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天空中掘金者——浙江民营企业开始制造飞机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在刚刚过去的2005年,中国的天空里布满了财富的影子。

  先有裘德道一掷千金购得“首相一号”,后有近期温州20位商人集体上演天空“财富秀”。这一切的背后,都令外界清晰感觉到驾驶私人飞机上天的道路越走越近。

  现在,世界顶级私人飞机生产厂商正用心窥视着中国市场的举动,向来嗅觉灵敏的浙江商人也加入了“造机”领域的疯狂角逐。

  浙商“造机”馅饼还是陷阱?

  2005年11月22日,全国民企500强之一的温州金州集团有限公司开始与国外航空公司正式商谈“造机”事宜。而绍兴民企大鳄精功集团通过收购上海雏鹰科技有限公司曲线进入飞机制造领域也已近一年。加上之前介入的湖州泰翔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宁波贝斯特航空技术工程有限公司以及江苏航宇飞机制造有限公司,至此,根据公开的信息,浙江至少已有5家民企进入飞机制造领域,另有一些企业也在咨询打探这方面的手续。

  来自民航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后10年间,我国民用直升机需求量接近2000架,其中轻型直升机占30%;到2020年,这一数据将增至近1万架,市场总规模近7000亿美元。这似乎更坚定了浙商进军“造机”领域的决心。

  尽管浙商最早参与的造机项目普遍陷入尴尬境地,但他们把钱撒向天空的手并没有停住。在这个极具诱惑力的行业,这究竟是馅饼,还是陷阱?

  “目前‘样机’已经完成,接下去要做的就是市场开拓了。”精功集团办公室孙主任告诉记者,该集团开发的是军用无人直升机,未来还将进入民用飞机制造领域。

  2004年下半年,通过收购上海雏鹰科技有限公司39%的股份,精功集团与飞机制造结下“姻缘”。控股中美合资企业上海西科斯基飞机有限公司以及主要从事无人驾驶直升机和轻型直升机的研制、生产、销售、维修及相关服务的上海雏鹰,精功集团曲线进入飞机制造领域已一年时间。

  2005年3月上旬的一天,上海远郊一个试飞基地,一架无人驾驶直升机腾空而起。

  9月22日,在华阴靶场基地,精功雏鹰无人直升机靶试取得成功,各项指标均达到军方提出的要求。

  对于集团入主飞机制造领域,董事局秘书陶海青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在这个领域,企业正处于摸索阶段,可能要经过2年或者3年的时间,才能有比较清楚的认识。所以,现在来预测前景,还为时过早。

  前景的不明朗,并没有阻挡浙商涉足“造机”领域的步伐。近日,全国民企500强之一的温州金州集团有限公司正与国外航空公司商谈“造机”事宜。

  “我们的确在谈,具体事宜还不便公开。”温州金州集团副总林胜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金州集团可能与宁波某企业及美国某航空公司组建一家合资公司,初步计划是制造有固定机翼的运动型私人公务机。

  向来嗅觉灵敏的浙江商人是“造机”领域的疯狂追逐者。湖州泰翔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建于2001年)、宁波贝斯特航空技术工程有限公司(创建于2002年)以及江苏航宇飞机制造有限公司(创建于2004年)均有浙商参与。

  至此,根据公开的信息,浙江至少已有5家民企进入飞机制造领域,另有一些企业也在咨询打探这方面的手续。

  销售记录的尴尬

  直升机制造是国家产业政策支持的附加值高、产业链长、带动性强的基地型高新技术项目,但也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收效慢的行业。一位民航专家曾称“5年内别想把钱赚回来”。早在2001年,湖州泰翔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吃了螃蟹”之后,越来越多的浙商将重金撒向天空。民资们虽然嗅到了中国飞机产业颤动的方向,但至今尚无赢利的记录。

