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 >> 民航 >> 民航新闻 >> 国内新闻


亲历《幸福终点》 转机受困巴黎机场30小时

http://jipiao.oklx.com 2007年10月21日       
  编者按:万众瞩目的世界杯马上就要开始,本报今年强势出击报道这一体坛盛事。

  而整个行动的第一枪,就是派出我们的美女记者远赴巴西——探寻这个迄今为止,夺取世界杯冠军次数最多(5次)国度的足球奥秘和魅力所在,她将在桑巴之国采访贝利、寻找大小罗的足迹、到里约的海滩看真正的沙滩足球、带你深入巴西人的足球队生活……敬请读者关注。


  今天她发回来的第一篇报道,就是飞赴巴西在巴黎转机时的曲折历经。

  巴西之行的头一天,内容就是飞行。

  这次往巴西,我是要从巴黎中转,3月31日中午11点35分上海出发,当地时间31日下午6点半到巴黎,在机场等待5个小时后,夜里11点15分飞往巴西里约热内卢。偏偏没想到,早就订好的机票在上海出发时估计是连着第二联也给撕了下来,没有机票,就不能上飞机,因为“It"s Paris”。

  登机口前一盆冷水

  巴黎机场实在没有什么好逛,免税店少且贵,烦闷地坐在椅子上磨到夜里10点半,终于听到了登机的广播。又是一通排队,队伍中间就有一位地勤检查机票、护照、登机牌,到了登机口还得检查一遍。不过大家都准备齐全,队伍行进得很快,可到我这儿却偏偏卡壳了。“你的机票只有里约到巴黎,没有巴黎到里约。”她说。“442,不是写着吗?怎么会没有?”看看机票,她摇摇头,摆摆手,第一道关让我过了。

  到了登机口,又是一样的问题,这回的男地勤可冷淡多了,也不废话,直接把我的机票、护照、登机牌一并拍在了柜台外面。只能去找值班官员求助了,经值班官员一解释,才发现我机票的第二联的确不见了。“上海登机时给你的信封呢?”“扔了,不过我检查过两遍,里面除了登机牌什么都没有,我才扔的。”“去找回来。”“我不记得扔哪个垃圾桶了。”我说的句句是实话,就是逛完了免税店,我详细检查过法航的信封,确定只有几页类似说明或者广告的纸,才扔垃圾桶的。而且,从在浦东机场办登机牌的时候,也分明听见柜台上的人拿着那个信封说:“小姐,您的登机牌在里面。”并没有说到机票。但是那个法国人说:“你不可以不记得,没有机票就不能上飞机,It"s Paris。”

  贵人相助以为成功

  欲哭无泪啊。已经过了23点了,就算机票真的在信封里,让我挨个翻垃圾桶,我也来不及了啊。再说,附近几个确实也都扒拉过了,堆满了方便面盒子什么的,早就不是我扔信封时候那个样子了。

  “别着急,翻口袋,包都翻过了吗?当着我的面再翻一遍。风衣脱下来好好检查。”当他的面翻一遍,真没有。“好吧,你把你机票再给我看一下,”那位值班官员语气一软,我忽然觉得看见了一线天。“我就把这张拿走了,但你回去还必须好好找,找着之后把票寄回给我们。”能登机,我什么都答应你。

  到了登机口,还是不能上,又是这位官员帮忙划圈,67L,这是上海出发时就定下的位置。竟然还是二楼,吃力地把行李抬到楼上,理直气壮地坐定,忽然发现身边不知那个国家的小帅哥,手里竟然握着一把木吉他。好哎,这一路或许还能听他唱上两曲,就等着迎接巴西的朝阳啦!

  最后一刻赶下飞机

  正在偷笑,没想到乘务员就找我来了。

  “小姐,机场有人要找你谈谈,你跟她走。”这次来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女士。“问过机场了,没有机票绝对不能登机,请你拿好你的行李物品,跟我下去。”再解释,说我是要去采访贝利,有着一堆足球明星等着我呢,没用,“It"s Paris。”后来发现,这里的人跟谁都是这句。

  这才是晴天霹雳。

  赶紧拿了包,费劲地再提下楼,已经到起飞时间了,连空姐都使劲打量我。当时觉得自己就像是恐怖分子,劫机犯,最安全也是个偷渡客,我敢说别人的脑袋里一定也是这么想的。脑子一片空白,跟着一路走回到转机的柜台,通知我等托运的行李。路上,又碰到刚才帮我的那个官员,我低头故意不看他,怕他因为没帮上忙而难过,二来是不想让他看见我的窘迫。柜台收走了我的护照,说是帮忙跟上海方面联系,看能不能找到我的机票。此时补票已经不可能了,我只能等待下一班,那就是24小时以后。事实上就在我离开候机大厅的时候,我听见了身后引擎的轰鸣。

  “我们会安排你住酒店,免费。”地勤忽然又拿起我的护照看看,说:“对不起,你没有法国签证,不能入境,没办法去酒店了,你只能留在机场。”随便吧,几个小时前,刚刚到巴黎机场的时候,我就发现我们的候机大厅与现实中巴黎那个花花世界只有二十来米和一整面玻璃之隔。透过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车辆熙来攘往,我早就拿手机与窗外真实的巴黎合过影了。现在回头想想,是否冥冥中自有天数?

