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东航江苏公司机长“集体辞职”事件迷雾重重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前天(22日),本报独家报道的《东航十位机长“集体辞职”透视》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空前强烈的关注。昨日国内外众多媒体都对此一事件进行了报道和关注。与此同时,一些知情网友也在网上透露了“相关内幕”。东航江苏公司昨日在媒体上公开表示,这起事件直接原因并非外界传言的飞行员飞行安全问题,而是夹杂着各种个人因素,如家属、待遇等问题。这一表态和说法让10位机长“集体辞职”事件再起悬疑:机长们是为了待遇等个人因素,还是为了飞行安全考虑?为了进一步弄清事实和东航江苏公司对本报报道的真实态度,本报记者昨日亲赴东航江苏公司,采访了该公司飞行部的有关负责人。无论是“辞职”还是“停飞”,这起事件带给航空公司的影响是深远的。表面上,这只是航空公司内部的劳动争议,实际上它折射出国内一些行业用工和用人制度上存在着滞后性问题。而随着航空业竞争的激烈,飞行人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就要求航空公司在观念上有所转变,更重要的是相关部门应建立必要的管理机制,这既是对航空公司和飞行员的有效制约,也是对双方的一个保障,最终促使整个航空业稳定、协调发展。

  【反应】多家媒体关注“辞职”事件

  本报21日关于东航10位机长集体辞职的报道发出后,很快引起了空前强烈的关注。人民网、新浪、网易、搜狐等国内各大新闻网站几乎不约而同地将本报报道置于其新闻首页的显眼位置,并且各大网站都将“飞行安全”一词置于新闻标题中,从网友评论的增加速度来判断,引起的关注程度是显而易见的。

  本报报道同时也引起了国内众多新闻媒体的关注,连日来,先后有十几家媒体记者致电本报,要求转载或者协助采访。

  最先与本报合作的上海《东方早报》昨日发表题为《东航江苏公司:全力挽留辞职机长》的跟踪报道,报道引用东航江苏公司党委工作部负责人的话说:“这些机长并不是为跳槽而辞职,可能是想利用飞行员比较紧缺,以此为条件解决与公司的矛盾,如待遇等,他们的辞职不存在其他公司挖人的情况——这与不久前两位飞行员从东航辞职,跳槽到其他航空公司的性质完全不同,是内部问题。”

  该负责人在上述报道中表示,对辞职机长,公司将继续进行教育和挽留,使其安心工作。

  不过,东航江苏公司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称,这件事情其实从今年8月份就开始出现了苗头,一小部分飞行员以集体签名的形式要求与公司领导“对话”,限定了日期,并拟就了相关对话的领导名单及发言顺序。其间,东航几名领导已经准备与飞行员进行沟通。该公司飞行部经过调查之后,发现飞行员提出与领导“对话”的直接原因并非外界传言的飞行员飞行安全问题,而是夹杂着各种个人因素,如家属、待遇等问题。

  东航江苏分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对于网上有关帖子的发布及相关媒体未经采访的报道,东航党委工作部负责人声明说,一些帖子的发布和报道是极不负责任的。”

  【追踪】东航解释“停飞决定”经过

  东航方面的这种表态和说法让10位机长“集体辞职”事件再起悬疑:机长们是为了待遇等个人因素,还是为了飞行安全考虑?为了进一步弄清事实和东航江苏公司对本报报道的真实态度,本报记者昨日亲赴东航江苏公司,采访了该公司飞行部的有关负责人。东航飞行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愿意将此事的有关情况作详细说明。

  该负责人表示,早在8月份就有部分飞行员思想有所波动,10月23日,十几个飞行员向公司领导和飞行部领导寄发了联名信,要求10月28日前与公司领导就待遇等问题进行对话,公司领导对此十分重视,决定于11月3日召开飞行部机长讲评会暨机长座谈会。

  在该公司飞行部提供的一份党委文件中说:“但是这部分同志仍以要求对话未能得到满足为名,于10月28日开始不再执行航班生产任务。10月28日上午公司总经理吴中东和代理副总经理、总飞行师顾湘荷到飞行部听取这部分同志的意见,对他们提出的有关问题作了相应解答,同时要求他们以公司大局为重,尽快参加飞行。但这部分同志仍未执行航班生产任务,10月31日飞行部再次召开会议,听取他们的意见,做这部分同志的思想工作,希望他们放弃错误做法,服从组织安排,自行恢复航班生产,生产部党委于10月31日下午又找其中部分党员机长进行正式组织谈话,要求他们服从组织决定,这些同志没有明确表态。”

