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民航提价会不会吓跑百姓?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国内航线被迫提价15%

  近来的民航可谓“屋漏偏逢连阴雨”,自身机制问题令民航困境重重,又遭航油涨价风暴袭击。

  日前,记者在北航天鹅有限责任公司获悉,全国范围内的民航公司的国内航线票价于今天起不得不全面上浮,上涨幅度为15%,单程票价浮动上线为150元。也就是说,今天起,您若买到北京的机票就要花890元。

  由于,提价是按出票日起算,因而,有些打算坐飞机出行的乘客前些日子就已闻风而动提前预订上了机票。

  据北航天鹅有限责任公司主管经营的副总经理李伟介绍,航油价格的飞速上涨已令各航空公司实在难以招架,很多公司面临高额航油消耗成本已收不抵支。

  在此情况下,国家计委和民航总局终于下放了部分提价权,通知各航空公司:从11月1日起,允许国内航线票价适当浮动,允许各航空公司国内航线票价在不超过公布票价20%的幅度内适当上浮。具体上浮航线、幅度、时间,由各航空公司根据市场供求情况自主确定。上浮的这部分被称为向旅客收取的燃油附加费。

  国家计委和民航总局的提价通知令各航空公司亦喜亦忧。一方面,航油提价已令航空公司难以为继;另一方面,面对铁路和外国航空公司降价的夹击,此时提价是祸是福一时难以断定。

  为了尽量避免新一轮的价格恶战,包括北航天鹅有限责任公司在内的国内23家航空公司在珠海召开会议,各公司“巨头”亲笔签订协议:相约于11月5日这天,统一提价,提价幅度统一定在15%(单程票价最高提价不超过150元)。

  据参加“珠海会议”的北航天鹅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李伟介绍,此次之所以留出5%的价格空间,是考虑到社会的经济承受能力,不排除今后再上涨的可能。国家计委也规定,机票价格可随航油价格水涨船高。航油价格浮动10%,机票价格相应浮动3%。

  罕见的航油大涨民航苦不堪言

  对于正在进行艰难重组和面对增盈压力的中国民航来说,航油涨价简直是雪上加霜。

  据李伟介绍,自1999年11月以来,航油出厂价格已8次上调,涨幅高达86%。现在航油价格已达3350元的高位,进口航油完税价每吨近4000元。而涨价前,航油价格为每吨2580元。航油的疯涨令本已生计艰难的民航更是举步维艰。

  前段时间,为了稳定国内航空市场,中国航油公司不得不忍痛将出厂价每吨3230元的航油以每吨3120元的“亏本价”向航空公司出售。但即便如此中国民航上半年燃油成本也增加了12.7亿元之巨,而1998年民航历史上最严重的全行业亏损也才24亿元左右。

  据民航总局最新公布的统计数字,由于油价上涨,燃油成本占航空公司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上半年已从22%上升到31%,民航全行业为此增加成本支出12.7亿元。

  航油上浮螃蟹看涨

  记者从北航天鹅有限责任公司了解到,对于货运是否提价,国家民航总局并未有一个明确说法。但日前,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民航涨价,常坐飞机的人关心的是票价,而很少坐飞机的人关心的则是海鲜价格会不会上涨。一位出租车司机说:“我倒没机会坐飞机,不过这‘蟹子’可别随票价一路涨起来。那可‘亏了我这张嘴’了!”

  据了解,在北京、成都一些贩运海鲜的老板们已经开始紧急碰头,商量在航运费涨价后,是否也将海鲜价格上调。我市一些贩运海鲜的老板们也在密切关注态势,以图闻风而动。此外,鲜花、电脑、服装等需要从外地空运来哈的行业同样不轻松。

  国内涨价国际降

  在国内航线面临航油价格上涨苦苦挣扎之际,“洋航线”却趁此频频推出优惠酬宾手段。

  面对外航机票打折的“大举入侵”,国内航空公司不得不严肃应对。

  就在国家计委下发的提价通知发布几天后,国内拥有国际航线最多的三大航空公司——国航、东航、南航几乎同时大幅降价。与外航玩起了“对对碰”。

  三大航空公司的这次降价针对性非常鲜明,形成了东航“力斗”美西北航、加航,国航“单挑”法航,南航与美联航、荷兰航、奥地利航“混战”的局面。

  三大航空公司与“洋航线”在国际航线上价格硬碰硬,在此情况下,国内航线会不会也各怀心腹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打破统一调价约定,重演价格恶战?

  李伟说,估计不会。因为国内航线提价是为生计所迫。如果不提价,按现在的航油价格,每个航空公司都得超成本运营,那样,到年底,这个亏空恐怕不是一笔小数目,对于哪家来说,都不是能轻松承受得起的。因而必须提价。提多少,哪一天提,都涉及到全行业的价格竞争。因而,为确保有序提价,23家航空公司才相约于今天统一提价15%。相信,国内航线不会牺牲血本加入恶性价格竞争。

  铁路提速民航提价急情已见

  据北航天鹅有限责任公司有关人士介绍,目前,该公司的乘客中相当一部分还都是公务人员。只是近年来,个人出游者才渐渐考虑起坐飞机来。

  而此时,民航提价,会不会吓跑了普通百姓,使刚刚见点儿亮的市场培育功亏一匮?

  近年来,铁路的挤压也令民航大有火烧眉毛之势。

  据了解,中国铁路在三年多的时间内的三次全面提速,在中长距离运输中正接近或迎头赶上民航,不少旅客列车的最高时速提高到110公里左右,个别旅客列车的最高时速甚至提高到140至160公里。目前,民航班机飞行速度一般都在每小时500至900公里。飞机的这种速度是地面交通不可比拟的,但是民航快速的优势往往被地面所用的时间冲抵不少。

  据一位出租车司机介绍,从我市市区到机场若“打的”,车费一般都要一百元以上。路程上花费的时间要几十分钟。飞到另一地之后,下了飞机,同样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到达市区。大部分人是因有急事,赶时间才选择了飞机。而民航若要与铁路竞争,就必须在争取普通乘客而不仅仅是公务人员上做文章。

  提价之后,这种竞争态势就更成了摆在民航面前的一个难题。

  自身上找原因突出重围勿将油价压力转嫁到乘客身上

  “洋航班”、铁老大两面夹击令民航腹背受敌,这次罕见的航油价格涨价潮令中国民航更是雪上加霜。

  在此情况下,民航将如何应对?除了征收燃油附加费外,民航部门还有没有别的安身立命之策呢?

  李伟说,涨价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特别是现在市民收入还不是很高,涨价对于民航自身来说,并非发展良策。民航要突出重围必须加紧调整航班结构。增加航班密度,提高飞机日利用率。针对目前的状况,北航天鹅有限责任公司决定明年起在飞桂林、黄山等线路上加设夜航班次。另外,民航还有一个应对之策就是,增加短途飞行。打个比方说,过去,飞广州的飞机一天只能一个来回。现在则加飞了一趟到大连或青岛等地的短途飞行。飞机的利用率高了,运营成本自然“摊薄”了。

  李伟说,在内忧外患的压力下,民航只有转变机制,建立科学的管理体制,从自身解决问题,才不至于将油价压力全转嫁到乘客身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