  等待天亮再上征途

  等行李,也等巴黎机场对我的处理,凌晨12点半坐在冷硬的椅子上,我十分想念那原本属于我的67L。

  我还是第一次坐在飞机的二楼,第一次发现二楼靠窗的座位边上竟然有一个30厘米宽的小窗台,还可以放私人物品。我十分想念原本邻座的吉他男生,为了给我让道,他两只脚敏捷地跳到椅子上,也不在乎踩脏了自己的座位,一定是个有趣的人。我十分想念计划中的伊瓜苏之行,临出发,报社的胡老师还说:“上次到巴西,我没去成伊瓜苏,我很羡慕你。”现在,我羡慕能在家里安稳睡觉的人们,即便是巴黎,也已经凌晨了。

  售票大厅要到凌晨5点半才上班,最早一班飞巴西的航班是上午10点多到圣保罗。但即便这样,我也很难保证能在天黑前赶到伊瓜苏。我面临的又一个问题是,由于此次巴西之行的所有费用已经提前交付,通知我机票费用可能要1000欧元,相比之下我身边留的美金、欧元完全不够,换人民币的柜台也是要天亮后才上班,VISA卡争不争气有待考证。我需要尽快联系巴西的朋友,但同样,卖电话卡的小店,也要等到天亮后才营业。

  没有有效的登机牌,我无法回到先前登机的地方,不能入境,我能呆的只有这个已经空无一人的转机柜台。飞巴黎一路,我看了《傲慢与偏见》,看了《晚安,好运》,看了《猫和老鼠》,看了一堆机上播的电影,但我觉得自己最应该看的就是《幸福终点站》,此时的我比里面的汤姆·汉克斯还惨。

  后记:处变不惊

  上面这些文字,都是那个茫茫的凌晨,一个人坐在巴黎机场冷硬的椅子上写的。

  现在,我已经住进了巴西里约市中心四星级的“皇家里约”,坐进了舒软的沙发里,洗了澡,一身轻松。

  那个茫茫的凌晨,根本无法入睡,一是即便哪儿哪儿的门都锁了,根本就不会有人来,也担心挎包和箱子在梦中不翼而飞。二是机场的椅子不是一般的硬,我也才发现自己还不够胖,腿还有点长,怎么睡都硌着不舒服。手提电脑、照相机、手机全都没电了,多的就是时间。于是,脑子里不时钻进各种各样的念头,觉得自己这次是真正的“弹尽粮绝”。但可能大家看着担心,我当时倒没太沮丧,至少没慌。身后飞机起飞的一刻,我便跟自己有了个约定:沉住气,越是大事越要冷静,越得处变不惊。机场已经说了,6点半以后就能去买票,而且确定有空座。人很安全,虽然晚了一天但没有影响工作,损失一点钱,是小事。而且,谁见过黑夜里巴黎机场的样子呢?

  就当是一次人生的体验吧,第一次飞到赤道的另一边,一个人做这么大一个采访,报社派给如此“大任”,不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苦其心智,行拂乱其所为”怎么行呢?有了这次,才知道原来巴黎凌晨5点的风也是清冽的,毫不香薰;坐在窗前看阳光一点一点照亮云层,再穿过云层落在屋顶上,一点一点,天就亮了,晴天里的巴黎机场都已经很漂亮。还有就是,法国人确实不太会说英语,自己说话里边“开”和“关”,“上楼”和“下楼”都会搞混;另外机场的摆渡车不错,可以升降,人从机舱走进摆渡车厢,再进到候机大厅,根本不用走楼梯。候机大厅里的儿童乐园也非常人性,不过孩子过于欢快的吵闹声,常常扰得边上休息的人睡不着觉。最大印象就是中国人真多,2C这一区差不多一半都是中国人,最大的一家卖香水的免税店门口写着“这里讲华语,并且收人民币”。

  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工作啦。爸妈,及关心我安全的各位朋友,明天开始更多地关注我的稿子吧。
相关新闻