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空中之花美丽依然:记中国第一代空姐张慧淑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图1:与民航承运的第一个“无人陪伴儿童”合影

  白皙的皮肤依然细腻光泽,自然的卷发隐隐显出些许金黄。坐在我面前的张慧淑女士一身素雅装束,姿态优雅雍容,风采依旧。年前,爱美的张慧淑刚把一头雪白的银发染成了现在的亚麻色。“别看我年纪大了,我还是很注重自己的仪态的,当空姐时养成的习惯。”说到这里张女士下意识地用手抿了抿自己耳际飘落的发丝。

  张慧淑是中国民航第一代空中小姐。对于自己过去的辉煌,张慧淑很少向人提及。笔者有幸在这次采访中,了解到她当空姐时的经历。在与她的交谈中,笔者深切地感受到了那段岁月对她的人生影响颇深,那段时光使她至今记忆犹新。

  艰难选择

  张慧淑1939年出生,济南人。她1958年参加工作,分配到济南火车站,当了列车女调度员。1959年1月,为迎接国庆十周年,交通部在全国铁路系统特招了一批空中乘务员。火车站领导找到张慧淑,告诉她由于她工作表现突出,被推荐到民航局当空中乘务员,问她愿不愿去。那时张慧淑女调度员的工作干得有声有色,不知道民航是什么单位,也不知道空中乘务员干什么工作。“我在铁路上干得好好的,怎么会找到我呢?”张慧淑心里很矛盾,于是回家征询父母的意见。“组织上让干嘛就干嘛吧。”父亲的一句话使张慧淑决定服从组织的安排,去民航局应试。当时招收空姐的条件相当严格,不光要求身高、相貌、健康等合格,更重要的是要通过极其苛刻的政审。张慧淑经过层层筛选,很幸运地成为了中国民航第一代空中小姐。

  学校生活

  1959年1月,张慧淑和跟她一批的一共17个姑娘,来到了天津高级航校进行培训。那时培训条件比较艰苦,在一间简陋的教室里,摆上几排从飞机上淘汰下来的座椅,就成了她们的模拟教室。在航校她们学习了民航的地面、气象、空中医学、飞机构造等有关的航空知识。同时接受了飞机乘务礼节、配备服务用品等方面的培训。张慧淑还刻苦学习了英语、俄语两门外语的日常会话。在与张慧淑的交谈中,她常常会不经意间随口说出几句合时宜的英文,语音语调非常纯正,使我们这些年轻人都钦佩不已。最让张慧淑难忘的还是她们上飞机训练。刚上飞机的时候,姑娘们都觉得挺新鲜。飞起来以后就不行了,十几个起落,飞机似乎存心要和这些姑娘们过不去,有的姑娘吐得一塌糊涂,泪流满面。“我当时感到头晕目眩,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腿都软了。”张慧淑说。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训练,姑娘们才逐渐适应了飞机上的颠簸。1959年9月底,经过9个月的培训,张慧淑顺利从航校毕业,来到民航局华东管理局上海飞行五大队,正式开始了她的空中飞行。

  飞上蓝天

  张慧淑说,那时的乘务员制服虽比不上现在都是专门的名家设计,但制服也是很出众的。她们那时侯衣服有苏联风格,就是两排通扣、西装,胳臂上有乘务员的袖标,分春、夏、秋三种服装,还有深色海军的呢子大衣。“在当时这样的服装已经是很时髦了,一身蓝,我们一出去,人们都很羡慕。”说到这里张慧淑的声音轻快了许多,好似又回到了她那风华正茂的年代。那时张慧淑飞的是安-2、伊尔-14、伊尔-18等苏联小飞机。每次飞行前,飞行队的领导都会重申周恩来总理的那句指示“保证安全第一、改善服务质量、争取飞行正常”。所有机组人员一条心,就是把安全、服务做好。因为那时飞机上只有一个乘务员,张慧淑不仅要更换座套,整理桌椅,还要拖地、准备茶水,她常常是一飞起来就顾不得吃喝。五、六十年代飞机密封性没有现在的好,飞上高空之后很冷,张慧淑觉得自己年轻,身体扛得住,就忽略了自己的身体,后来还落下了气管炎的毛病。

  “邮寄”儿童

  近几年来,民航“无人陪伴儿童”业务受到了不少家长的欢迎。可是有谁知道,这项业务其实早在1961年6月就曾有过。张慧淑有幸成为中国民航史上首次为“无人陪伴儿童”服务的空中乘务员。“‘小孩大概有两三岁,住在上海的爷爷家,父母在南京是搞文化工作,现在爷爷奶奶身体不好,不能再带小孩了,而他的父母因工作忙没有时间去上海接孩子,所以需要我们帮他们把小孩从上海带到南京交给他的父母。这也是我们民航局第一次允许小孩独自乘机,相信你一定能完成好这个任务。’当时大队领导给我交待工作时这样介绍。”张慧淑一边回忆一边慢慢地说着:“起飞前,孩子的爷爷奶奶把他送到我手上,千叮咛万嘱咐,拜托我在飞机上多多关照孩子。”“上了飞机后,我把孩子放到座位上叮嘱他坐好,小孩也特别的听话懂事。我先按照服务工作程序为乘客进行服务。等安顿好一切后,我就抱起孩子坐在座位上,给他讲故事。他乖乖地坐在我怀里不哭也不闹,还不时发出甜甜的笑声。当飞机安全到达南京,孩子的父母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再三表示感谢,并在机舱门口给我和孩子合了个影。瞧,就是这张照片”说着,张慧淑从一堆黑白照片了找出了一张她和当年那个“无人陪伴”儿童的合影。“听说这件事曾经轰动了当时的上海滩,上海有名的报纸《上海晚报》曾进行了详细的报道。只可惜我没有留住那份报纸。”张慧淑略带遗憾地说。

