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乘客因飞机晚点状告航空公司索赔一元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航空公司晚点而又未做任何解释及住宿安排的行为绝不是小事。家住沈阳市和平区的沈长征乘坐东方航空云南公司的MU4682次航班饱受了7个多小时的折腾,航班延误后该公司不但没采取措施及时补救,而且未做任何解释及住宿安排。沈长征认为是违约侵权行为,遂将东航云南公司告上沈阳东陵区法院。昨日,这起精神索赔只有一元钱的“公益官司”开庭,沈长征作为代理人与从昆明赶来的律师展开了激烈庭辩。省人大代表冯有为也饶有兴趣地到场。

  终于开庭:管辖权之争争了8个月

  “我昨晚一夜没睡好,有些激动,因为等待了8个月的庭审终于正式开始了。”36岁的沈长征说。

  原来沈长征在去年年底就与东方航空云南公司较起了“真”,但是打的不是官司本身,而是管辖权。东陵区法院受理后在今年初下达民事裁定书。法院认为,该案应由侵权行为地或被告住所地法院管辖,因被告所在地属昆明官渡区,为此被告的异议成立,本案移送昆明官渡区法院审理。

  沈长征不服向沈阳中法提起上诉,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失一元。2月27日费尽周折的“管辖权”之争终于尘埃落定,沈阳中法下达终审民事裁定书,撤消一审法院“案子移送昆明官渡区法院”的裁定,指定东陵区法院再审此案。

  获得管辖权之争胜诉后,沈长征对本案的胜诉更加充满信心。他说本案是典型的公益诉讼,作为一名对法律热爱并认真研究的人士,有义务在遇到具有广泛性的自然人权利受到侵害时,应当勇敢地站出来。

  案情回放:郑州机场难熬的7小时

  据沈长征介绍,2003年9月27日中午12时50分,他与爱人孩子一同乘坐由沈阳飞往昆明的东航云南公司的MU4682次航班,赴昆明全家旅游。

  当天下午2时30分到达郑州机场中转。这一航班的旅客有100多人,按规定时间30分钟后旅客重新登机。但是刚上飞机10多分钟后,航班广播,由于空中管制,需要旅客下机等候。于是议论纷纷的旅客只得下机回到候机大厅,没想到这一等就是7个多小时。

  100多名旅客又冷又饿已经非常难受,而且也没人给他们合理的解释。这群旅客中既有60岁以上的老人又有10岁以下的小孩,妇女居多,旅客中还有两名外国游客。一名有心脏病的老人捂着胸口喊不舒服,几名孩子开始不停地哭闹。沈长征全家只得在机场餐厅花了200多元钱用餐。

  晚9时,已经苦等了6个小时的旅客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忍无可忍的沈长征拿出本来旅游时用的照相机对滞留的旅客进行了拍照(见图),并请求现场的旅客签名留证,当场有27名旅客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其中包括一名外国旅客。直到晚10时30分,MU4682次航班旅客重新登机。沈长征说到达昆明已是次日凌晨,全家只得临时找家旅店住下,宿费花了200元。这次航班晚点引起的不快,使得全家的旅游变得索然无味。

  庭审聚焦:航空公司是否该承担责任

  在昨日的庭审中,双方辩论十分激烈。沈长征的诉讼请求包括,责令被告返还飞机票1110元;责令被告赔偿住宿费200元;责令被告在国家级媒体上道歉;因东航云南公司侵权,须赔偿自己1元钱的精神损失费。

  云南公司律师表示,昆明机场是军民两用机场,云南公司与空军是有协议的,当日的班机正值空军管制期,进行流量控制,是不可抗拒的,因此,云南公司不存在违约问题。另外,班机滞留郑州期间,对旅客开放了娱乐室,免费提供了两次饮料和晚间的盒饭等,已对乘客做出了妥善的安排。

  沈长征说,不管一审判决怎样,自己一定会将这场公益诉讼进行到底。他说自己这种行为不是为了钱,而是在捍卫作为旅客的权益,并通过自己的行为帮助航空公司完善管理。

  冯有为:没听到被告道歉很遗憾

  一个小时的庭审结束后,记者采访了来听审的省人大代表冯有为。他表示,“我本想在庭上听到被告对消费者表示一些歉意,不管是什么原因,毕竟给乘客带来了不便,但被告没有,这很遗憾。”沈长征就要一元钱精神损失费,表明这是一次典型的公益诉讼案,说明我们的消费者在维权的道路上向前又迈出了一步。

  冯有为说:“这个案件现实意义重大。有媒体报道,民航总局日前向各航空公司发布了关于航班误点赔偿的指导意见,但各航空公司以情况复杂等原因,对指导意见反应冷漠。这说明我们民航的最高当局已经认识到了现今航班误点的严重性,同时也说明我们的航空公司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同时我们也相信,随着我们消费者维权意识的不断加强,消费者任人宰割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一审开庭后,法院将择期宣判。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