  种种迹象表明,“造机”公司的销售记录单无疑是尴尬的,民企造飞机看来并非一帆风顺。

  2005年12月6日,记者电话采访湖州泰翔董事长求辛熔时,他的言谈中透露着经营状况不容乐观的信息。

  求辛熔告诉记者,外资方一直没有注资,该公司正转而与西欧某航空公司的商洽合作,而原来的另一合作方无锡先迪微电子是否参与新合资公司仍未确认。

  由于该公司研制的是载人飞机,必需的适航证、型号合格证和生产许可证至今仍未获得,其生产线开工不足。

  类似的情形也出现在了宁波贝斯特航空技术工程有限公司。2002年,以纺织起家的贝斯特也毅然投身飞机制造,其自行研制的“神鹰一号”开创了国内民营造飞机的先例。

  和一般产品不同,民用直升机的市场培育需要相当长的过程、研发条件要求高、资金投入多……这些都在束缚着贝斯特的手脚:目前,该公司惟一成交记录是一架“神鹰一号”,但那还是两年前的事了;虽然目前产品的研发已升级到“神鹰二号”,但生产订单却寥寥无几。

  不过,尽管前路坎坷,浙商们对这个行业仍然充满信心。求辛熔称,近期将与新的外资方签订合作协议,并上马运动型私人公务机的新项目。宁波贝斯特航空技术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干国强也坚信他对于市场的判断。他说,公司仍然在继续投入无人机的研发与市场推广。

  在精功集团的网页上,关于直升机产业有这样一句话:直升机产业将成为我国继汽车制造业之后,又一个能拉动国民经济增长、带动消费的新兴产业。这多少反映了精功集团对于市场的判断。

  而一位业内人士大胆预言,中国的私人飞机产业正处于从沉默到爆发的临界点上,企业进去了,站稳了,就可能一鸣惊人。

  他们普遍看好国内民用飞机市场不是没有理由。2005年年初,杭州道远集团董事长裘德道斥资6000万元买下“首相一号”,一时备受瞩目。8月在上海召开的中国首届公务机租赁高峰论坛上,上海浙江商会会长郭广昌也透露,包括复星在内的三四家浙商企业有购买公务机的意向。而最近,旺旺集团花了人民币2亿200万元买下一架美国湾流公司(Gulfstream)生产的湾流G200飞机,大手笔震撼中国企业界。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张旭昆教授对中国民用飞机市场持乐观态度。他认为,在非公经济36条颁布后,很多行业垄断被打破,向民企开放领域增多后,一向活跃的民间资本又被大大激活。虽然短期来说,对于私人飞机的需求量有一定范围,但从长远来看,私人飞机并不缺乏市场,中国的市场前景广阔。

  政策瓶颈:争取航运证

  “制造有人驾驶飞机的最大问题在于如何取得国家民航总局的适航证,没有适航证,造出的飞机就是一堆废铁。”面对政策上的制约,求辛熔显得很无奈。

  早在合资公司成立之初,求辛熔不时穿梭在中国民航总局等相关政府部门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科研单位之间,为合资公司的直升机内销铺路。

  事实上,即使一切顺利,飞机制造公司所需三证——适航证、型号合格证和生产许可证——全部办理完毕至少需要两到三年。而且,每架飞机在投产前,都必须通过国家民航总局适航司认证,核准适航后才可装机。

  “由于国家政策不是很明朗,要取得适航证很难,国内民企飞机制造商取得适航证的还没有先例。”求辛熔告诉记者。

  另悉,目前仅有哈飞股份、昌河飞机工业公司等几家国企取得了合法的市场准入手续。在中国民航总局排队候证的民营企业有许多,由于获批时间尚未明朗,合资外销几乎成了所有等待牌照的民营直升机企业的权宜之计。

  事实上,民用直升机在实现“想飞就飞”的梦想之前,还有许多问题待解。中国私人飞机的黄金时代还有很长的路。

  据了解,由于手续繁琐,目前少数拥有私人飞机的企业主和个人往往委托飞行俱乐部、航空培训公司和通用航空公司代为申请,飞行成本较高,而且私人飞机只能在有限的民航航路上申请飞行。

  有关人士也指出,目前我国民用直升机95%以上是从国外进口的,剩下不足5%还是引进国外技术联合生产的。我国对直升机生产、研发的技术筹备还没有形成一定规模,技术消化还需要相当一段时间,盲目进口和上线组装,不利于技术的良性循环。

  “这些制约了市场的发展,也使民营资本进入遭遇障碍。”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机设计专家金南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搞飞机并不是一个靠投资就能解决的事情。因此,目前的现实距批量生产、广泛商用的前景还非常远。

  “民资在这个领域的风险会很大。”浙江民航安全管理监督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中坦言,这种风险主要来自政策制约和技术等方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