  专机服务

  1960年初,张慧淑执行了周总理专包机任务,从上海飞往重庆。飞行前,张慧淑既紧张又激动,她早早地上飞机拖地、擦桌子,把飞机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站到专机旁等待总理的到来。终于,周总理身着灰色中山装出现在她的眼前,微笑着一步步向她走近。看到周总理那和蔼、亲切的笑容,张慧淑心里的紧张顿时减轻了许多。上了飞机后,张慧淑为总理送上一杯热茶,总理看到这张陌生的面孔,微笑地让她坐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简短而亲切的话语,让张慧淑的紧张、拘束都飞到了九霄云外。接着周总理还询问了她是哪里人?家里还有些什么人?文化程度如何等问题。了解了张慧淑的简单情况后,总理鼓励她在民航认真学习,努力工作。不一会儿,飞机飞平稳了,张慧淑给周总理盖上毛毯,总理很快就入睡了。由于中途要经停加油,飞机在武汉降落。周总理及其陪同还有机组人员一起到餐厅吃饭。由于当时机场的就餐条件简陋,周总理和机组人员只能在一间屋子里就餐,只是中间用一扇屏风隔开。周总理看到后,示意工作人员把屏风拿走,并且指着张慧淑说:“来,大家都过来一块吃。”听到总理的话语,张慧淑心里暖洋洋的,赶忙拿起碗筷坐到了总理身边。其他机组人员也都跟着张慧淑来到总理桌前,跟总理一桌吃饭。周总理的饭菜极其简单,和普通工作人员的没什么两样。40多年过去了,张慧淑也许早已忘记了那餐饭的味道,但她永远忘记不了的是周总理对为他服务的人员的这份尊重。

  张慧淑还曾执行过国母宋庆龄的专机任务。张慧淑回忆说,宋庆龄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非常深刻,虽然穿着朴实无华,但是妆容服饰得体,显得高贵脱俗,气质不凡。宋庆龄在飞机上娴静、优雅,让人感觉好象空气中都弥漫着柔软、舒适的气息。张慧淑给她送上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绿茶。宋庆龄亲切地问道:“多大了?叫什么名字?”得知张慧淑的姓名后,宋庆龄嘱咐道:“小张,不要太忙了,你也多休息休息,天天高空飞行很辛苦的。”到达目的地后,宋庆龄与机组人员一一握手致谢,她握住张慧淑的手说:“小张,以后有什么难处记得找我啊?”并把别在胸前的一个金黄色的列宁头像取下,留给张慧淑作纪念。张慧淑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之中,禁不住热泪盈眶。很难想象宋庆龄这个同中国近代史很多大事件紧密相连的伟大女性,对待一位普通的空中乘务员却谦和朴实慈祥的犹如母亲一般。

  幸福晚年

  张慧淑在当空中乘务员期间一心扑在工作上,忽略了自己的身体。1963年张慧淑被医生诊断患了严重的气管炎,由于身体条件不再适合飞行,经领导批准张慧淑结束了4年多的飞行生涯,从空中转为地勤工作。随后张慧淑回到民航华东管理局济南售票处工作,91年3月划归东航山东分公司,直到1994年退休。现在的张慧淑,儿孙满堂,十分幸福。为了丰富自己的晚年生活,她报名在山东老年大学模特班学习。张慧淑还多次参加了我们东航山东分公司组织的春节晚会,表演模特秀、合唱等节目。“通过学习和参加各种活动,我们老年人也能够与时俱进,跟上时代步伐。”张慧淑乐呵呵地说。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机缘巧合,张慧淑的小儿媳崔桂芹也是一名东航的空中小姐。每当说起这个儿媳妇,张慧淑总会十分牵挂地说:“她太忙了,经常在外面过夜,只希望她能够按时吃饭,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话语虽然朴实,却渗透了殷殷的母爱。张慧淑对现在的空姐们也寄予了厚望:“青出于蓝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她们的文化层次、素质、修养都比我们那时强,她们做得一定会比我们更好。”

  40多年前的空中之花,而今已经年愈古稀。40多年来我们女性在很多方面已经取得了不小的进步与超越,但是我们在举止、修养、心态等很多方面还有值得向老一辈学习的地方。谨以此文献给40多年前勇敢飞上蓝天的中国民航第一代空姐。

  张慧淑档案

  1939年11月21日出生于济南。

  1958年毕业于山东电力技术学校,同年7月进入济南火车站任调度员。

  1958年底,被中国民航华东局选中,成为中国民航第一代空中小姐。

  1963年,因身体原因停飞,民航华东管理局济南售票处工作,91年3月划归东航山东分公司。

  1994年,12月从东航山东分公司营运部济南售票处退休。


  border=0
  图2:1959年刚刚成为空中乘务员的张慧淑


  border=0
  图3:1970年已转到民航山东省局售票处工作的张慧淑和爱人钟梦奇一起阅读民航杂志


  border=0
  图4:年轻时风华正茂的张慧淑


  border=0
  图5:全家福


  border=0
  图6:与乘务员儿媳崔桂芹合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