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北京首都机场餐饮放弃“高高在上”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坐得起飞机吃不起饭”这就是早先人们对于北京机场高额消费的印象。“一杯咖啡标价88块,一个茶叶蛋要卖15块”,如此高昂的价格令乘客望而止步。去年年底,肯德基、星巴克等进驻重新开放的一号航站楼,它们整体拉低了首都机场一向高开的物价,昔日居高不下的机场消费也走起了平民化路线。

  [b]平价餐饮走进高消费场所[/b]

  王先生因为工作原因,经常打“飞的”来往于全国各地。尽管频繁出入机场,但他很少在机场消费。他有一个习惯,要去搭乘飞机之前,就会准备一些零食和饮料带到机场,尽量避免在那里消费。“我曾经吃过一碗35块钱的牛肉面,喝一杯热牛奶要15块钱,这么离谱的价格现在想起来都心疼。”但是最近的一次出行,改变了他的习惯。他搭乘的南方航空公司的班机因故延误,他就在重新开放的一号航站楼里转悠。在三层的休闲区里,他发现了熟悉的肯德基、星巴克。肯德基里人满为患,大多数是年轻人和学生模样的,他很认真地去看了一下价目表,和市区的完全一致,仅有的区别就是两个循环显示航班信息的显示屏和顾客身边大包小包的行李。王先生选择了星巴克,他发现这里的人也不少,但主要以商务人群为主,很多人拿着笔记本电脑,就地办公。王先生点了一杯小杯摩卡,和市区价格一样,18块。享受咖啡的浓香,王先生不禁暗自庆幸,下次来机场不用自备食物了。

  王先生说,首都机场这样的消费体制才是与时俱进。“过去搭飞机的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权,那可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机场的商品价格为了与此相匹配,倒也无可厚非。可是现在,越来越多的老百姓选择飞机作为出行的交通工具,况且航空公司为了和铁路,公路争抢客源,机票打折也够狠,就是以前看上去会与机场绝缘的民工们也选择飞机出行,机场的物价还不随之调整的话,就显得不协调了。况且机场作为承载交通运输的场所,本质上和火车站,汽车站没有任何的差别,都只是为旅客提供候车和休息的地方。”

  [b]启德、肯尼迪机场消费并不高[/b]

  欧阳先生两年前去了香港工作,经常往返于美国与香港间。在他看来,香港的机场虽然豪华,但是这里的价格却并不高得离谱。在香港启德国际机场的官方网站上有一份承诺书——市区价格保证条款。条款申明:香港机场购物廊保证在香港国际机场所售出的货品,不会高于机场零售商同一商号的香港市区分店。假如你在香港机场购物廊购物后,发现同一商号在香港市区分店或上述店铺所发售的相同货品在当天的售价较你所购货品的价格低,你只要备齐在机场所买物品的购物小票、收据,显示相同货品在香港市区店铺的当天价格比香港机场购物廊较低的收据正本或者有关广告正本,在三十日内送交机场管理局零售及广告业务部门就可以了。当局核实申请以及收到退回该项所售出的完好无缺的货品以后,就将转交至相关零售商安排退回货款。而且在香港机场的免税商店内,大部分商品价格甚至比外面商场便宜不少,化妆品更有低于百分之四十的折扣价格来吸引广大乘客。香港是个购物天堂,机场这个窗口当仁不让的给来来往往的游客留下了浓厚而规范的商业气氛,这对于提升整个城市的商业形象非常有利。

  香港的机场也有一条美食街,肯德基这样的连锁快餐早已进入,而其他非连锁经营的餐馆价格大概会比市区的高两到三成,并不过分。不管是中餐还是快餐,每到吃饭时间,上座率都比较高,而咖啡厅,茶社这样的休闲场所也有比较固定的消费人群。欧阳觉得,香港机场不论是购物环境还是用餐都比内地的机场规范和大众化,在香港人的眼里,机场并不是所谓代表身份的高尚场所。

  欧阳还向记者介绍到美国的机场,他认为虽然美国很发达很现代,肯尼迪机场也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机场之一,但机场的商品价格和市区几乎没有区别。因此乘客们如果遇上饭点儿,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在机场就餐,相对来说,美国机场里的快餐多一些,因为大家去机场都是赶时间的,不会有多少人选择正餐。而连锁经营的快餐店在定价上是和市区完全一致,非连锁经营的餐馆价格比市区略高,属于可接受范围。肯尼迪机场每天的客流量非常大,出入机场的人穿着都非常简单,有时因为航班延误导致乘客滞留的话,很多人就选择席地而坐,或者拿出随身携带的毯子盖在身上呼呼大睡,并不会由此感觉丢面子或者不好意思。

  [b]二、三号候机楼餐饮仍走平民路线[/b]

  这次撕开机场高消费缺口,充当拉低机场物价的急先锋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肯德基、星巴克等等西式快餐,首都机场最开始以邀标、议标的形式招商,邀请的品牌包括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酷辣、乐杰士、上岛咖啡、咖啡时光等,在首批邀标的品牌当中,中式餐饮品牌几乎全部被拒之门外。关于这个问题,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家栋的解释是中式餐饮知名品牌少,而西餐在操作上更程序化一些。不过在已经重新布局的二号航站楼地下食街,记者还是看到神州风味小吃等中式快餐,并且客流不少。

  关于机场商业布局的整改,王家栋给记者描述说:经过整改的1号候机楼已经运行,开业之后对于2号楼已有的高昂价格已经形成了一定冲击。在完成对1号候机楼的品牌引进和开业筹备后,首都机场还将对2号候机楼的地下食街、三层餐饮和休闲区进行重新规划和品牌引进。在打造中低档次地下食街的同时,保留一些档次高的品牌,以不同价格、不同风格的餐饮形式来适应不同消费群体的需求。未来的3号候机楼也将执行新的机场餐饮运营模式。

  据了解,首都机场正在利用二号航站楼大部分商户租约到期的机会,着手开始商业布局的调整。目前,地下食街、一层、二层的商业调整已基本结束,只有三层的招租正在进行中。

  看来首都机场消费的平民化时代到了,“坐得起飞机吃不起饭”将彻底成为历史。

  [b]相关链接[/b]

  据《广州日报》最新消息:民航总局目前已率先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厦门等多个试点城市启动机场改革,其内容包括把非航空类商业活动从机场剥离并推行特许经营模式,今后将适时向全国推广。这是参与机场特许经营项目调研的中国民航干部管理学院教研处副处长李桂前教授透露的。

  机场特许经营是机场管理机构将其具有经营权的某些经营性资源或项目以公开招标或其他竞争方式,转让给其他标准的专业化服务提供商进行经营,并收取一定的特许经营费。由于特许经营引入了自由竞争,物价可以最大程度地与市场接轨。实施特许经营方案,将有助于平抑机场的物价水平。

  据了解,该政策影响了机场的“部分利益”,机场方面对此有所抵触。李教授指出,机场特许经营模式要在全国范围内普遍推广,尚需一定的时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