。“告诉飞行员,把飞机开到台湾去!”“有话好好说嘛,你先不要冲动。”侯建辉想先稳住张文龙,但张感觉到飞机还在下降,便歇斯底里地大叫:“飞机再下降,就要降落到厦门机场了。赶快和飞行员说,飞到台湾去,否则我就打死你,然后再杀死两个空姐!”

  张文龙这时又提出去驾驶舱,侯建辉坚持说:“你去驾驶舱作用不大,而且会影响飞行的安全,也达不到你的目的。”看到侯不答应,张文龙把架在侯脖子上的刀移到他的胸口上,并威胁道:“我研究过,这里是心脏,一刀下去就没命。”卢蓉见状,立即用舱内电话向机长报告:飞机遭到歹徒劫持。

  经驾驶舱和地面控制中心联系并交换意见后,一致认为机上情况严重。为了确保飞机和旅客安全,根据飞机当时的油量及天气情况,决定将飞机飞往台湾。1993年6月24日下午15时整,2501号飞机与台北飞航管制区建立联络,31分钟后安全降落在桃园中正国际机场。5分钟后,4名台湾“航警”人员先后登机。此时张文龙仍然用刀挟持着侯建辉,“航警”人员当即收缴了张文龙手中的凶器和手枪,并把其带下了飞机。当日下午17时40分左右,飞机返回厦门,并于2小时后安全降落至厦门高崎国际机场。除劫机犯张文龙外,全体机乘人员安全返回。

  [b]美梦破灭[/b]

  从厦航2501号飞机上被台湾“航警”押下飞机后,台湾桃园“地方法院”以强暴胁迫劫持航空器罪“判处”张文龙有期徒刑9年,之后就被送入台湾台北监狱坐了5年8个月的牢。1999年2月,张文龙被假释。后来台湾当局依据相关规定,于2001年6月28日将张文龙和其他7名大陆劫机犯遣返回大陆。紧接着,常州市检察院对其提起了公诉,常州市中级法院在审理后,依据相关法律,以劫持航空器罪判处张文龙有期徒刑13年。至此,张文龙终于为他的黄粱美梦彻底破灭,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文中人物除劫机犯外均为化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