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亡羊之后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亡羊之后怎么办,在中文语境中,是一个小孩子都知道的。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真的碰到亡羊这种事,有的人首先想到的不是怎么办的问题,而是到哪儿去搜罗来一只替罪之羊,以便为亡羊之事作出个合理且必然的解释。中国航油(新加坡)在石油衍生交易中巨亏5.5亿美元后,我听到的最令人诧异的说法,就是中国航油此番“折戟沉沙”,更有可能是落入了国外投机商设下的陷阱……这无非是说,之所以发生亡羊这种事,“更有可能”是因为羊圈的外面有草。

  其实,“阴谋论”反映的只是持此论者的心理“亮度”,与国际衍生市场的实际运作无甚关联。无论从什么意义上讲,衍生市场的交易都是最能体现经济学所谓博弈这一特征的。博弈者的策略当然是不能公开示人的。如果据此就把博弈过程中那些不能公开的谋略称作“阴谋”,那么,衍生市场的交易则就是由“阴谋”构成的。如果把博弈一方的博弈称作设阱,那么,另一方的博弈就是下套。衍生市场上,博弈的各方,谁都没闲着。羊跑出圈,想去吃草,结果被狼吃了。如果我们把问题归结为草原上的狼,岂不是于事无补。

  问题不在于设阱还是下套,而在于有否规则。实际上,中国航油在石油衍生交易中失手,多半是由于违规操作造成的,反映的是公司治理的问题。中国航油自2003年起开始进行与油价相关的金融衍生品投机交易,在初始的交易颇有斩获之后,早在今年一季度就发生了580万美元的账面亏损。如果当时采取止损措施,中国航油不会输得这么惨。遗憾的是,中国航油的管理者把衍生市场当成了赌场,直至输个精光。为衍生市场规则所不允许的是,10月,在颓势不可逆转之后,中国航油的母公司出售了其所持15%的股份,经办者德意志银行把这些定亏无疑的股票卖给了一些对冲基金。这些在衍生市场摸爬滚打的对冲基金早就嗅出了中国航油的“味道”,转手把股票卖给了对中国航油的问题浑然不觉的小股东。11月,中国航油的管理者找了不止一位风水先生占凶卜吉……衍生市场上,狼和羊的身份并不固定,强者为狼,弱者为羊,岂是风水先生所能改变?

  许多人把中国航油的失手当成了一个偶然事件,“阴谋论”者即是其中之一。依“阴谋论”者的逻辑,就是衍生市场新手的阴谋没有老手的“阴”,所以才致失利;如果中国航油此次赚个盆满钵满,中国航油自然也就“平安无事喽”。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结局横竖都让人担心。当然,这种担心既不是为中国航油,也不是为在香港涉案的创维公司的董事长,而是可以让此种逻辑畅行无阻的国内股票市场和即将开放的衍生品市场。

  就国内各类市场的“篱笆”来说,亡羊之事当非意料之外。否则,我们就不能解释何以国家的经济发展已然成为世界的奇迹,而股票市场却难觅这个奇迹的影子。从王小石,到黄宏生,再到陈久霖,这几只“亡羊”如果能起到警醒我们加固“篱笆”的作用,则这几只羊也不白“亡”。

  当然,我们也不能矫枉过正,把篱笆扎个密不透风,连羊吃草也不敢放出去。当代,世界各国的经济活动密切相连,我们很难再以农耕时代的思维,把我们认为宝贝的东西放进坛坛罐罐、甚或埋入地下去保值。进入衍生市场,建立衍生市场,是中国公司和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在此,建立健全一系列规章规则是关键。谁都知道,草原上的狼最先吃掉的,就是那些老弱病残的羊。像中国航油那样的羊,衍生市场上的狼不吃它,吃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