  “鉴于此,飞行部党委研究决定,对这些飞行员继续做工作,要求他们放弃错误做法,参加公司的航班生产。凡继续不执行航班生产任务的人员,先暂停责任机长资格,视情况再作进一步组织和行政处理。”

  该飞行部负责人说,在公司努力之后,11月1日,这些飞行员同意11月2日复飞,但提出了10条意见,包括增加班次费和飞行小时费,执行每天8小时工作制度,之外的时间要计算加班工资等条件。

  到了11月15日晚上,由于公司没有给予满意的答复,有9名机长再次罢飞。东航江苏公司随即于16日下午作出对7名机长暂停飞行的决定。并在当日晚上对另外两名机长作出同样处理。

  “其实飞行员由于一些问题要求与领导对话,这种情况在各个单位都有,但不能因为不能满足他们的条件就罢飞,这是严重违反劳动纪律的行为,影响了公司的生产秩序。我们已经努力去做他们的工作,开始还是以批评教育为主。但最终不得不进行处分。”该负责人说。

  该飞行部负责人表示,在受到处分之后,上述9名飞行员先后提出辞职,并随后出现了网上的帖子。

  【调查】两次核实电话无人接听

  昨日下午,在东方航空江苏公司在南京禄口机场的驻地,记者与该公司飞行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进行面谈。

  该负责人指责本报的报道不负责任,给该公司造成了很大麻烦。记者本着负责的态度,就采访过程向其作了解释。

  事实是,记者在发现网上的帖子之后,通过网站的留言系统与发帖人取得了联系。该发帖人在19日当晚即主动致电记者留下的手机号码,与记者进行了初步沟通,并约定将与“兄弟们”商量后再决定是否接受进一步采访。稍后记者接到其短信,称大家觉得目前只是刚刚提出辞职,还没有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因此现在接受采访时机还不是很合适。记者随即回复短信,希望他再考虑一下,次日再与他沟通。记者次日再次打电话给他,他希望记者如果要报道这件事一定要“如实报道”,但不愿意再接受进一步采访。记者对其立场表示理解。

  记者随即于20日上午致电东方航空江苏公司办公室,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复记者说可与宣传科联系。记者随即按照她提供的电话号码联系到该公司宣传科的负责人,该公司宣传科的负责人接受了记者采访,对该事件进行了一些解释,表示这些人不是辞职,而是在闹情绪,可能是因为待遇问题。这位负责人表示,这些人所说的东方航空江苏公司存在尚未解决的影响飞行安全的问题,只是在把一些个人矛盾上升到整个公司的问题,网上的东西只能代表他们一面之辞。这件事情不会影响到公司的飞行。(详见本报21日报道《东航十位机长“集体辞职”透视》)由于这位负责人当时表

  示,具体到这10个人是否确实已经递交了辞职信等具体情况,他还不是太清楚,需要去了解之后才能答复。令人遗憾的是,当天下午记者两次致电其办公室,都没有人接电话。

  【解释】东航自称待遇中等偏上

  东航江苏公司飞行部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对一些问题进行了解释说明。对于人们最为关心的飞行员所反映的飞行安全的问题,该负责人特意请来了有关负责人,由他向记者证实,东航江苏公司自今年以来就没有发生过“严重差错”以上的安全问题,更没有发生大小事故。

  该负责人表示,东航是国内最早引进LOMS系统对飞机整个运行系统及飞行员的每个细节进行监控,出了事故肯定会查处,不存在网上所说的“有背景的飞行员出事故就不处理”这种现象。

  该负责人还表示,自今年以来,该公司飞行员的待遇就一直在不断改善,有比较大的变化。“变化的主要是浮动工资这一块,这部分是与效益挂钩的。”

  他说,东航江苏公司的飞行员待遇在全国来讲“中等偏上”,至于飞行小时费,他表示具体的数字不便透露,但也是“中等偏上”的水平。

  在网上的讨论中,有人称该公司的飞行小时费在100元左右,而有的公司在200到300元。

  该负责人还向记者确认,此次辞职的机长一共只有9位,另外一位机长的辞职是有别的原因,他并没有和这些机长一起闹,他主要是因为所飞机型的问题而辞职的。

  据记者了解,这位单独辞职的机长姓佟,到东航江苏公司工作之后,一直驾驶空客C320机型,但是在2005年初,因为公司缺少新型小飞机驾驶员,佟机长接受公司安排去国外学习小型飞机驾驶,学成回国后公司一直没有安排飞行任务。该机长认为公司侵犯了他的劳动权,因此于近日提出辞职,并已委托江苏钟山明镜律师事务所律师提请仲裁。

  【强调】如执意辞职不一定放人

  东航江苏公司飞行部负责人表示,公司的确是在努力挽留这些辞职的机长,希望他们能够留在公司,安心工作。

  “他们就像孩子一样在赌气,在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就闹一下。”这位负责人说。

  “如果他们执意要辞职,放人还是不放人,我们也要看情况。公司把他们从东南大学和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招进来,有好几个人还是贫困生,家庭条件不好,我们花了很多资金送他们去培训,他们应该知恩图报。”他说,“谁愿意把自己辛辛苦苦带大的孩子丢出去呢?”

  “作为航空公司,培养一个飞行员不容易,这次罢飞的多名机长中,都是公司辛苦培养的。”他说,公司到四川广汉的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招收一名飞行员,就要付给对方70多万元。而一个飞行员的全部培养费用要超过200万。

  “这不存在卡他还是不卡他的问题,不能说让他走就是不卡他,不让他走就是卡他。我们将会按照民航总局的规定来办事。”

  按照今年5月中国民航总局、人事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等联合下发的《关于规范飞行人员流动管理保证民航飞行队伍稳定的意见》,航空运输企业招用其他航空运输企业在职飞行人员的,经协商一致后,可参照70万至210万元的标准向原单位支付费用;对未与原用人单位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的飞行人员,不得建立新的劳动关系、签订劳动合同。

  “就算最后真的要走,反过来把公司骂一顿,又有什么意义呢?”

  对于一些网友对东航这些国有航空公司管理体制的指责,该负责人说:“据我所知,有的民营航空企业的高层原来是搞IT的,他们根本就不懂民航管理,还不是请我们民航系统里的人去管理,你说他们还能用什么办法去管理呢?还不是跟我们一样吗?唯一的问题是,他们的员工收入是保密的,互相之间不知道,所以不会出现像我们这里的一些心理不平衡的问题。”

  不过,此间有关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17位机长集体向领导进言要求对话,再联想到不久前东航江苏公司与两位机长的“离职官司”,直到这次9位机长集体辞职,显示该公司与飞行人员之间的关系是相当紧张的,企业领导不能不对企业的管理制度和方法进行反省。另外,东航在全国航空业中也保持着较高的投诉率,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企业的管理存在着问题。

  【回应】辞职机长仍在保持沉默

  自从上次与记者联系之后,在网上发帖的机长一直保持着沉默,记者昨日打他的电话,发现已经关机。

  不过,就在最早贴出报道中的帖子的“民航社区”,有人贴出南京某媒体的《东航机长“罢飞事件”调查》之后,又有人在后面跟帖,从内容上来看,是对最早的“辞职”帖中所抱怨的某些内容的细化。

  该帖子引用网友“愤怒的芦苇”的发言说,这次辞职的机长里,包括那17个最早写进言书的机长,很多是年轻的优秀机长,而且有好些是去年才放出来的机长。他们可以说是年轻飞行员的楷模。无论是技术上,理论上,作风上,英语上都是我们榜样。为什么这样的一批优秀的年轻机长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公司应该做出反省,整个民航应该反省!

  该帖子中说:“在公司的系统里,有一个个人收入统计,只要输入工号就能查到个人的收入情况,上至公司老总,下至普通员工,收入情况一清二楚。由于刚运行,很多人的密码都没有改,于是乎各位领导的收入就成为公开的秘密了。大家开始发现一个个处级干部的收入不比起早贪黑的机长们少。而且有的居然是普通机长的两倍。

  “一个年轻机长的爱人原来是乘务员,后来在公司频繁的招乘和辞退乘务中被辞退了(至于东航江苏公司为什么一边大量进人,一边大量裁人,其中原由我想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后来反映上去了,领导居然说不知道这个乘务员是那个飞行员的爱人。后来说给安排工作,什么工作呢?在我们公司的公寓楼打扫卫生!我这里没有看不起清洁工的意思。但是飞行员们的地位可想而知。还有一次,一个飞行员和机组车司机起了争执,机组车司机先动手打了那个机长,在受到这样的侮辱的情况下,他仍然完成了他的航班。可是回来后却受到批评,而打人凶手却一点都没有受到处理!”

  “我们的地位就是这样的,无论精神上还是物质上都处于劣势。在这样的公司上班,说实话很难想象如何去热爱这个公司。”

  针对该帖中反映的问题,记者采访了该公司飞行部负责人,他说:“我就是处长级别,我可以说,我的收入就不如很多机长高。另外,关于飞行员家属的问题,我们一直都很重视,对每个下岗家属都给予很高的补助。但是我们确实不能按照这些飞行员的要求,把他们的家属招为公司的正式员工,他们现在就在说公司人员冗余,怎么可能招更多闲人进来呢?至于说飞行员地位不如勤杂工,那更是不可能,全世界都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